新聞資訊

Libra對現行金融體系的衝擊:法幣、各種私人貨幣將同時並存

Libra對現行金融體系的衝擊:法幣、各種私人貨幣將同時並存

Libra的基本架構

從貨幣運行角度考察,Libra構建了錨定美元等一籃子法定貨幣的發行和流通體系。雖然細節尚未公佈,但可以推測,貨幣籃子將主要由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元等組成。 Libra的價格與這一籃子貨幣的加權平均匯率掛鉤,儘管不錨定任何單一法定貨幣,但是其波動性較低仍可期待。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個貨幣籃子構成中,人民幣被明確地排除在外。正是這一安排,凸顯了Libra幣與以人民幣為基礎的各種貨幣金融安排形成正面競爭的明確立場。

就發行而言,Libra幣的發行主要來自用戶的兌換行為,即普通用戶每次在Facebook上用美金兌換1單位Libra幣,Libra就在區塊鏈上通過記賬來產生等值貨幣。反轉來,當客戶持Libra幣兌換回美金時,系統則銷毀等值Libra幣。

在流通機制上,Libra幣的運行“恢復”或“複製”了西方國家在發展市場經濟之初實行的“十足準備”規則,即,對任何非金屬貨幣的發行,要求提供100%的金屬準備資產。

目前能夠看得到的好處,首先是以多元貨幣突破跨境的束縛,使之從一開始就在跨境支付上佔盡優勢,彰顯其世界公民之地位。二是希望籍此控制貨幣無限制超發,明白無誤地向世人宣告,它不會重蹈美元濫發之覆轍。

Libra幣的穩定性,是由兩套體系保證的。一套是現有的主權法幣基礎,就是說,它的價格是由若干被選定的主權法幣通過某種匯率加權形成的。另一套是資產基礎。這指的是,Libra在發行過程中形成的“資金池”被投資於若干國家的銀行存款或高流動性政府債券,反轉來,Libra幣的價格則由這個資產池的市場價值錨定。

Libra的價值,同樣也有兩大資產支撐,其中的“法幣籃子”,類同黃金準備;而用資金池的儲備對銀行存款和高等級政府債務的投資,則與“真實票據”同類。

金融基礎設施:賬戶和代幣

如果做高度的簡化,全部貨幣金融問題就是圍繞兩個要素展開的:一是貨幣,二是貨幣流通。所謂金融基礎設施,因而就可以相應簡化地描述為:組織貨幣發行及其流通的製度安排。

金融基礎設施分為賬戶範式和代幣範式,前者以銀行賬戶體係為代表,後者以區塊鍊為代表。這兩個範式存在很大差異,自不待言,但是,其基本功能都是承載金融資產及其交易。由於功能多有重疊,在很多應用場景中,兩者間自然呈現出非常複雜的替代和互補關係。

(一)賬戶範式

賬戶範式的典型框架是二級銀行賬戶體系。在這個體系中,個人、企業和政府等非金融部門在商業銀行開設存款賬戶,商業銀行則在中央銀行開設存款準​​備金賬戶(或清算賬戶),此即二級銀行賬戶體系之謂。

這一賬戶體系的核心,是被稱為“高能貨幣”的中央銀行的負債。

在賬戶範式下,交易可以是資產方或負債方的內部調整,也可以涉及資產方和負債方的同步調整。比如,銀行向企業放貸,銀行在資產方多了一筆對企業的貸款,在負債方多了一筆企業存款。在部分準備製下,這個過程可以持續下去,形成存款的多倍擴張機制。賬戶的維護離不開銀行等金融機構,因此,銀行等作為“信任中介”,必須確保持續地擁有高等級的信用,遺憾的是,銀行信用風險(包括交易對手風險)始終存在,其信任中介的地位實難保證。應當說,這是賬戶體系下的金融基礎設施內生的問題之一。

(二)代幣範式

在賬戶範式下,所謂貨幣形式的確認以及相應的貨幣發行,事實上是潛在認定的。例如,在中國,銀行賬戶體系中運行的是中國的“法償貨幣”——人民幣,這是不言而喻的前提。同時,賬戶範式是通過一系列中介(商業銀行)運行的,而且圍繞著一個中心(中央銀行),這些中介的“可信”性,一般也是前提性給定的。相比而言,在代幣範式下,由於貨幣形式本就是“代幣”,所以,幣是什麼,自身價值如何,需要予以認定。但是,代幣的流通是“去中介”和“去中心”的,所以,它的流通問題,是通過另一套機制予以解決的。這套機制就是包含分佈式網絡、密碼學的賬戶體係等在內的區塊鏈。

區塊鍊是一個集點對點網絡、密碼學、分佈式計算、數據存儲、共識算法等核心底層技術於一體的技術體系,它擁有一套成熟的數學算法,建立了一套網絡上的規則。這套規則自身可以識別不良行為,從而摒棄不良客戶,而且,從技術上說,基於數學算法的這套規則運行的邊際成本為零,因而具有財務的可持續性。

經濟和金融活動的核心是交易,而交易的基礎是信用。在區塊鏈進入視野之前,交易活動大都需要有一個中介,代幣範式下,交易中介是沒有的,而交易所需的信用,則由區塊鏈提供。所以,區塊鏈的本質就是“信任的機器”,它的核心意義,是在無信任中介的環境下建立信任生態體系,使價值傳遞、產品和勞務交易、以及各類經濟活動得以進行。

代幣、貨幣與主權貨幣(法幣)

儘管Libra在相當程度上解決了價格劇烈波動和可靠標準的問題,然而,其穩定自身價格的機制,決定了它自身充其量只能是“代幣”,因為它作為記賬單位,其價值是由其他法幣或資產錨定或背書的。在這個意義上,Libra較此前的所有數字貨幣有了明顯的進步,但是,其進步也著實有限,它只是取得了自身價格穩定而已。相比現行流通的法幣,它離貨幣還相距甚遠。

在近幾年風行於西方發達國家的《現代貨幣理論》(MMT)中,貨幣就被定義為“一般的、具有代表性的記賬單位”。在這裡,貨幣首次被抽去了物理形式,僅僅留下了“記賬單位”的抽象概念。

不僅如此,在MMT中,貨幣始終被從國家主權角度出發、並時刻不離國家(政府)的經濟權利來加以分析,貨幣的發行不僅關涉國家主權,而且與國家(政府)的另一項經濟權利——課稅——密切相關。在這裡,發鈔和課稅,並列成為在經濟上支撐國家存在的兩大支柱,而發行貨幣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則更由課稅的需要決定。

由此可知,所謂“法償貨幣”(簡稱“法幣”)亦即“主權貨幣”,其最本質的屬性是:公民持之納稅和(或)還債,政府不得拒收。簡言之,保證國家主權的行使,是貨幣發行的前提條件,照此標準,Libra離真正的“貨幣”還存在巨大的製度鴻溝。只要這個世界還存在主權國家,只要主權國家還需要以發行主權貨幣的方式來取得收入,以滿足公共需要,任何形式的貨幣都不可能大行其道,至多只能屈居“代幣”之位。

貨幣問題的複雜性

在傳統的經濟學理念中,經濟秩序或者來自競爭性市場規則下追求自身利益的獨立主體的自主決策,或者來自單一權力中心對所有社會關係的支配,即,經濟的秩序來自市場或者政府,市場與政府非此即彼。囿於國家或市場非此即彼的邏輯選擇,當發現市場安排失靈時,人們往往簡單地建議國家接手,而不考慮如何創造激勵機制來提高績效;反之,當發現政府失靈時,人們往往簡單地建議“放鬆管制”甚至直接私有化。長期以來,正是這種非此即彼的思維方式和政策選擇,給這個世界帶來了無窮的麻煩。

在自主治理理論看來,現實中,絕大多數秩序都不像傳統及國際理論所斷言的那樣非私即公,相反,現實中存在著大量介於兩者之間的製度安排,它們以私有和公有的多種形式混合為其基本特徵。自主治理理論的研究對象,正是這大量存在於市場與政府兩極之間的治理實踐,它的中心內容是,研究“一群相互依賴的委託人如何才能把自己組織起來,進行自主治理,從而能夠在所有人都面對搭便車、規避責任或其他機會主義行為形態的情況下,取得持久的共同收益。”制度供給、可信承諾和相互監督等,是自主治理的三大要素,而設計一套治理規則,使之既增強組織成員進行相互監督的積極性,又使監督成本變得很低,是自主治理成功的關鍵。

自主組織和自主治理理論一向被運用於跨主權、跨地域、跨主體的各類事物中,並已成功地為反恐、氣候變暖、污染等著名的“公地悲劇”問題的解決提供了理論思路。互聯網出現後,人們發現,自主治理這種介於市場與政府之間的第三種秩序,天然存在於互聯網世界之中:形形色色依托互聯網而形成的“網絡社區”,大至微信、淘寶等鴻篇巨制,小至遊戲圈、基於親友所形成的各類群和社交網絡,都具備自主組織的基本特點;而諸如大數據、區塊鏈、人工智能、算法、安全技術等等的發展,則為自主治理提供了日益完善的運行條件或治理工具。

就是在自主組織和自主治理挾現代科技之力風起雲湧地發展過程中,各種私人貨幣,作為自主組織的創造物和自主治理工具之一,有了用武之地。這些貨幣在各類自主組織中通行,有些還可與其他自主組織的貨幣相兌換,有些甚至同法幣存在穩定的兌換關係。這些貨幣(或其他稱謂),由於完全滿足“被人接受”的必要條件,都在一定範圍內、一定程度上發揮著貨幣的功能。在這個意義上,法幣、各種私人貨幣的同時並存,將是我們未來所要面對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