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比特大陸60天

比特大陸60天

圖片來源:Pixabay

記者 |周伊雪

編輯 |宋佳楠

比特大陸的走向正像它所關注的比特幣世界一樣,變幻莫測。

去年十月,在廢除聯合創始人、前董事長詹克團在公司的一切職務後,聯合創始人吳忌寒宣布重回比特大陸,並拯救這家身處“懸崖邊上的公司”。

兩個月後,作為拯救措施的第一板斧,比特大陸開啟了新一輪大裁員。由於比特大陸在2018年底已經進行過一輪規模減半的裁員,因而社交媒體上調侃比特大陸稱“一年一度的裁員又開始了”。

據界面新聞了解,此次裁員比例或高於50%,AI業務線幾乎全員裁掉,僅保留少部分研發和產品團隊。另據Odaily星球日報報導,AI團隊將從360人裁至不到100人左右,成都、武漢、上海和深圳的AI團隊近於團滅。從業務線看,AI研發分為芯片、硬件、闆卡和服務器,其中100多人的服務器團隊被直接砍掉,其他業務線也有不同程度地縮減。

一位比特大陸被裁員工告訴界面新聞,接到裁員通知後,很多員工拒絕簽字,結果指紋權限被收回,無法進入辦公室。深圳辦公室30多人全部被裁,辦公室也在15日退租。

比特大陸對此回應稱,“比特大陸視市場情況及業務發展,會持續進行正常的人員調整。”

在吳忌寒重回比特大陸的60天內,比特大陸員工經歷了從最初抱有期待到失望的全過程。 IPO希望渺茫、礦機業務市場份額下滑近半,比特大陸能否被“拯救”仍是個未知數。

矛盾激化

很多比特大陸員工都認為吳忌寒與詹克團的矛盾在2019年初就已徹底解決。當時的說法是“和平分家”,兩人約定互不干涉對方的公司。

分家後,比特大陸業務由詹克團全權負責,吳忌寒攜部分核心人員出走,成立了一家新創業公司Matrixport,主要聚焦區塊鏈相關業務,包括數字貨幣交易所、礦池等。比特大陸投資了吳忌寒的新公司。

但事實上,兩人的矛盾從未真正化解。

接近吳忌寒的王路(化名)告訴界面新聞,吳忌寒對比特大陸很有感情,離開是因為詹克團將吳忌寒從核心業務中架空了。之前吳忌寒一直沒有勝算挑戰詹克團,暗自等待時機並聯絡其他投資人,最終在2019年10月29日這天徹底翻盤。

吳忌寒與詹克團在2013年聯合創辦比特大陸,兩人曾長期以“雙CEO”模式共同管理公司。吳忌寒負責銷售、礦池、礦場運營等業務,詹克團則管礦機芯片、AI芯片的研發。在比特大陸公司內部,吳忌寒和詹克團各帶各的人馬,兩方之間涇渭分明,人員幾乎不會互相流動。

但在2018年,員工越來越多地感受到兩位CEO之間的火藥味兒,主要來自於對公司發展方向的規劃。一位比特大陸員工曾告訴界面新聞,吳忌寒是投資出身,偏好輕資產業務,詹克團則力推AI芯片,並且兩位老闆的個性都非常固執,誰都無法說服對方。

除了在公司發展路線上存在分歧外,吳忌寒對於詹克團的一些做法早有不滿。

王路告訴界面新聞,詹克團曾主導比特大陸在其老家福州做數字福州項目,而這類項目本該是阿里華為這樣體量的集成商才有能力承接,而當時比特大陸人員規模僅有三千左右。詹執意將大筆錢投向這個項目,被吳忌寒認為是浪費公司的錢去實現個人的名利雙收。後來,福州政府換屆,引入另一家大型企業來主導數字福州項目,讓比特大陸的處境變得非常尷尬。

類似這樣的事情不斷激化著兩人之間的矛盾。

有一次,詹克團喝醉了酒,對在場的幾名比特大陸高管說,“我已經實現財務自由,已經上岸了。”言下之意,對於比特大陸未來的發展以及能否上市,對他來講都是身外之事,他的家人也已經移民海外。這種態度讓一些公司高管和投資人感到失望,自然而然地逐漸倒向吳忌寒一邊。

也是在詹克團全權管理比特大陸的2019年,公司現金流支柱礦機業務出現可嚴重問題。

首當其衝的是礦機滯銷。一位前比特大陸員工透露,公司主打的螞蟻礦機價格本就比競爭對手高不少,加上遭遇幣圈寒冬,囤的很多機器都賣不出去。

另一方面,競爭對手楊作興創立的神馬礦機迅速搶占市場,與比特大陸形成分庭抗禮之勢。 “頂峰時期螞蟻礦機市場份額達到70%,現在不知道有沒有50%。而神馬礦機市場份額上升很快,現在已經占到40%。”

吳忌寒“翻盤”

“我必須回來拯救這家公司,在懸崖邊上把公司拉住。”在2019年10月29日回歸當天召開的全員大會上,吳忌寒情緒激動地說。

前述員工回憶,對於吳忌寒的回歸,公司員工以歡迎態度為主,有種“眾望所歸的氣氛”。

公開信一經發出,吳忌寒便開除了比特大陸HR負責人(詹克團在2018年底引入的原華為HR),重新任命新HR負責人索超。

11月2日,吳忌寒再發第三封郵件,宣布全員加薪。

隨後,他還召開了股東大會,廢除了詹克團的特殊投票權。此前,詹克團和吳忌寒均持有比特大陸B類股票,其他股東持A類股票。 B類股票擁有1:10的投票權。在廢除詹特殊投票權後,吳忌寒陣營佔據超過50%的投票權。

“昏庸固執不聽取合理建議,自殺式經營造成天量虧損不服阻攔。”這一時期,吳忌寒也時常在朋友圈中痛斥詹克團。

據界面新聞了解,被解除職務時的詹克團還在深圳的安博會上參展,一開始並不相信消息是真的。直到確認後,立即飛回北京。 11月7日,詹克團在朋友圈中首次發聲稱,“比特大陸是我們的孩子,我會拼盡全力保護她!我會拿起法律武器,讓所有試圖傷害和利用比特大陸的陰謀不能得逞! ”

但在部分員工看來,吳忌寒的回歸對比特大陸來說更多是利好。不久前,央視播出了中央政治局就區塊鏈技術發展現狀和趨勢進行集體學習的新聞,這被認為是國家層面認可了區塊鏈的地位。而吳忌寒在區塊鏈圈子裡比較有影響力。

甚至有員工在聽到吳忌寒解除詹克團職務,並更改公司法定代表人時,第一反應是,“這可能是兩個老闆聯合導的戲。”

不過,這種蜜月期並沒有持續多久。

前述前比特大陸員工告訴界面新聞,吳忌寒帶回來的一些Matrixport的人在兩家公司同時任職,引起了不少比特大陸員工的反感。

之後,公司多位高管或被開掉或離職,這被員工解讀為吳忌寒要清理與詹克團有關聯的人。一時間,公司內部人心惶惶,氣氛緊張。

瘋狂的裁員

進一步加劇公司動蕩的還有隨之而來的大裁員。

據界面新聞獲悉,比特大陸全體員工約1300人,一半以上可能會被裁掉,特別是AI業務線的裁員規模,完全超出了AI業務線高管的預料。

一位前比特大陸AI業務線高管張超(化名)告訴界面新聞,吳忌寒回歸比特大陸之後,在AI部門全員會、高管會上傳達的信息都是“AI業務你們正常做,我也不懂”。

當時傳出的一份比特大陸公關稿中還提到,早在2015年初,吳忌寒就在內部提出要進軍人工智能,並且啟動了AI業務的探索。傳達出的意思是,吳忌寒比詹克團更早看好AI,以此穩定軍心。

不過,吳忌寒也提到,考慮到比特幣產量將減半,公司現金流會受影響,需要做人員調整。當時AI業務的高管多數也認同詹克團主掌時期確實人員冗餘,糾偏實屬合理,於是提交了一批裁員名單上去。

但後來發生的事情逐漸失控了。

1月2日,就在比特大陸任命王俊為AI算法事業線CEO的前一天,裁員名單發生了巨大變化。

張超用“天翻地覆”來形容這種前後反差——原來僅僅“優化”的程度,變成了AI業務線幾乎全線裁員。 AI產品的交付團隊裁掉八成多,銷售團隊幾乎全軍覆沒,解決方案團隊則全部被裁掉。至於裁員規模如此之大的原因,公司沒有給出具體解釋,只是說“戰略方向調整”。

王路則告訴界面新聞,此次裁員並不是要清理詹克團的人,而是策略性裁員,目的是要保主營業務。

“對外說是戰略收縮,回歸產品研發。這種說法不管是不是真的,但是連解決方案、售前團隊都全部裁掉,我認為比特大陸的AI是不可能做起來了。”張超說。

據張超透露,比特大陸的AI業務在2019年非常有起色,全年營收做到八九千萬,而2018年全年AI業務的營收僅有幾十萬。主要原因在於國內2019年開始興起扶持國產芯片的潮流。

當時其他AI芯片獨角獸公司由於起步晚,還處於芯片“練手”階段,而比特大陸的AI業務核心AI芯片已經歷經三代,打磨成熟,可以規模化銷售。藉著國產替代這個機遇,比特大迅速做大了AI芯片業務的營收。

大裁員消息曝出之後,1月7日,一直沒有更多動作的詹克團發布了第二封公開信,反指責這是“近乎自殺的錯誤決定。”

“比特大陸全體員工約1300 人,Al業務線人員不到一半,而友商都是數千人的團隊。以如此精悍的小團隊支撐起一個如此實力和規模的Al業務,怎麼可能因為Al業務暫時還沒有盈利就要優化呢?沒有投入,哪來的產出?”詹克團說,“為了比特大陸員工以及股東的利益,我必須站出來了。”

多位知情人士告訴界面新聞,詹克團目前正在積極拉攏比特大陸被裁員工,但還沒有做出下一步行動或者計劃。

據媒體報導,詹克團還在去年12月9號召開股東大會,要求罷免現有董事,選舉他為唯一董事,但是因喪失多數投票權遭到否決。在被廢除特殊投票權後,詹克團於12月在開曼提起訴訟,要求法院認定這項決議無效。目前雙方正在訴訟中。

因為兩大股東之間的訴訟,比特大陸於2019年年中開啟的IPO進程也被中斷。當競爭對手嘉楠耘智成功登陸紐交所,第一大礦機廠商比特大陸IPO的希望卻越來越渺茫了。

“IPO的可能性基本沒有了。尤其是面臨法律訴訟,不解決訴訟問題,比特大陸就根本不可能IPO。”王路說。無論最終哪一方奪得絕對控制權,但比特大陸亟需被“拯救”已然成為了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