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下一代的金融巨頭:DeFi 的後10年

下一代的金融巨頭:DeFi 的後10年

作者 Kain Warwick  翻譯 & 校對  閔敏 & 阿劍

如果有人問 DeFi 在未來十年會發展成什麼樣子,我們很可能會說 “就是金融啊” 這樣的答案。我認為,這個答案忽視了兩個層面。首先是時間。科技發展需要很長的時間,比早期採用者所預期的時間要長得多。人們通常會想:“這麼好的技術怎麼會無法普及呢?” 但是,要改變固有的行為模式非常困難,往往需要數十年的時間來進行過渡。

第二個層面是,我們尚不清楚去中心化的協調方式是否能比目前所採用的中心化方式更高效地分配資本,甚至完全取而代之。從本質上來說,金融就是協調資本分配,從最大程度上實現資本的利用效率。在過去的 500 年來,企業模式是現代社會所能選擇的最佳資本協調方式。出於種種原因,DeFi 提供了另一種高效的資本分配方式,但它是否在各個方面都能取代當前的金融系統尚未可知。

我相信,DeFi 最終將取代大多數金融協調模式,至少迫使其發展成一種集 DeFi 和 CeFi 之長的新型混合模式。我認為會出現這種情況的關鍵原因是,高效的資本分配需要競爭,在沒有競爭或競爭不激烈的市場中,資本分配模式往往會很差。 DeFi 是一種極具競爭力的公司資本分配模式,在降低市場准入壁壘的同時將市場參與者之間的競爭效率提高到了新的水平。 DeFi 會加劇競爭的激烈程度,促進良性競爭,從而提高市場效率。

效率最高的借貸市場

為了更好地解釋這兩點,我們以去中心化借貸協議 Compound 為例。 Compound 協議是一個無需許可的借貸市場。准入壁壘實際為零。針對參與者的准入規則非常清晰,都是預先定義好的,無法更改。 Compound 很可能是最高效的借貸市場,不過其貸款機制目前存在結構性局限性,需要實行超額質押。在全球範圍內,任何人都可以將自己的資產存入 Compound ,以供他人借用。截然不同的是,在傳統藉貸市場中,只有少數公司相互競爭,高效獲取資本,然後進行分配。在這種模式下,借貸雙方的准入壁壘都很高。因此,主要是少數幾家大型公司之間在競爭。在這些外部競爭激烈的公司,銷售人員和其他員工之間的競爭很小,但公司內部是高度結構化的。 Compound 上有數百萬個資本來源,都在直接競爭資本分配。從更高的層次來說,還有其他借貸協議在相互競爭這些資本來源,帶來了更激烈的競爭。因此,DeFi 的借貸模式顯然會吸引更多市場參與者,並激化他們之間的競爭。目前已經出現了這種趨勢。

然而,傳統藉貸公司有一個很大的優勢,就是它們擁有更多關於貸方的信息,並且可以依靠法律制度來強制借方履行還款義務。因此,它們可以提供無抵押或部分抵押的貸款,從而擴大目標市場。目前來說,去中心化借貸協議存在的結構性低效問題,除非能夠解決或是緩解這一問題,否則很難在藉貸市場擴大影響力。

DeFi 目前存在什麼缺陷?

這就回到了我們最初的問題,是否有可能解決阻礙 DeFi 發展的結構性低效問題?在加密貨幣協議運行的環境中,只要是系統允許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在傳統的借貸市場中,合約的強制性是由法律系統保證的,最終依賴於槍桿子和鐵籠子。如果 DeFi 無法以同樣的方式來執行規則,那它還能夠提供高效的部分抵押貸款服務嗎?如果不能的話,這對 DeFi 借貸業務的發展意味著什麼?我認為 DeFi 是可以做到的,只是現在還有一些問題沒有解決,例如,去中心化身份問題。在 DeFi 領域,隱私性是另一個壁壘。

儘管存在這些挑戰,我相信 DeFi 將繼續打造出全新的高效市場。然而,只要結構性低效問題得不到解決,DeFi 就會與傳統金融並行。 DeFi 目前面臨的大多數挑戰都將得到解決,而且越來越多的 DeFi 協議會極大提高資本分配的效率。接下來的問題就是,那時的 DeFi 會是什麼樣子?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使用預先定義規則的免信任型協議

要理解 DeFi 是如何演化出來的,我們先要基本理解這些協議的功能,以及何種類型的資本協作過程最適合去中心化。就拿 Uniswap 來作例子好了。 Uniswap 是一個去中心化的交易所,人們可以在其中交易 ETH 和 ERC20 代幣。在大部分 DeFi 交易所都嘗試複製傳統交易所中常用的訂單簿模式時,Uniswap 利用了以太坊的免信任特性,讓每個用戶都能將資本匯集在一起提供流動性。不需要復雜的工具和軟件,你有資金就行。你可以將自己的自己與他人的匯集在一起、給市場參與者提供服務(即流動性),而且你可以根據自己的資金貢獻得到支付。這種新的協作模式到底有多強大呢?我們先給出一個對 DeFi 協議的普遍化描述。

DeFi 通過創建免信任型協議來複製現有的金融服務,這些協議的規則是預先定義好的,而且完全開放參與,這些服務的消費者所支付的手續費會被自動分配給協議參與者。

這一定義沒有包括像 InstaDapp、DEX.AG 以及 1inch.exchange 這樣的服務,也沒有包括錢包以及其它的直接面向用戶的基礎設施。但我相信,它定義了底層協議最有可能採取的路線;另一方面,再強調一遍,我們現在的階段還很早,還有做很多實驗性的東西。

在實踐中,這意味著你不再需要一個企業來協調資本配置——只需要一個協議就夠了。這一點會降低進入行業的門檻,因為參與者資格是向所有願意遵守規則的人開放的;它也提高了效率,因為規則是由智能合約而不是法律系統來強制執行的,應該會降低風險和執行費用;它還降低了全新協議的門檻。而剩下,仍然很重要的問題,可能就是流動性了。但從根本上說,競爭以及這些協議的開源特性會繼續孕育實驗。

新協議要面對的挑戰

流動性問題仍然是新協議要面對的首要挑戰,即便是最老、最眾所周知的協議,如 Augur 以及 0x,也仍在為流動性煩惱。我們在利用密碼經濟激勵來啟動流動性的機制上有一些進展,但這些機制仍要投入一定的初始資本。難堪的是,由於上一輪市場週期中 ICO 的失敗,這個過程又被風險資本重新控制。但這更多是實現上的問題,而非概念問題。為能繁榮發展,DeFi 既需要創造能使各方激勵相容的協議,又需要為這些協議籌集資本。已經有成功的例子了,就是像 Nexus Mutual 這樣的協議。就像 DAO 在 2019 的繁榮,我相信去中心化投資的也會在接下來十年內復蘇,而且理想的話,會給創造協議的團隊和啟動流動性的團隊更為激勵兼容的結構。但如果不能減輕新 DeFi 團隊要到沙山路(Sand Hill Road,為風險投資公司集中地)拜會一周的負擔,很難想像我們能實現 DeFi 的承諾。在那一天到來之前,融資這個巨大的障礙便仍會存在,並削弱這個市場的競爭屬性。

可組合性的含義

最後一個應該考慮的 DeFi 是可組合性——任意主體,可以無需許可,連接任意 DeFi 協議。儘管在現實世界裡,我們也能夠將兩項獨立的服務組合起來產生第三種服務——企業結成合作夥伴或聯合投資的事情,一直都有——但是,企業之間要談妥事宜往往要耗費經年累月之久。而在 DeFi 的世界裡,一個黑客松週末就足以將多種協議組合在一起。最好的例子可能是 InstaDapp,它在兩大借貸協議 Maker 和 Compound 之間做了一個橋接,這樣就提高了整個借貸市場的效率,整個產品一個週末就完成了。這是真正前所未有的事情,也是最難以預測其實際影響的 DeFi 特性。不過,已經顯然的事情是,有一些最激動人心的產品和服務會用這樣集成兩種乃至多種協議到一個接口中的形式創造出來、為用戶提供服務。

新的紀元

這場金融大變革前方還有巨大的挑戰和不確定性,我們還太過渺小。但是,它成功的承諾是如此可信,容不得我們扭扭捏捏。 DeFi 有望引領我們進入生產力的下一個時代,每個個體都將被覆蓋,並接入一個複雜的金融設施中、被資本賦能,這是人類歷史上的頭一遭。完全可以想像,如果資本能幾乎零摩擦地流動、幾乎即時地部署到任何對資本需求最迫切的地方,這一切的影響有多麼巨大。這一願景,正是我們集結在此地的原因,然後,我們將有希望看它成為現實。

思考題

  • DeFi 的效率會變得比傳統金融更高嗎?

  • 今時今日,什麼東西阻礙了 DeFi 的發展?這些障礙能被克服嗎?

(完)

(文內提供了許多超鏈接,請點擊閱讀原文到 EthFans 網站上獲取)

原文鏈接:

https://bankless.substack.com/p/defi-in-ten-y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