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光明日報:區塊鍊是鋪就數字社會的信任基石

光明日報:區塊鍊是鋪就數字社會的信任基石

  信任是一個社會存續發展和長治久安的必備條件。信任不但可以促成社會交互,保證預期,而且可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但信任並不會自然產生,而是要藉助外力。傳統熟人社會的信任依靠血緣、親緣、地緣等催生。在以陌生人交互為主的現代社會,傳統信任催生因素逐漸式微。政府、法院、銀行、交易所等作為信任催生機構在社會交互中發揮重要作用。但是,它們在信任催生過程中始終受到區域、階層、技術等因素的限制。

  隨著網絡社會到來,交互者擴及全球讓本國政府鞭長莫及,匿名交互讓政府難以追及交互者的真實身份,以政府為主導的信任架構運行效率降低,社會治理面臨嚴峻挑戰。

  2019年10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區塊鏈技術發展現狀和趨勢開展集體學習。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區塊鏈技術應用已延伸到數字金融、物聯網、智能製造、供應鏈管理、數字資產交易等多個領域,強調要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積極推進區塊鍊和經濟社會融合發展。隨後召開的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完善科技支撐的社會治理體系。

  當前,如何借助區塊鏈實現社會治理模式創新,助推社會善治,成為擺在我們面前的突出問題。

  信任缺失與社會治理困境

  傳統社會治理模式有兩種:一是民眾自我管理,二是法定機構管理。民眾自我管理的最大問題是集體行動困境。在規模不斷擴大的社區裡,由於自然信任架構的缺失,不利於人們形成合作關係,即使產生合作也可能隨意違反,容易產生欺詐和掠奪。由此,人們開始選擇法定機構以催生信任。譬如,通過登記機關確立和轉移產權、締結合約、設立公司,通過金融機構融資和轉賬,通過政府機關管理身份和資格信息,通過慈善機構接受捐贈,通過法院解決糾紛等。這種通過外力保證社會交互的方式即為中心式信任架構,人們之所以放心交互,主要不是相信對方會守信,而是相信管理者會強制執行約定,懲罰違約、打擊欺詐和掠奪行為,這也是當前全世界主流的社會治理模式。

  在社會治理過程中,中心機構成為各種交互信息的存儲節點。但是,信息單一存儲節點的問題在於,一方面,信息容易被人為破壞、篡改甚至銷毀,雖然通過防火牆與持續備份機制可以維護交互記錄,但這種層層設計是否會抵擋信息損害值得懷疑。另一方面,掌握信息的人可以利用信息優勢謀取私利,滋生腐敗。總體來說,傳統社會治理屬於一元治理模式,民眾參與社會治理的成本較高。區塊鏈的出現,讓“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社會治理共同體”圖景愈加清晰。

  區塊鏈的實質:分佈式信任架構

  形式上,區塊鍊是由多個節點(計算機)連接而成的網絡。實質上,區塊鍊是承載社會交互的底層技術,具有分佈式、開源、透明、防篡改等性質。在傳統的社會交互中,用戶只知道儲存在機構中自己的信息,譬如存儲在銀行的存款數目、經登記的不動產面積和位置等,卻無法知道其他用戶的信息。

  區塊鏈技術改變了中心式的信息存儲方式。用戶之間的交互通過一種共識算法驗證後形成“區塊”,記錄信息的“區塊”加蓋時間戳,按照順序在鏈上的所有節點自動生成。在區塊鏈上,沒有中心信息存儲節點,用戶可以查看節點上的所有信息記錄。區塊鏈上的記錄難以篡改,某用戶可以篡改自己節點上的記錄,卻無法篡改其他所有節點的記錄。區塊鏈上的節點被損害,只要還有一個節點保存記錄,當鏈接重新建立後,所有節點上的信息又都可自動恢復。

  借助於分佈式技術,區塊鏈改變了傳統的社會交互模式:首先,交互不再依賴中心機構,中心機構不再影響社會交互。其次,交互節點同時生成交互記錄,交互者不再需要信賴相對人,相對人也無法影響社會交互。通過區塊鏈形成交互關係,形成了“無須信任的信任架構”。

  信任架構助推社會善治

  無論是民眾自我管理,還是法定機構管理,都無法完全解決底層信任架構問題,而區塊鏈這台“信任機器”可以揚棄上述兩種治理模式。普通民眾通過充當區塊鏈“節點”,可以無須彼此信任而直接參與社會交互,同時,民眾只要在區塊鏈平台註冊,就能查看鏈上信息,對相關的社會交互事務進行監督。這種民眾參與社會治理的便利機制有助於實現社會治理共同體的理想。

區塊鏈分為公有鏈、私有鍊和聯盟鏈,前者由眾多用戶自發組織成立,中者由特定機構建立並適用於機構內部,後者由用戶通過協議組建,可以作為社會治理的底層技術,運用於身份認證、公證、稅務、知識產權、審計、域名、物流、醫療、郵件、簽證等領域,保證交互透明,實現用戶監督,保持信息真實,簡化交互流程,提高社會治理效率。

  區塊鏈透明和防篡改性質讓交互信息始終保持真實狀態,降低甄別和糾錯成本。通過區塊鏈存儲畢業證書、發票、貸款和納稅文件等信息,可以讓相關機構即時在線驗證證書或憑證的真實性。區塊鏈也可以用來監控商品從工廠到消費者的全流程,通過在每個中間交付點對商品包裝、認證並加蓋時間戳,簡化商品分銷管理,為消費者認證商品,打擊假冒、辨別過期商品以及防止價格操縱提供便利。

  區塊鏈分佈式性質可以讓民眾有效監督社會事務。政府囿於人力、物力不能時刻在線監管社會事務,當問題出現後再介入則為時已晚。區塊鏈可以補充政府監管的不足,譬如,針對捐贈、社會福利發放和精準扶貧等事務,區塊鏈存儲所有信息並時時監控流程中的關鍵節點,作為節點的利害相關人可以在線即時共享和查看相關信息。

  區塊鏈可以打破信息孤島,簡化交互流程,提高辦事效率。信息孤島是社會治理中的一道難題,老百姓辦事常要去幾個部門調取信息,耗時費力。將交互流程的不同部門作為節點納入區塊鏈之中,可以解決這一問題。譬如,醫療保險程序複雜,通過區塊鏈將患者、醫院、藥房、保險公司和其他相關公司鏈接在一起,保險公司節點上自動生成醫療信息,不再需要患者四處採集信息。

  區塊鏈也是一把“雙刃劍”

  技術是一把“雙刃劍”,區塊鏈概莫能外。區塊鏈所具有的開源、透明、防篡改等特點,既能夠提高社會治理效率,也可能給社會治理帶來挑戰。

  區塊鏈的防篡改性質可能被不法利用。由於區塊鏈上存儲著大量公共信息,很可能成為黑客攻擊目標,黑客如果完成51%的節點攻擊,就可以修改區塊鏈記錄。另外,凡是軟件或程序都存在漏洞,區塊鏈也不例外。區塊鏈漏洞會被人利用來篡改交互記錄,錯誤記錄一旦形成則難以更改。針對區塊鏈記錄被篡改問題,可以由政府發起建立區塊鏈社區平台,一方面對於區塊鏈進行持續檢測,保證區塊鏈無漏洞運行,另一方面組織強大的技術力量對抗黑客的進攻。

  區塊鏈的開源性質容易導致隱私洩露。有些交互信息不具備隱私性和敏感性,可以共享,有些則反之。然而,用戶只要在區塊鏈平台上註冊,就可以通過App查看和下載所有的存儲信息。目前防止隱私洩露的方法主要是用戶假名和加密,但是通過大數據挖掘,依然可以找到信息和用戶之間的相關性。可利用信息分離機制,對於那些敏感性和隱私性信息,在區塊鏈上不放入原始信息,而是放入信息的證據,這既可以確保區塊鏈節點信息的真實性,也可以保留基礎數據的隱私。

  當前,我們正處於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重要歷史關頭,順應科技與社會融合趨勢,以科技支撐社會治理是明智選擇,也是必然選擇。區塊鏈不但解決了民眾的交互信任問題,還可以讓公眾積極參與社會治理,形成協同社會治理模式,最大限度保障公眾利益,助推社會善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