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四川日報:四川到底有多少區塊鏈企業?

區塊鏈站在風口浪尖上。

記者:熊筱偉

四川日報:四川到底有多少區塊鏈企業?插图

在國家網信辦備案的僅5家,經營範圍含“區塊鏈”有268家

區塊鏈站在風口浪尖上。當下,有人在“科普”概念,有人忙著踏浪蹭熱點,有人炒幣“挖礦”掙熱錢,也有人在默默做技術。號稱區塊鏈重鎮的四川,在電子信息產業、科教資源等方面具備良好基礎,技術研究起步較早,這兩年成立的區塊鏈企業不少,實際情況到底如何?具備怎樣的產業發展前景?做實、做好這個產業,需要解決好什麼問題?

近日記者調查走訪了多家企業、多位從業者和專家,結合川報全媒體集群MORE大數據工作室的相關數據產品,今日起推出《解碼區塊鏈》系列調查,向您呈現四川省區塊鏈產業一手資訊。

解碼區塊鏈

在四川區塊鏈圈子,王明鎏是不是最有錢的?胡潤研究院發布的2019年“80後”白手起家富豪榜上,這位毛球科技創始人是唯一的四川人,也是僅有的8名區塊鏈從業者之一。但對其財富情況,多位圈內人坦言:搞不清楚。太多人是“藏在水下”,同行都不知深淺。

區塊鏈江湖水深,好多事都朦朦朧朧看不清。頂著“全國最大比特幣挖礦地”名頭,四川堪稱區塊鏈重鎮,但到底有多少家做區塊鏈的企業?連這個最基本的問題也沒有確定答案,不同統計結果相差50倍以上。

經營範圍含“區塊鏈”的有268家

在天眼查數據庫中,這樣的川企八成以上註冊於去年和今年。來得快,去得也快

川報全媒體集群MORE大數據工作室查詢天眼查數據庫,發現截至10月底,經營範圍包含“區塊鏈”的川企有268家,比去年底增長了近50%。

“啥子業務都在蹭熱點啊!律師找我、養豬老闆也找我,推門就問咋個把區塊鏈用起來。”11月4日,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區塊鏈研究中心副主任康立講起這段時間的經歷,哭笑不得。

養豬老闆希望用區塊鏈搞豬肉溯源——豬耳朵上打耳釘,再把耳釘信息上鍊,給消費者不可能造假的印象。 “區塊鏈只能確保線上信息的真實性。如果沒有物聯網等技術的協作,你不能確定這隻豬耳朵上的耳釘是不是豬販子網上買耳釘後再釘上去的。”康立說。

門檻似乎並不高,使用區塊鏈技術,甚至只是關注、研究這個領域,都可標榜自己是區塊鏈公司。天眼查數據顯示,八成以上經營範圍包含“區塊鏈”的川企,註冊成立於去年和今年。

來得快,去得也快。 11月5日下午,記者走進位於成都天府軟件園“鏈茶館”——一家專注區塊鏈項目的孵化器。記者現場看到至少有兩間辦公室空置。 “去年底開始孵化,高峰時有4家,現在全沒了。”負責人王佳倫說,其中1家換了地方,1家合夥人鬧掰,2家倒閉。倒閉原因相同——孵化了半年,沒想清楚具體做什麼。

對此,成都市大數據協會區塊鏈專委會秘書長肖波並不意外。今年初,該專委會成員單位有60家,10月再統計,總數略增5家,約四分之一變為新面孔,“倒了、走了的都有,說明現在是行業起步階段。”

不發幣不挖礦的鏈圈企業不足30家

區塊鏈企業至少涉3個圈子,幣圈買賣數字貨幣,礦圈掙比特幣,鏈圈做技術。鏈圈價值最大但目前還不掙錢

嚴格來說,268家川企並不是一個圈子的人。多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至少有3個圈子:幣圈、礦圈、鏈圈,雖然都基於區塊鏈技術,但業務邏輯大相徑庭。

幣圈,是做發行、買賣基於區塊鏈數字貨幣的,最知名的就是比特幣炒家。 “區塊鏈需要大家一起來記賬,但我憑什麼記?系統會給獎勵,就是比特幣等數字貨幣了。”四川大學計算機學院副院長郭兵介紹,國內目前明令禁止相關發幣和交易行為。業內人士介紹,省內幣圈交易如今基本在允許發幣的國家和地區進行。

礦圈,就是“挖礦”的(為區塊鏈提供強大算力來獲得比特幣)。 “挖礦”過程會耗費大量電力。四川省因水電富集電價相對便宜,引來全球“挖礦者”。證監會原副主席姜洋也說,四川是全國最大的比特幣挖礦地。王明鎏的毛球科技就是為“挖礦”提供服務器管理服務。

什麼是鏈圈?中國電子學會區塊鏈分會副主任委員張小松表示,就是不發幣、不“挖礦”,專注於圍繞區塊鏈技術解決實際問題。多位專家告訴記者,和幣圈、礦圈相比,鏈圈對推動經濟發展更為有益。

四川鏈圈企業並不多。王佳倫及成都區塊鏈技術創新與產業化基地董事長郭樂林等多位從業者估計,應在30家以內。記者採訪到其中8家,主要涉及區塊鏈底層技術研發,以及醫保、供應鏈金融、景區管理、知識產權保護等領域應用。

成都九寬科技有限公司是其中之一。該公司為原創圖片和視頻提供版權登記,“傳統方式是去政府部門登記,交錢不說,還得把照片打印了送去。在我們APP上只要上網分享,就算登記確權了。”其負責人介紹,區塊鏈技術確保登記信息不被篡改,因此可作為證據使用。去年,成都市版權局登記數約10萬件,該APP登記數則超200萬件。

8家企業均表示尚未盈利。 “鏈圈最大問題在這兒——沒一家掙錢的,全​​在‘燒投資’。”肖波說。 “發幣、'挖礦'都能掙快錢,當然不會想進鏈圈。”王佳倫表示,現階段,還有部分區塊鏈專業媒體以及服務外包(為銀行、國企等開發區塊鏈項目)能掙錢,其他都虧錢。

為啥不掙錢?多位業內人士提到京東、騰訊的啟示,即新技術、新模式推廣,意味著要改變龐大人群的生活習慣,這需要時間培育。能否堅持和獲得資本支持,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項目成敗。

在國家網信辦備案的僅5家

發行區塊鏈通證涉及三個金融牌照,企業希望納入合規有效監管,劃出區域鼓勵探索

不止一位業內人士堅稱,四川真正的區塊鏈企業,一隻手就數得過來。依據,是官方公佈的區塊鏈信息服務備案清單。

在國家網信辦官網,記者查到了上述清單。國家網信辦共公佈了兩批名單,涉及5家川企:成都九寬科技有限公司、成都北明祺舯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四川商通實業有限公司、中國電子科技網絡信息安全有限公司、迅鰩成都科技有限公司。官網公告明確:備案僅是登記相關情況,不代表對其機構、產品和服務的認可。 “你的業務如果不規範,肯定是無法登記的。”康立表示。

不願具名的成都某區塊鏈公司負責人向記者表示,暫時沒想過備案。他們的業務是:火鍋店進貨都要賒賬,用區塊鏈讓火鍋店發行不能篡改的通證作為欠款證明,供貨商可以到期兌現,也可以拿來交易。這至少牽涉發行債券、支付、交易三個金融牌照。 “公司一個牌照都沒有,已經開始乾了。”他希望納入監管,政府能劃出一片區域作為“監管沙盒”,鼓勵新事物探索。

張小松等專家認為,一方面政府不用過於擔心區塊鏈無法監管,導致網上黑市交易橫行,技術上是有手段的,可實現合規有效監管;另一方面,對區塊鏈初期“野蠻生長”階段中的不規範,也要高度重視,政府需要平衡“容錯”與“糾偏”。

什麼是區塊鏈?

簡而言之,區塊鍊是分佈式統一記賬系統。比如,村里小王借給小明100元錢,怕小明耍賴,小王就通過廣播讓所有村民都知道此事,並讓大家都記在自家賬本上。小明還了多少錢,所有村民同步修改賬本。如果小明想賴賬或篡改還錢記錄,就得把全村人的賬本都改了。

這種大家都來記賬的方式就是區塊鏈基本原理,解決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問題。

關於區塊鏈存在三大誤區

誤區:區塊鏈就是比特幣

真相:比特幣只是區塊鏈的一個應用

近兩年,比特幣成為全球熱門詞,以至於不少人將比特幣與區塊鍊等同。 “比特幣只是區塊鏈的一個應用。”四川大學計算機學院副院長郭兵介紹,區塊鏈需要很多人來記賬,如何激勵大家參與?發幣就是一個很好方式,記賬最多、記賬能力(算力)最強的人可以獲得比特幣作為獎勵。比特幣本質也就是一串數據,因為應用了區塊鏈模式,所以也有難以被篡改、相對可信等特點。

比特幣有啥價值?成都共創未來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程吉中介紹,可以把它想成是一種網上論壇積分,“如果積分能兌換商品、服務,就有價值。”

誤區:區塊鏈絕對安全、不會被篡改

真相:沒有絕對安全,節點多寡、掌握在誰手裡很重要

信息放在區塊鏈上,就絕對安全、不會被改動?多位專家指出,沒有絕對安全。以比特幣所在的公鍊為例,目前有超過2000萬台機器參與記賬,“如果黑客通過病毒或其他手段,控制其中51%,就可以隨意修改數量——當然這很難,但不是絕對不可能。”

區塊鏈分為公鏈(所有人想參與記賬都可以)、私鏈(要參與記賬,需要經過某種准許)等。國內企業自己架設的往往是私鏈,節點遠少於比特幣2000萬台機器這個數字。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區塊鏈研究中心副主任康立表示,參與記賬的節點有多少、掌握在誰手裡,對公信力大小都有影響。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假設一條鏈有10個節點在記賬,但這些節點的服務器都是由一兩家公司出錢維護,他們說了算,那麼這條鏈上的信息要被篡改,只要這一兩家公司同意就行了。

誤區:區塊鏈會比現有技術都更好

真相:選對應用場景,區塊鏈才有優勢

區塊鏈技術,是否適用於所有場景?郭兵的答案是否定的。以比特幣為例,由於在存儲和驗證等方面技術限制,如今交易一次比特幣,需要上千萬台機器同步修改記錄,“也就是說,你到交易所賣個比特幣,要5、6分鐘才能確認。”

安全的成本也不小。一位業內人士透露,省內一個水果溯源項目,系統軟硬件建設總價170萬元;如果用傳統方式,只建一個服務器、編寫一套軟件,價格在80萬元以內。

“區塊鏈對應用場景選擇是有要求的。”郭兵表示,場景選對了,優勢很大;場景沒選對,反而效率更低,還比不上傳統方式。

哪些領域更適合用區塊鏈技術?綜合專家觀點,票據管理、產品溯源、存證取證、版權保護、數據共享、智能製造等領域具有更大潛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