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我們和全球 6 位波卡社區成員聊了聊 | PW 會客廳

鏘鏘鏘鏘! PolkaWorld 會客廳開門接客啦~ 我們的第一批客人是 6 位來自波卡社區的各國友人,一起來聊聊他們入坑波卡的那些事兒。

本期客廳主人:

姜富耀 🇨🇳PolkaWallet 創始人 /Acala Network 開放貢獻者

客人:

渡邊創太 🇯🇵日本 Plasm CEO

Chevdor 🇩🇪德國 PolkaBot/ 波卡 docker 開發者

Victor 🇪🇸西班牙 Melea 節點發起人

Ivo 🇧🇬保加利亞 AdEx 廣告平台 CEO

陳錫亮 🇳🇿新西蘭 Laminar CTO

Dillon 🇺🇸美國 Edgeware 智能合約平台 CEO

話題 1

你來自哪裡?你在 Polkadot 生態裡做了些什麼?

Chevdor:

我在德國的一家叫 KI decentralized 的區塊鏈公司工作。

從我了解到 Polkadot 的第一天起,我就一直在關注它。因為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強大的項目,它的團隊在我看來非常強。

我已經做了初始 docker 鏡像、PolkaBot,還為 polkadot-js api 和 UI 貢獻了一些 PR,還有一些對 Polkadot 和 Substrate 代碼庫的貢獻。

我還有一些尚未發布的秘密項目,需要更多的時間。不要告訴任何人 :]

Victor:

我是來自 Melea 團隊的 Victor,我目前正在同時創建兩個初創公司:一個是基於驗證人的項目,另一個是做應用程序來解決我們發現的特定人群中當前的問題。

我們給波卡和 Kusama 提供驗證服務,同時也是在測試我們未來的項目會用到的軟件,Substrate 足夠有吸引力,讓我們選擇它來做應用。

我們目前在西班牙的巴塞羅那。

渡邊創太:

我們正在開發 Plasm Network,這是一種在 Substrate 上可擴展的 DApp 平台。由於我們正在基於 Substrate 開發,所以 Plasm 網絡與 Polkadot 兼容。我們的目標是成為平行鏈。

Polkadot 中繼鏈在設計上不支持智能合約,因此我們需要能夠很好地支持智能合約的 Parachain,這就是 Plasm Network 的來歷。

我們開發 Plasm Network 已有一年多的時間,並且獲得了 Web3 基金會的資助。

Ivo:

我是 AdEx 首席執行官 Ivo,我們旨在解決在線廣告行業的用戶隱私濫用、廣告欺詐、報告缺乏透明度等問題。

AdEx 打算將 Polkadot 用在一個叫 Registry 的抵押組件上。

陳錫亮:

我是陳錫亮,我是 Laminar 的 CTO,同時也是波卡大使、Substrate 和波卡貢獻者、Substrate 開發課程講師。目前我的主要精力在於兩個波卡 DeFi 項目的開發:穩定幣 Acala 和鏈下資產交易平台 Flowchain。同時作為波卡大使也負責波卡社區的推廣和 Substrate 開發者社區的培養。

Dillon:

我們做了 Edgeware 智能合約平台的核心開發。 Edgeware 的靈感來自 Gavin Wood,並使用了 Parity Substrate (用於創建 Polkadot 的模塊化區塊鏈項目)。 Edgeware 想成為 Polkadot 網絡中的第一個智能合約平台平行鏈。

話題 2

為什麼選 Polkadot?

陳錫亮:

所有人,包括以太坊基金會,都同意目前的以太坊是沒有未來的,但是對於誰能成為下一個區塊鏈生態的核心平台,則不同人有不同的想法。

當初我在選擇使用哪個平台做區塊鏈開發的時候,做了些研究,最終選擇了波卡。總結一下選擇波卡的原因:

一是對 Gavin Wood 和 Parity 這個團隊還是比較有信心的,畢竟他們已經實現了以太坊的節點,對於這方面的開發肯定是非常有經驗的。

二是在技術棧的選擇上 Substrate 很符合我的想法,比如 Rust,Wasm,libp2p,都是我覺得很有潛力的技術。

三是我也非常認同 Gavin / Web3 基金會的願景,而我也能大概看到波卡是如何成為這個願景中的基石。

渡邊創太:

我從互聯網的歷史中學到了很多。互聯網的三大發明是 RSA,ICP/IP 和 WWW,從這個意義上講,Polkadot 是區塊鏈的 ICP/IP,因為藉助 TCP/IP,無論地理位置在哪裡,我們都可以相互交談。世界上沒有理想的單一區塊鏈,所以許多區塊鏈被創造出來了。我們需要一種工具將一個區塊鏈連接到另一個區塊鏈,並把真正的互操作性帶入區塊鏈世界。這就是 Polkadot 出現的意義。

Victor:

如果說實話,我只會跟隨我相信的開發者,或者可以讓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項目。波卡就是給我這樣感覺的項目。

為什麼是波卡?

自從以太坊誕生以來,最穩定、最快同步、佔用空間和資源更少的客戶端一直是我的Parity 節點,因此我完全相信,現在我看到他們正在做我所期待的一件偉大的事情。對於我來說最好的事情是,在我跟你們交談時,我正在作為 Kusama 的驗證節點,見證著他們是如何在某種程度上改變密碼場景的,同時我也在參與其中。

Ivo:

原因有很多:它實現了互操作性,並且採用了新穎的共識機制。 WASM 的使用使我們能夠將 Rust 代碼與某些脫鏈組件一起重用,從而提高了安全性和正確性。但最重要的是,我們知道 Parity 和 Polkadot 團隊有能力交付生產並非常快速地進行迭代。

Dillon:

Polkadot 幫助解決可擴展性和區塊鏈間通信難題。這些強大的功能以及通過 Polkadot 的 “共享安全性” 降低網絡安全成本的結合對我們來說很有意義。

而且開發很及時,因此我們有信心 Polkadot 是下一代區塊鏈應用的主要玩家。

Chevdor:

有些人把 Polkadot 視為鏈上治理的最有效解決方案。

由於 Polkadot 實施了獨特的 PoS 共識模型,因此也可以被視為令人興奮的技術。

有些人喜歡Polkadot,是因為這是一個令人興奮的遊樂場,你可以用Rust 編程,包括編寫橋、區塊鏈運行時模塊、由任何現有運行時模塊組成的全新的鏈,並與你可能要編寫的任何新模塊混合併匹配。

有些人因為能通過 Ink!用 Rust 編寫智能合約而感到興奮。

有些人認為 Polkadot 的前景光明,因為它旨在實現包容性和互操作性,而不是將自己定位成其他區塊鏈的競爭對手。

有些人肯定會喜歡 Polkadot 更 “綠色”,因為它不需要像很多其他區塊鏈一樣,需要大量的 CPU 來執行工作證明。

有些人會發現 Substrate 和 Polkadot 的可擴展性策略讓人耳目一新。

讓 Polkadot 成為一個非常非常激動人心,而且充滿希望的項目的真相在於 ——上面這一切!

隨著最近 Kusama 網絡的推出,Parity 團隊不僅要面對巨大的挑戰,還必須經常向社區提供服務。 Kusama 是一個令人興奮的冒險策略,Parity 已經用它證明了他們可以成功。

話題 3

跟波卡相關的最難忘的時刻是什麼?

Chevdor:

發布chevdor / polkadot docker 鏡像後不久,我開始親自體驗它,使用它來驅動我的一些驗證人(“Crash Override”、“ Acid Burn”等),然後我很驚訝地發現,我的節點出現在柏林Partitytech 辦公室的一個人人都能看到的屏幕上。我感覺像在家裡一樣溫馨。

Victor:

這件事兒是我珍藏的記憶,很少有人知道。

其實我最早加入波卡社區的時候是 POC-1 階段,但是我待了好幾天也沒能參與進去,所以就退 Riot 群了。

但過了幾天我又回來了,一些很好的人和開發團隊鼓勵我參加POC-2,從那時起我參加了所有的測試網,現在Melea 團隊正在Kusama 網絡上做驗證人,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被slash 過。

這一年多以來,我一直在向整個 Parity 團隊學習,這個 “開小灶” 的機會讓我覺得自己很特別。

Ivo:

最難忘的時刻當然是第二次 multisig hack。那時我們還不太相信 Polkadot,因為原始白皮書故意寫得很複雜。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注意到了 Polkadot 的創新和團隊的不懈努力。

陳錫亮:

PR 第一次被 Substrate 合併的時候吧。

渡邊創太:

我們已經開發了 Plasm Network 近一年了。最近,我們發布了我們的測試網,從社區中獲得了很好的反饋。 Gavin Wood 在 Twitter 上分享了我們的新聞稿,這非常有幫助!

Dillon:

我們今年參加了 Web3 峰會,與這麼多吸引人的思想家、演講者和項目負責人一起研究大創意令人鼓舞,我們還參加了在韓國和日本舉辦的 DOT Days 的亞洲活動!

話題 4

你覺得現在波卡的進展怎麼樣?

渡邊創太:

Polkadot 仍處於早期階段。我們需要驗證 Polkadot 的現狀,並在分析的基礎上在 Polkadot 上構建有意義的產品。

我們正在製作可擴展的平行鏈,因此我們非常期待看到 Cumulus,它是平行鍊和中繼鏈之間的連接器。

Chevdor:

隨著 Kusama 的發布,Polkadot 正處在過渡時期。在發展保持良好節奏的同時,社區正在逐步擁有 Kusama,這是一個非常令人興奮的時刻。

根據定義,每個人和任何人都可以參與其中,而現在絕對是加入的大好時機。

Victor:

Polkadot 正在實現他們的承諾,也許他們最終會做出比他們想像的更好的結果,我覺得這將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Polkadot 最想做的事是它希望自己被長期使用,Substrate 想成為各方面都完美的解決方案。我覺得他們正在努力做到這一點,他們不是在賣空氣。

Ivo:

這點前面講過了,總結一下就是 Substrate、新穎的共識 GRANDPA、WASM 和互操作性。

陳錫亮:

每天都有新的進度,新的代碼,新的討論。

Dillon:

我們對開發的速度感到滿意。

話題 5

你怎麼評價 Polkadot 的技術能力?

陳錫亮:

一般的團隊有一兩名頂尖開發者都是萬幸,而 Parity 團隊有多名頂尖的 Rust 開發者和 JS 開發者,涵蓋各個方面,這尤其難得。

Ivo:

他們的全球實力不可否認 —— 他們擁有歐洲大部分的 Rust 開發人員,總體上也很有才華。他們已經有動力和資金來繼續聘用最優秀的人才。

Dillon:

Parity 很高產,他們利用功能強大且罕見的 Rust 語言開發了用於該領域的基礎工具。鑑於他們的人才庫和在該領域的極高資歷,在可預見的未來,很難想像沒有 Parity 的加密世界。

Victor:

對我來說,Parity 開發團隊是最好的團隊之一,團隊結構很好,每個成員都 24x7x365 地負責他們的模塊。他們不是部落,而是全球性的。

渡邊創太:

區塊鏈還在早期階段,有很多技術難題必須解決,所以我們得快速行動。目前,我確實喜歡用中心化手段進行去中心化管理,Parity 領導著社區並開發了 Substrate 之類的出色產品。當前,社區可能是中心化的,但以後社區會更去中心化,所以像你和我這樣的貢獻者正在變得越來越重要。

Chevdor:

Parity 是一家敢於承擔可衡量的風險的公司。他們知道什麼對於開源項目的成功最重要。他們的管理策略不是唯一一種,但可以奏效。如果你和 Parity 團隊裡的任何開發人員談論技術,我可以保證,你只需要 30 秒鐘就能感受到激情和動力。

話題 6

你覺得波卡生態哪個方向比較需要努力?

陳錫亮:

波卡立志於成為 Web3.0 的核心基石,這個是一個很長遠的目標,但是目前的市場和社區的眼光普遍都更多的關注現在,而不是更長遠的未來。我相信波卡能夠不忘初心,向著 Web3.0 的這個未來發展,而不是更多的僅僅為了上線而上線。

Ivo:

有爭議的是,我認為 Dothereum/EVM 是一個很好的用例:以太坊絕不會放慢腳步,但是它受到協調問題的困擾,社區變得有些極端。所以,我認為和以太坊生態系統兼容,並提供簡單的替代方案,肯定會帶來開發人員和用例。

Chevdor:

為了把技術帶給人們,必須進行大量的可用性工作。我正在做 PolkaBot,讓用戶在生態裡發生任何相關事件,比如可進行公投時,就能在​​收件箱中立即收到通知。

許多其他項目也對於提高用戶採用率很重要。比如 Polkadot.js UI 是今天使用 Polkadot 的基礎。

Polkascan、Polkawallet、Enzyme 等也有助提高可用性。

渡邊創太:

制定一個通用的 Substrate 實現標準,讓 Substrate 鏈可以在沒有 Polkadot 的情況下實現互操作。如果我們根據通用規則來做 Substrate 鏈,彼此之間的連接就會更容易。

Dillon:

穩定幣之類的加密經濟學原語、DAO 框架、啟動工具等。

對今天這些話題,你有沒有想說的話呢?

留言告訴我們吧~

我們和全球 6 位波卡社區成員聊了聊 | PW 會客廳

更多內容:

Substrate 入門 – 環境配置與編譯(一)

Gavin Wood:互聯網的下一次進化

Substrate 區塊鏈框架簡介 | Hello, Substrate!

開發了兩年 Dapp、二層網絡後,我轉投了 Substrate 陣營

掃碼關注公眾號,回复 “1” 加入波卡群

我們和全球 6 位波卡社區成員聊了聊 | PW 會客廳

關注 PolkaWorld

發現 Web 3.0 時代新機遇

點個 “在看” 再走吧!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