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年關節點將至,上海「排查」下的交易所百態|目擊

上週五,上海市地方金融監管部門發出一則通知稱,近期有借區塊鏈技術炒作虛擬幣的跡象,須防範死灰復燃,對轄區內虛擬幣相關活動進行摸排,稱要「打早打小」。

而廣州、杭州等地區同類型「排查通知」的相繼出現,讓上海被指為地方金融監管當局再次摸底排查炒作「虛擬幣」問題的一個開端。

在此背景下,Blocklike 注意到,上海行業內有些交易所已經開始收斂鋒芒,希望暫時避開風頭,低調行事。

年關節點將至,上海「排查」下的交易所百態|目擊

暫避鋒芒

「啟日(Bitbumb Global 技術團隊)員工都下班了,等通知來上班。」

「今天多名前員工說他們員工放假了,回家等通知。」

!(年關節點將至,上海「排查」下的交易所百態|目擊)(https://img.chainnews.com/material/images/c0c2b4a8642ce70c7335604061db092a.jpg)

據 Blocklike 觀察,Bitbumb Global 交易所於昨日已開始給員工「放長假」,復工時間尚未明確。同時,其官網顯示已禁止國內 IP 訪問。該事件引發了社區的一些猜疑與討論。

!(年關節點將至,上海「排查」下的交易所百態|目擊)(https://img.chainnews.com/material/images/a4d55cd7117cd48ccff554fbbe121edb.jpg)

據 Blocklike 對於 Bitbumb Global 在上海的團隊進行求證,其官方負責人 YC (化名) 稱,這是團隊對於上海「通知」的一種反應。
該團隊將其自身定位為Bitbumb 在國內的技術外包開發團隊,面對截圖中提到的種種情況,YC (化名) :「本次對員工放假可以視為對上海市上週發布通知的一種反應,我們團隊在做技術開發,需要規避一下風險,(排查通知)跟我們雖然沒有很大的關係,但也可能要做一些調整了。團隊希望可以避開風頭,Bitbumb 的運營團隊是在韓國,上海這邊僅是交易所外包的開發團隊。 另外,境外網運營及網頁登陸一切照常。」
對於「通知」所帶來的影響,YC 認為:「我們的開發仍在繼續,運營是韓國在運營,這個我們也管不到。 在這項通知的影響下,(最差的結果)頂多會是開發搬出中國,不用大驚小怪。 」
然而,仍有 Bitbumb Global 的用戶在這天遇到了一些問題:

!(年關節點將至,上海「排查」下的交易所百態|目擊)(https://img.chainnews.com/material/images/456e76a4ec9f3608c1c80978e4f9c4c3.jpg)

一位長期關注 Bitbumb Global 團隊的投資者也對 Blocklike 講述了自己的看法:「他們應該不敢在上海繼續做了,可能會換一個沒有『打擊』的城市。」
在上海的「通知」中,根據國家互金整治辦相關部署,該地區各區整治辦摸排對象主要包括在境內組織虛擬貨幣交易、發行虛擬貨幣募集資金或比特幣、以太坊等虛擬貨幣、為註冊在境外的ICO 項目及交易平台提供相關服務等。
據媒體公開資料,除了 Bitbumb 的中國技術外包團隊,目前符合該「通知」描述且在上海地區從事虛擬貨幣交易的代表企業包括了頭部交易所 Binance 幣安、 Lbank 等公司及團隊。
Blocklike 聯繫到了幣安 Binance 聯合創始人兼 CMO 何一,何一稱「沒有影響,幣安不在上海,唯一的變化是又上一輪頭條」。而據另一位在幣安工作的人員也認為:「對於我們沒什麼影響,我們是分佈式辦公。」
Lbank 交易所一位部門負責人回應稱:「對於正規的業務,沒影響吧。」
北京大學經濟學博士、知密大學創始人劉昌用老師對「通知」發表觀點並總結道:「一直以來,上海的區塊鏈政策都是偏緊的,以至於區塊鏈領域的發展遠遠滯後於深圳、杭州、北京等地。虛擬貨幣交易所早在2017 年9 月之後就已經集體退出了中國,大型交易所已經轉向國外註冊運行,形成了合規的運行模式,整治影響不大。 對於近期以模式幣營銷為主業的交易所和線下傳銷組織應該是整治的重點,也是應該整治的。」

年關節點將至,上海「排查」下的交易所百態|目擊關鍵節點來臨,交易所宜低調行事
近期,多地地方監管發布風險提示。
據 Blocklike 觀察,除了上海,目前傳出「排查」的地區主要還包括廣州東莞、杭州市蕭山區等地,均對虛擬資產相關活動進行摸底排查。
11 月 8 日,廣東東莞市金融工作局發布關於防範以「虛擬貨幣」「區塊鏈」等名義 進行非法集資的風險提示。

11 月 11 日,內蒙古自治區工業和信息化廳發布對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清理整頓情況聯合檢查的通知。
11 月初,杭州市蕭山區多位區塊鏈行業從業者反映,該地區也有警察上門摸底區塊鏈行業內公司的情況。
值得注意的是,行業內多位分析人士指出,上海「通知」系繼2017 年9 月央行等七部委聯合發布《關於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後,針對虛擬資產交易所的再一次監管風暴。
早在「9.4」之時,代幣發行融資被明確為本質是一種未經批准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涉嫌非法發售代幣票券、非法發行證券以及非法集資、金融詐騙、傳銷等違法犯罪活動。
根據北京市大成律師事務所律師肖颯的觀點:「兩年前『9.4』央行等七部委叫停ICO 的情形歷歷在目,在我國現行法律環境下對於『發行虛擬貨幣』(不含數字法幣)已被認定為『非法的公開融資行為』,涉嫌非法集資類犯罪、詐騙犯罪及非法經營罪等。這一波『小陽春』並不會洗白幣圈的灰色地位,反而可能招致正規軍進山之前的「剿匪」。對於提到的『打早打小』,處理『早、小』實際上是一種『犯罪未滿』的狀態,危險行為還沒有作出就提前出來防止危險,雖然有一定合理性,但不宜逾矩,應當嚴格按照法律法規辦理相關事宜。 」
同時她還建議:「從辦案經驗上講,每年的年關都是各省市執法機關很在意的『時間節點』,年底將至,對於轄區內的虛擬幣交易所及周邊行業進行摸查,也有合理性。 在目前這輪清理整治行動中,打擊重點預計還是會集中在集資詐騙、非法經營等罪名,對於地方上中小型涉幣交易所的打擊可能會是『首選』。」

可以看到的是,行業內各種類型交易所對於「通知」所做出的反應不一,目前所能觀察到的影響還相對可控。交易所應對「通知」產生足夠的重視,以保障用戶利益為先。
文 / 宋皎選題策劃 / 孟雲編輯 / 嵐雯
更多欄目推薦:

《 數字證券超前瞻 》

| UPRETS CMO 魏然:數字證券實戰經驗分享| 超前瞻| Swarm 聯合創始人:降低STO 進入壁壘| 超前瞻| Securitize 亞太地區總監JK 訪談| 超前瞻|STA 創始人Frederik Bussler 談STO 合作組織| 超前瞻| Resolute.Fund 創始人談房地產與STO | 超前瞻

《目擊 *》|平台用戶數據淪為私器,利益面前沒人信得過|目擊
|傳票密集,SEC「不註冊 就訴訟」? |目擊| SGCC 下架、INVE 歸零、銀幣網被撕、韓智其被指行業「害蟲」 | 目擊|「誰」迫使孫宇晨發了致歉信|目擊|11 位海外加密社區專家爭論 Libra|目擊
*《 超人物 **》

| 雲象區塊鏈創始人黃步添談分佈式之「道」 | 超人物| 區塊鏈+林業,證券化通證與傳統資產| 超人物| 雷鹿集團創始人段譽談區塊鏈| 超人物
| everiToken 聯合創始人 &CEO; 羅驍訪談 | 超人物|科銀中國 CEO 許英龍談投資 | 超人物
年關節點將至,上海「排查」下的交易所百態|目擊年關節點將至,上海「排查」下的交易所百態|目擊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