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9•4 後的最大“幣難”正在發生 或為央行數字貨幣闢路

文丨互鏈脈搏·黑珍珠號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

“幣難”從一線城市向內陸城市蔓延。

11 月28 日消息,重慶市渝中區金融辦聯合區市場監管局、區公安分局和大石化管委會組成聯合檢查組已經對重慶倉舟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倉舟科技,鏈信的主體公司)進行突擊檢查。檢查組核實,該公司行為已成為促成開展新加坡鏈信國際基金會 CCT 虛擬貨幣交易的誘因或事實,存在著利用代幣開展非法集資的潛在風險。

從一線城市到內陸,從礦業開始,到發幣、交易、宣傳,各地各類的幣圈相關公司,相繼被納入整治範圍內,這次的全國性整頓相較2017 年的“94 禁令”有過之而無不及。正本清源之後,或許便是央行數字貨幣正式發行之時。

虛擬貨幣交易各環節均受強監管

據悉,被突擊檢查的重慶倉舟科技,利用區塊鏈技術開發出夸克鏈信APP,在與淘寶網電商平台以及遊戲平台商合作引流過程中,引入CCT 虛擬貨幣作為獎勵客戶的一種手段,並有引導投資者買賣性質的行為。

同時,重慶金融辦對重慶倉舟網絡科技公司的主(監)管部門大石化新區建設管理委員會下發監測監管函,要求加強對該公司的風險監控和重點防範,及時上報異常行為,並按照整改要求核實整改落實情況,確保不引發社會風險。

重慶金融辦的突擊檢查及嚴監管措施,只是此次“幣難”的一角。嚴監管之下,和幣相關的企業,大多都跑不掉。

“幣圈”人士眼中的實業——虛擬貨幣挖礦企業,轉眼也成了需要整治的“高耗能公司”。 11 月,礦業剛剛經歷了一次過山車似的起伏。 2019 年11 月6 日,中國政府網正式發布了《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 年本)》,相較於此前發布的徵求意見稿,正式版本中的淘汰產業類刪除了“虛擬貨幣挖礦”項目。

幣圈高呼“挖礦實業”終於迎來春天。但沒過兩天,內蒙古就出手打擊礦場。 11 月 11 日,內蒙古自治區工業和信息化廳發布關於對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清理整頓情況聯合檢查的通知。重點摸清與實體經濟無關、規避監管、能耗較大,以“大數據產業”為包裝享受地方電價、土地和稅收等方面的優惠政策的虛擬貨幣“挖礦”企業為目的開展此次檢查。 25 日內蒙古又發布通知,要求各盟市提供本地區區塊鏈前期已開展工作及應用情況。

礦場受整治,虛擬貨幣交易或將從源頭被“斷電”。

2012 年礦機可量產之後,內蒙古曾因低電費、優惠的土地和稅收政策,吸引眾多礦場落地,一度是礦工的天堂。 《2019 胡潤全球獨角獸榜》中,排名第一的區塊鏈企業比特大陸估值 800 億人民幣。 2018 年 9 月 26 日,比特大陸港交所遞交的招股書顯示,其最大的礦場就設在內蒙古,可容納 6 萬台礦機,總功率容量約為 90 兆瓦。此次內蒙古點出要重點摸清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或將嚴重影響“幣圈”交易市場。

互鏈脈搏觀察一個月來的監管政策,較之以往的整治,這次有兩處明顯的轉變,整體打擊力度空前。

一是全“產業鏈”的整治,從挖礦企業、礦場;到發幣的項目方;再到交易所;最後是為這些人唱和的幣圈媒體,都在打擊範圍內。二是,這次的整治可以說是批量處理,從過去打擊有報案或是嚴重違法違紀的個例,到對產業內的所有企業進行清查,所涉企業較多。

幣圈上一次的強監管是“94 禁令”。

2017 年 9 月 4 日 中國人民銀行等七部委發布了《關於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公告中指出,ICO 為非法金融 活動,嚴重擾亂金融秩序,叫停了國內所有代幣融資項目。之後,“幣圈”人士提到這次禁令,都將其稱為“94 幣災”。

但若將“94 禁令”與這次新政之後的監管動態相比,還有點小巫見大巫的意味。 “94 禁令”針對的是 ICO 行為,所涉及交易所和幣圈媒體也是頻頻為 ICO 提供支持或宣發的公司。禁令之後,幣圈的大生態,包括礦場、項目方、交易所、媒體在內,整體並未未被摧毀。如礦機三巨頭比特大陸、嘉楠耘智、億邦科技2018 年相繼嘗試上市;幣安、火幣等頭部交易所在海外或國內的業務還在繼續發展,抹茶近期稱用戶已經發展至300 萬……

而“1025 新政”之後,雖尚未有像央行等七部委牽頭進行整治行動,但各地的相關機構,尤其是金融局,都相繼開始排摸整治“幣圈”相關企業,且有了一定成效。

內蒙古之後,東莞、北京發布提示,提醒防範虛擬貨幣非法活動、非法集資;深圳、上海已經開展針對虛擬貨幣非法行動和交易所的排摸整治行動。

9•4 後的最大“幣難”正在發生 或為央行數字貨幣闢路

(製圖:互鏈脈搏)

11 月 29 日,有媒體發文稱,ChainUP 北京辦公室已被搬空,消息人士表示突然搬離是為了避嫌,而 ChainUpCEO 鐘庚被傳已經被邊控。 11 月 25 日消息,北京警方近日破獲 BISS (幣市)交易所,定性為非法集資詐騙,這也是國內首例虛擬貨幣交易所直接被查封案例。深圳市地方金融監管局 11 月 21 日表示已經摸排出涉嫌開展虛擬貨幣的非法活動企業 39 個。

此外,11 月下旬的“幣圈”輿論場也充斥著危機感。 “幣圈”媒體——深鏈Deepchain、幣圈邦德、壹塊硬幣、炒幣學堂相繼被封;波場、幣安官方微博被封;BiKi 交易所被證券時報、財經網等多家官媒點名“割韭菜”,引發大量用戶退幣。

礦場被檢查;虛擬貨幣相關企業成批被排摸;交易所被動被封或主動退出中國市場;幣圈媒體紛紛被禁……一系列的變故或是在迎接“正規軍”入場。

全面整治或是為央行數字法幣開道

“幣圈”的全面整治被認為是在為央行數字法幣鋪路。

12 月1 日,在三亞“海南國際離岸創新創業示範區建設暨區塊鏈•數字資產交易技術創新高端論壇”上,互鏈脈搏作為協辦方參與,原中國人民銀行金融信息化研究所所長李曉楓發表觀點:數字貨幣會帶來金融基礎設施的建設,也會帶來相應的法律問題,國家正在清理門戶,要把形形色色的交易所和發幣項目方清理掉,央行(數字貨幣)才會正式亮相,再發幣就是要國家壟斷發行。

區塊鏈技術並非不可以被用在虛擬貨幣交易上。新華社 10 月 25 日報導,中共中央政治局 10 月 24 日下午就區塊鏈技術發展現狀和趨勢進行第十八次集體學習。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發表了講話。他指出,區塊鏈技術應用已延伸到數字金融、物聯網、智能製造、供應鏈管理、數字資產交易等多個領域。

區塊鏈技術可以被用來發展數字資產交易,但必須合法合規。區塊鏈發展數字資產交易可通過穩定幣,而非現階段交易市場充斥的“空氣幣”,而虛擬貨幣≠穩定幣。

人民網 11 月 12 日發表文章《正本清源之二:穩定幣與虛擬貨幣的區別》。文中明確提到,近期由於國家將區塊鏈技術提升到了國家戰略層面,引發關注。但目前交易中的虛擬貨幣推崇其終將取代各國法幣,但實際上並不是實物貨幣,其屬性為投資性的金融產品,且投機性強,成為全球通用貨幣的可能性基本為零。

當下打著“區塊鏈”、“虛擬貨幣交易”牌號的騙局並不少見,交易所大肆上線“空氣幣”、“傳銷幣”、“歸零幣”,項目方大玩資金盤遊戲,騙取不少錢財,多次引發社會動亂。

據報導,10 月中旬,有超過 150 名的 MBI 受害者跪地哭訴維權,更有投資者進入 MBI 集團董事長之子的家中,並拿刀威脅。今年 8 月,“華登區塊狗”徹底崩盤,不完全統計其涉案金額高達數億元,個人投資者最高投入幾十萬,崩盤引發投資者跳樓維權。 MGEX 交易所今年 6 月成立 11 月初被曝已經跑路,損失幾十萬的大有人在。

9•4 後的最大“幣難”正在發生 或為央行數字貨幣闢路

(數據來源:資金盤排行榜 製圖:互鏈脈搏)

近期,官媒對區塊鏈的報導,也從 11 月初的宣傳科普轉向打假監管。 11 月 10 日證券時報報導,Biki 的上幣項目基本都是無底層技術團隊、無實際價值的“空氣幣”。焦點訪談點名批評 BEEBANK 的區塊鏈錢包項目,利用區塊鏈概念搞資金盤,隨即圈錢跑路。

但回歸到區塊鏈技術本身,採用區塊鏈技術的數字貨幣可以完成瞬時支付,更具安全性,且有利於未來構建數字經濟。目前已經有多個國家正在開發和試點穩定幣,錨定該國或多國法幣,使得數字貨幣真正具有貨幣屬性。

如Libra 錨定美元等一籃子貨幣;沃爾瑪幣、JPM Coin、USDT 錨定美元;巴西中央銀行的區塊鏈即時支付系統將在明年11 月啟動,使用者可以通過QR 碼直接轉賬等,其設計機制類似我國央行數字貨幣。

我國的央行貨幣正呼之欲出。 12 月 2 日,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表示,數字貨幣可能一開始試圖解決全球金融基礎設施,希望通過新的科技手段提高效率,但同時也提出了一些監管問題。

過去的虛擬貨幣騙局亂象,已經給數字貨幣造成一定程度上的污名化,新的數字貨幣使用規則亟需制定,因此,央行數字貨幣發行前還需掃清障礙,防範風險。日前,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公開表示,央行數字貨幣在正式上線之前,應該會有一系列的研究、測試、試點、評估和風險防範,尤其是在跨境場景中,還涉及到反洗錢、反恐融資、反避稅天堂等一系列的監管問題。

此輪強監管後,提到數字貨幣,就是央行數字貨幣了。

推薦閱讀

蔡維德:Facebook 發行的穩定幣 Libra 是美元繼續稱霸的工具

Libra 只是出了白皮書 中國央行的數字貨幣研究所已經做了落地試點

北雄安南佛山:區塊鏈政務應用 C 位城市出線,區塊鏈市政應用四級梯隊盤點

孫宇晨真的有道歉嗎?逐句解讀孫宇晨避重就輕的“致歉信”

央行、外管局帶頭 中國巧用貿易優勢+區塊鏈構築人民幣支付體系

中國高校區塊鏈名師名錄出爐 ——高考區塊鏈志願填報指南

抄襲者末日已近:數秦、紙貴、安妮、百度,四大區塊鏈版權產品測評

馮鑫、雷軍、王峰、蔣濤、傅盛等金山系老將,已將區塊鏈拼成完整生態圖

開白 / 進入學習群,添加微信:jinli4399

商務合作,添加微信:hulianmaiboruby

請備註來意,謝謝!

9•4 後的最大“幣難”正在發生 或為央行數字貨幣闢路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