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終極進化機器以太坊:區塊鏈上的「AlphaGo」

以太坊的勝利幾乎是注定的,唯一的區別只在於:這個時刻的來臨是現在,或是將來。

全文要點

在區塊鏈行業內,馬太效應依然適用,智能合約平台由於功能性和應用領域的同質化,將會進一步促進“強者恆強”的競爭趨勢。以下因素將會推動以太坊(ETH)的持續進化成為新的超級物種,並持續釋放市場價值:

  • ETH相比於比特幣和同類型智能合約平台均被市場嚴重低估,在同類型項目的競爭中,以太坊的勝利幾乎是注定的。

  • 由於採用超額抵押模式,DeFi的發展將會促進大量ETH資產抵押鎖定在智能合約中,從而降低ETH流通量;

  • ETH2.0將採用POS共識機制後,將需要抵押鎖定(Staking)大量ETH才能成為節點或參與投票決策;

  • 其他ETH應用中,因為商業活動中的資金周轉所自然滯留鎖定的ETH;

  • 以太坊技術快速演進和共識擴散促使投資者主動進行鎖倉,從而減少市場流通量;

  • 在開源驅動的快速演進中,以太坊將對大量同類平台形成全面壓制並通過“虹吸效應”持續壯大。

區塊鏈:“開源思想”與“密碼朋克”的集大成者

區塊鏈技術並非從無到有,而是基於整個計算機技術和密碼技術的進步和積累,通過工程學的有機組合得到的創新技術。其中,“開源思想”和“密碼朋克”是區塊鏈技術的兩大精神內核與技術支持,前者提供了快速進化的沃土,後者則提供了深厚的技術積澱。

開源驅動的快速進化曾在軟件開發領域大放異彩。 1991年,在開源運動精神的影響下,“Linux內核之父”Linus Benedict Torvalds發布了LiNUX 001版本。經過全球開源社區的“自由競爭”和“優勝劣汰”,時至今日,Linux內核技術已經擴散到包括互聯網和企業內聯網系統、大型分佈式計算、數據庫領域、教學與科研系統、辦公應用和移動硬件等領域(如Android操作系統)。下圖展示了Linux內核技術在過去近30年內的快速演化路線。

Linux的演化時間線,Wikipedia和GoogleLinux的演化時間線,Wikipedia和Google

顯然,開源特性既能夠賦予軟件極強的快速迭代和演化能力,也能夠實現集思廣益,而區塊鏈技術的發展也深受其影響。在同一時期,密碼朋克運動也獲得了進一步的擴散,該思想主張通過密碼學保護個人隱私,並杜絕任何中心化機構所導致的信任危機。這兩種思想在21世紀初孕育了集合兩家思想之長的新技術-區塊鏈,並產生了第一個成功的區塊鏈應用範例:以比特幣和以太坊為代表的加密數字貨幣。

終極進化機器以太坊:區塊鏈上的“AlphaGo”

快速迭代進化是“AlphaGo”成功的不二法門,以太坊正在這條成功的道路上狂奔不止。

比特幣是第一個成功的加密數字貨幣,衍生出了龐大的交易市場和生態,截止目前,其全球市值已接近1580億美元。然而,比特幣功能單一,且不具備圖靈完備性,不滿足複雜邏輯下的應用實現,因此,區塊鏈技術發展到了2.0時代,即,以太坊(ETH)所代表的,以智能合約技術為核心的第二代去中心化可編程應用平台。其中,以太坊率先開創和應用了智能合約技術,其唯一原生加密貨幣為Ether(ETH),具備去中心化和稀缺性,並承擔全球支付和價值存儲等重要職能。

事實上,在以太坊之後,行業內陸續出現了以ETH為藍圖參考的其他去中心化應用平台(其中影響力較大的包括EOS和TRON),但以太坊在技術開發和商業應用等方面牢牢佔據著主導性的影響力和地位,踏上了一條與AlphaGo類似的全方位、全領域的究極進化之路,包括但不限於:

● 區塊鏈技術創新的引領者

快速且穩定的迭代始終是技術進化的終極武器。以太坊秉承“快速迭代”的工程思想,從項目設計之初,就確定將按照計劃推進不斷升級協議,以確保安全性、可用性、功能性和去中心化的最優配置。以太坊的突出技術創新包括智能合約技術、分片技術、Plasma和Roll Up擴容技術和Layer2解決方案等前沿技術,網絡初始版本為奧林匹克(Olympic),共分為四個升級階段,前沿(Frontier) 、家園(Homestead)、大都會(Metropolis)和寧靜(Serenity),其中前三個階段為ETH1.0,最後階段:寧靜為ETH2.0。其中,ETH2.0是指將通過一系列技術升級實現以太坊從POW共識機制向POS共識機製過渡,其核心技術為分片技術,將大幅度提升整個分佈式系統的處理能力。以太坊主要的歷史升級事件如下所示:

以太坊主要歷史升級路線圖,BlockVC以太坊主要歷史升級路線圖,BlockVC

當前的以太坊類似於2015年前停留在實驗室階段的AlphaGo一樣,雖然尚未登上世界舞台,但已經顯示出無限的進化潛力,假以時日必然會大放異彩。

● 企業區塊鏈落地的領頭羊

以太坊相關技術在企業領域的落地主要通過企業以太坊聯盟(EEA)進行,後者是由聯盟成員推動的全球性行業標準組織,受到太坊開發組織ConsenSys的諸多支持,旨在為以太坊區塊鏈技術賦能,使之成為開放可信標準。截止目前,EEA涵蓋了超過3000名全球開發者,覆蓋了超過全球45個國家(其中,46%北美地區,31%歐洲地區,19%亞洲地區,其他地區4%),超過300家企業以及超過15家成員組織,其中包含因特爾、摩根大通、微軟和IC3等著名企業機構。在產業結構方面,銀行或金融企業佔據約24%,區塊鏈企業佔據5%,加密數字貨幣項目佔據17%,非盈利機構佔15%,學術研究機構佔11%,其他佔28%。

EEA的部分主要成員,EEAEEA的部分主要成員,EEA

● DApp生態帝國開拓者

以太坊網絡是一個無須許可即可訪問的公有區塊鏈,支持開發者通過智能合約創建可信且去中心化的應用程序(DApp),包括加密貨幣錢包、金融應用程序、去中心化市場、遊戲等。從DApp分佈可以看出,ETH上的DApp主要分佈在遊戲、抽獎、高風險應用、交易所、金融、工具、平台等領域,其中游戲領域內DApp數佔比接近50%。全網活躍賬號數達到6494.14K,潛力賬號數達到52959.63K,位居同類平台第一。

ETH的DApp分佈,DappTotal.comETH的DApp分佈,DappTotal.com

值得注意的是,DeFi正在在以太坊網絡中蓬勃發展。根據情報追踪網站Defipulse的數據顯示,以太坊中的鎖定資產價值已經創下歷史新高,達到779M美元,其中MakerDAO的鎖定資產佔比超過56%。 MakerDAO是一個借貸平台,同時提供了一種通過多資產抵押(如ETH)而產生穩定幣DAI的一種途徑。此外,DeFi不僅能夠大幅度提升ETH的鎖倉率,也提供了一種打通傳統金融市場的待選通道,將可能在未來大幅度加速整個加密資產行業與傳統金融的結合。

以太坊中DeFi的鎖定資金,Defipulse.com以太坊中DeFi的鎖定資金,Defipulse.com

● 全球經濟支付結算的實踐者

以太坊正在成為全球經濟的支付結算層,其原生代幣ETH具備在全球範圍內進行支付結算、價值儲存或抵押物等能力,隨著以太坊處理能力的進一步提升,甚至將具備高頻小額支付結算能力。此外,如果用戶為了防止ETH的價格波動而選擇穩定幣支付,那麼以太坊網絡也能夠提供多樣化的支付選擇,其一是包括DAI在內的鏈上資產抵押型穩定幣;其二,大量的法幣穩定幣項目正向以太坊上遷移,其中以USDT已從Omni協議遷移超過40億美元的穩定幣到以太坊網絡。

從用戶的全球轉賬角度而言,基於以太坊的支付方式在大額支付方面具備無可比擬的優勢。當用戶通過Visa或PayPal等傳統跨境支付方式進行跨境支付時,不僅可能需要花費長達一周的時間,而且支付費用與支付金額成正相關。如果用戶通過以太坊進行全球跨境支付,即使轉賬金額達到10億美元巨資,其支付時間也只需要不足一分鐘,且只需要價值約5美元的支付費用。以以太坊為代表的區塊鏈技術為全球經濟的跨境支付和結算提供了一種革命性的解決方案。

各跨境支付手段的比較,Google各跨境支付手段的比較,Google

被低估的ETH

然而,以太坊作為第二代區塊鏈的代表明星項目,開創並應用了智能合約這一劃時代的區塊鏈技術,其原生資產ETH的真實價值目前一直處於被市場低估的狀態,主要體現在:

● 與BTC相比被低估

觀察ETH/BTC的價格曲線可以發現,ETH在過去1年中長期處於下降趨勢中,但從2019年9月後,ETH/BTC價格出現企穩,並在近期出現放量反彈。

ETH/BTC價格曲線(2018.12.10-2020.01.15),CoinMarketCapETH/BTC價格曲線(2018.12.10-2020.01.15),CoinMarketCap

與BTC相比,ETH的市值達到約178億美元,佔比特幣市值約11.2%,位於全球加密數字貨幣市值排行第二,而其全網活躍地址數達到約311.6K,約佔比特幣活躍地址數的36.6%。假定兩者單位網絡價值近似,則ETH市值處於被市場低估的狀態,大幅度低於其網絡活躍地址規模。

比特幣和以太坊的全網活躍地址數,Coinmetrics.io比特幣和以太坊的全網活躍地址數,Coinmetrics.io

從市場上漲行情的歷史數據而言,根據加密數字貨幣交易所Binance的數據顯示,2018年12月10日,BTC和ETH同時達到自2017年以來的歷史最低點,分別為3149USD和81.79USD(標準值),此後一路上漲,在2019年6月24日達到高點(分別是14000USD和362.5USD),目前回落後反彈至8660USD和162USD,近1年內最高漲幅分別是444%和442%,目前相距最低點漲幅分別為275%和198%。顯然,BTC和ETH在近期的反彈中出現分化,ETH的漲幅不及BTC漲幅,僅為後者的72%。顯然,與上一輪歷史數據相比,ETH的上行空間依然巨大。

● 與同類智能合約平台相比被低估

在同類智能合約平台原生數字貨幣的市場表現中,ETH的價值也被大大低估。從網絡生態的基礎數據相比較,截止目前,創建在以太坊上的DApp數量是遠遠超過同類型區塊鏈平台,達到EOS和TRON平台中DApp數量的近4倍。

ETH、EOS和TRON的DApp總數對比,DappTotal.comETH、EOS和TRON的DApp總數對比,DappTotal.com

然而,根據風投公司Placeholder提出的一個類比傳統P/E估值模型的NVTV模型(Network Value to Token Value Ratio),本模型以EOS為標準,比較同類項目的市場表現後可知:EOS的數值約比ETH的指標高100倍,後者僅以約2倍Token價值交易,而前者則以高達234倍的Token價值進行交易。該模型充分顯示ETH相比於同類型智能合約項目被大幅度低估。

Network Value to Token Value (#NVTV ratio)模型, PlaceholderNetwork Value to Token Value (#NVTV ratio)模型, Placeholder

展望

從簡單的供需關係分析可以發現,ETH的價格變化直接取決於供需關係,即,整個生態系統中流通的ETH越少,則越有利於ETH價值的釋放。根據以太坊的發展趨勢可以判定,以下原因將會減少交易市場中流通ETH的數量,包括但不限於:

  • 由於採用超額抵押模式,DeFi的發展將會促進大量ETH資產抵押鎖定在智能合約中,從而降低ETH流通量;

  • ETH2.0將採用POS共識機制後,將需要抵押鎖定大量ETH才能成為節點或參與投票決策;

  • 其他ETH應用中,因為商業活動中的資金周轉所自然滯留鎖定的ETH;

  • 以太坊技術快速演進和共識擴散促使投資者主動進行鎖倉,從而減少市場流通量。

在區塊鏈行業內,馬太效應將依然適用,智能合約平台由於功能性和應用領域的同質化,將會進一步促進“強者恆強”的競爭趨勢。在開源驅動的快速演進的道路上,以太坊強勁的技術實力、高度活躍且凝聚的社區,廣泛的應用落地能力將會在各方面對大量同類平台形成巨大的“虹吸效應”,全面壯大以太坊在社區影響力、技術開發實力和資金沉澱等方面的實力。在目前的競爭格局下,以太坊的勝利幾乎是注定的,唯一的區別只在於:這個時刻的來臨是現在,或是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