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烏鎮·國際圓桌:中國這麼愛區塊鏈,我酸了

11月8日,由巴比特主辦的“2019年世界區塊鏈大會·烏鎮”正式開幕,大會聚集了百餘位全球區塊鏈、數字資產、AI、5G領域的專家學者、技術大咖、意見領袖、熱門項目創始人,以“應用無界”為主題,圍繞區塊鏈的應用落地、技術前沿、行業趨勢和熱點問題進行探討,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

http://www.qkljw.com/

11月9日上午,在“區塊鏈大事件:新熱點與探索者”論壇中,《洞見全球區塊鏈市場》圓桌吸引了大量的關注。

本次圓桌嘉賓來自世界各地,他們共同分享了各自國家的區塊鏈動態以及對中國區塊鏈發展的看法。在談到中國對區塊鏈的包容態度時,甚至有嘉賓表示自己很“嫉妒”。

參與討論的嘉賓有日本知名KOL Miss Bitcoin藤本真衣(Mai Fujimoto)、HashPort CEO吉田世博、日本三井住友銀行前專務執行董事兼亞太區總裁志村正之、微軟首席創新技術顧問徐玉濤以及Paxos聯合創始人以及亞洲CEO Rich Teo。主持本次圓桌的是來自巴比特國際站的任禕。

http://www.qkljw.com/

以下為巴比特整理的圓桌內容:

嘉賓簡介:藤本真衣:被朋友稱作比特幣小姐,2011年就接觸比特幣,覺得比特幣有很大的前景。

吉田世博:來自日本諮詢公司HashPort,主要致力於交易所和新幣種的合規
,另外還有專門服務於區塊鏈項目的加速器業務。

志村正之:對比特幣和區塊鏈非常感興趣的資深銀行從業者。

徐玉濤:微軟的首席創新技術顧問,幫助研發人員更好地使用和開發軟件,推出更有趣的應用程序和解決方案。

Rich Teo:穩定幣巨頭Paxos聯合創始人,希望用合規性的方法幫助大的公司能夠順利地把區塊鏈的技術做的更好。

日本區塊鏈社區長啥樣?

“我認為日本和中國在這方面必須要進行合作。”

http://www.qkljw.com/

藤本真衣:我們知道在泡沫之前社區就已經存在了,日本有兩種不同的社區和文化,兩者是共存的。現在很多大公司對於區塊鏈技術非常感興趣。而一些聯盟的區塊鏈也非常活躍。在日本,大家都非常想開發區塊鏈技術,我認為日本和中國在這方面必須要進行合作。

評估項目,日本有什麼不同?

“我們去選項目的時候,主要看兩個大的方向,一個方向是合規,一個方向是適用性。”

http://www.qkljw.com/

吉田世博:我需要介紹一下日本的監管機制,方便我們更好理解項目選擇標準。第一,日本項目上交易所必須要通過日本的合規交易所做提交,然後進行審計,再提交金融廳審批。這需要5-6個月時間。我們是在這個流程裡服務很多交易所,完成整個合規的工作。

我們去選項目的時候,主要看兩個大的方向,一個方向是合規,一個方向是適用性。在合規這一塊,我感覺日本主要重視三個點:第一點是AML(反洗錢)。去年6月份,日本交易所下架了匿名幣,這是一個金融廳的指示,主要原因是無法在納稅和反洗錢進行管理,所以這是最重要的點。

第二個是流動性。因為日本和國內或者世界的主要交易所商業模式不一樣,他們自己的交易所沒有充分的流動性,所以這個幣種在國外要有足夠的流動性。我們認為比較合適的市值大概是1.5億美元左右,這才能保證交易所穩定的交易和這種幣在日本的流通。

第三個點,這個點可能是很多中國的公鏈項目都沒有特別注意到的點:其實日本對賭博是堅決抵制的,賭博這件事情如果沒有充分的治理的話,可能很難得到日本的監管和認可。

我再說一下適用性。市場性我們看兩個點:首先是有沒有實際的應用,然後實際應用有沒有必要用區塊鏈。因為在日本,數字貨幣是資金結算法中的一種金融產品,需要用在日常生活裡。

還有一個點非常重要的是團隊。如果團隊如果只是想炒幣,跟我們的調性不是太符合,我們還是想和真正搞技術的人一起合作。

中國這麼愛區塊鏈,我酸了

“關於採用區塊鏈,我嫉妒中國。”

http://www.qkljw.com/

志村正之:我在銀行工作已超過30年,銀行或者是金融機構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讓貨幣保持活躍。貨幣有三個非常重要的功能:衡量價值、存儲價值以及轉移價值。所以貨幣的功能非常重要,因此每一個國家的央行都要對國家的各個銀行和金融系統進行監管。

基於這一點,我對於目前有關Libra的討論非常感興趣,並不僅僅只在日本進行討論。如果我們考慮貨幣的基本功能,我們來看關於Libra的問題,我們可能會從政府和央行的角度考慮這個問題。而在商業銀行領域的人,可能會對Libra持更加積極的態度。

我個人非常想引入區塊鏈,因為我代表了金融領域。但區塊鏈可以應用於各種領域,並不僅僅是金融支付領域,但是我們僅僅在談論金融領域,有些人對此持非常保守的態度,我個人在這方面也很嫉妒中國,也很嫉妒中國人民,因為中國政府強調引入區塊鏈的重要性,而其中還有比特幣挖礦等行為,在這方面我也想學習中國更多關於區塊鏈方面的信息。

微軟的區塊鏈佈局如何?

“你喝的每一杯星巴克都有微軟的一份功勞。”

http://www.qkljw.com/

徐玉濤:其實微軟四五年前在區塊鏈做了大量的投入,我們在這裡頭有兩個角色,在做三件事:第一個角色,微軟本身是區塊鏈的用戶,有一些商店可以用數字貨幣來購買應用以及實物商品,比如電腦。所以從這方面來說,微軟是非常積極地擁抱區塊鏈。

另外一個角色,我們是非常好的平台提供商。作為平台提供商,我們在做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微軟本身能做什麼,第二件事是微軟跟我的合作夥伴能做什麼。在第一件事上,我們怎麼降低區塊鏈門檻?比如說星巴克咖啡採用的區塊鏈技術就是來自於微軟的區塊鏈服務。

我們剛剛在美國開了一個技術大會,我們宣布幫助一些企業發行Token,他們可以用我們的服務,很快地把區塊鏈的整合到他們的業務中。

第三件事情,我們在擴大區塊鏈的生態,我們希望通過技術合作的角度,跟業內很多頂尖的區塊鏈公司、交易所一起打造各種各樣的解決方案,我們為什麼要做解決方案?因為我們發現大量的場景需求來自於不同的行業,站在微軟的視角我們還沒有看到交易所最終用戶購買Token,我們看到的是大量企業用戶在想怎麼用區塊鏈,他們來自於製造業、醫療、農業,我們需要跟我們的合作夥伴一起構建各種各樣的解決方案給他們。

穩定幣對區塊鏈有多重要?

“穩定幣是早期的區塊鏈應用。”

http://www.qkljw.com/

Rich Teo:我覺得穩定幣在行業的重要性不停地增長。我進入這個行業已經好幾年了,我記得開始的時候,有關區塊鏈、比特幣討論都是讓金融市場或者各種各樣的市場可以更好更快地幫助沒有銀行賬戶的人降低成本、加快速度,但這些年我們沒有看到那麼多的應用。我認為非常大的問題是穩定性,所以不一樣的幣種相互轉賬,價格有很大變化的時候,很難創造優勢。

第二個是合規性。所以如果穩定幣或者各種幣種沒有合規性,很少有人會接受這樣的付款方式。我覺得穩定幣在這個市場當中可以幫助各種各樣的鏈、各種各樣的公司,來幫他們做自己的鏈,這當中會有很大的幫助,包括各種各樣的機構或者銀行的計劃當中,他們的用戶如果需要在鏈上轉移價值,我認為用一個合規的穩定幣還是挺放心的。所以我認為穩定幣和區塊鏈發展是一起走的,也是一個比較早期的正式的區塊鏈上的應用。

公鏈、私鍊和聯盟鏈,誰將笑到最後?

藤本真衣:私鍊和聯盟鏈非常適合中心化的項目,比如說Libra這樣的產品。我認為公鏈(的token)會成為人類通用的貨幣。

吉田 世博:公鏈肯定是這個行業的未來。但出於應用場景的原因,日本很多企業在做的是聯盟鍊或者是私鏈。

志村正之:當前日本有很多的產業、很多的行業或者很多公司也開始推行這樣的項目,主要是在私鍊或者在聯盟鏈上,其中一個更活躍的領域就是交易或者保險。日本也有項目在做公鏈。但對於日本來說推陳出新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難,不僅僅對區塊鏈,對其他領域也是一樣。

徐玉濤:在過去十年,我們團隊在三種場景都有實踐,有成功,也有失敗。但從我們自己的實踐來看,場景為王。

Rich Teo:這幾年我們開發了很多鏈,基本上沒有一個客戶選擇完全一樣的功能。所以我覺得應該更多地去思考什麼是讓這些機構覺得這是最好、最安全、最合適的方法。


中國在區塊鏈領域已經領先了?

藤本真衣:毫無疑問中國當然是領頭羊。讓我感到高興的是中國的區塊鏈發展會非常好,而且會影響全世界。

吉田世博:我感覺中國的區塊鏈產業以後肯定會領先於包括日本的區塊鏈產業在內的所有世界的區塊鏈產業。我想從兩個角度說這個事:一是政策角度,歷史證明中國聚焦在某一個產業的時候,這個產業有一個高速的成長;另外我感覺中國區塊鏈的生態已經非常完善了。

志村正之:我認為中國在未來將會成為世界的老大。我認為和日本人相比,中國人喜歡去中心化。中國人創業比較容易,他們也非常熱衷於進入私營企業工作,但是日本人更喜歡去大公司工作,因為他們喜歡權威,所以日本人對政府的期待很高。日本人經常說他們喜歡這種權威,而整個區塊鏈的核心理念就是去中心化。如果我們討論各個國家未來的區塊鏈趨勢,我們就不能忽視每個國家的社會和文化傳統以及理念。

徐玉濤:為什麼我們能持續保持領先?因為我們有兩個非常好的機遇:第一,我們有非常好的市場機遇。第二點,我們有大量的技術創新。

Rich Teo:我覺得這個問題有點奇怪,我覺得中國超前太多了,很難做比較。我認為理解度,包括願意嘗試,包括公司有興趣研究這方面,我覺得中國跟全世界比超太前了。

是什麼在拖延區塊鏈普及?

藤本真衣:區塊鏈有很大的潛力,即便在現在的區塊鏈技術基礎上,現在也有越來越多的人對此感興趣,所以技術的進步非常重要,另外一點是商業模式同樣重要。

吉田世博:區塊鍊是商業的一部分,而區塊鏈不是獨立存在於這個世界。我感覺比較重要的一個點是相對於現有的經濟系統來,區塊鏈能有什麼樣的結合。我感覺區塊鏈最重要的一點是你認為這個系統是否可信,所以需要區塊鏈世界的人跟傳統世界的人有更多的交流,然後是建立更多信任,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

志村正之:我認為有兩方面的障礙,第一個方面是遺留下來的一些系統,這對於有些國家來說會是很關鍵的障礙;第二個問題,可能是教育或者是對於區塊鏈的理解問題。人們往往接受自己了解的東西,也就是說人們不太願意接受或者是不太願意接受他們完全不了解的事情。所以,這種教育、宣傳是非常重要的。

徐玉濤:我們要找到非常有價值的場景或者應用主體,這樣我們才能讓更多人發現區塊鏈帶來的魅力。

Rich Teo:我覺得去中心化、不需要一個公司承擔信任,這是非常大的改變,所以我覺得還是有很長的路要走。我覺得像Paxos,我們也是讓一個簡單的產品幫助大家知道這個東西是區塊鏈上的東西,但是你不需要完全去信任化,還是有一些公司來幫你做認證。

暢想區塊鏈的未來

藤本真衣:未來區塊鏈市場是非常複雜的生態,我很喜歡這個產業,因為我可以和很多人聯繫,正是因為有這麼多的產業,所以我才交了這麼多的中國朋友。

吉田世博:關於區塊鏈的未來,其實今天已經有很多的討論。在世界科技發展史裡頭。這半個世紀的技術發展,可能會成為三個非常重要的時間點:一是1995年,一個是2007年,還有一個是2019年。 1995年問世的Windows 95讓我們進入了電腦時代。 2007年iPhone的出現讓我們進入了移動互聯網時代。 2019年,包括日本、中國、美國在內的國家都在為區塊鏈建立各種制度、各種法案,我感覺2019年可能是區塊鏈時代的開始。

志村正之:我認為區塊鏈的未來是一個分佈式計算的未來,而這是一個非常光明的未來,我非常期待這種分佈式記賬的2.0時代的到來。

徐玉濤:我的觀點是區塊鏈會變成未來的基礎設施,它無處不在,我們不用過多討論它或者感知它,我們每天都會想它帶來的便利。

Rich Teo:我覺得將來的區塊鏈會有更多我們現在每天在用、看到的資產在鏈上交易,這裡有很多好處:第一,大量提高流動性。第二,降低借款成本。將來希望會看到越來越多傳統的金融產品在區塊鏈,區塊鏈可以幫助降低風險。

文章來源:巴比特         作者:Wendy           編輯:卻原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