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中亞正成為比特幣礦工的「挖礦天堂」?

為什麼哈薩克斯坦會有如此便宜的電費?這得益於中亞,尤其是哈國豐富的煤炭天然氣資源。

豐富的煤礦天然氣能源,便宜的電力資源,人煙稀少而又廣袤的版圖,美味的烤羊肉,低廉的物價……

這些元素構成了中亞地區最為鮮明的特點,地區內大量煤礦與油氣,數以百計的燃煤電站,加上平均2毛左右的電力資源,讓這裡成為比特幣礦工與次代礦機最為“中意”的地區。對比特幣礦工們來說,0.2元的電費與國內普遍超過0.4元的火電相比,簡直等於“挖礦天堂”。

中亞五國由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土庫曼斯坦組。

中亞五國在地圖上的大致位置中亞五國在地圖上的大致位置

與此同時,例如烏茲別克斯坦這樣的國家,其逐漸開放的挖礦與加密貨幣交易政策,似乎正在讓這些本屬於“地下產業”的挖礦,逐漸有了“出頭”之日。

然而,根據OKEx情報局對當地礦工的採訪,實際情況卻遠沒這麼簡單,礦工們在享受低廉電價的同時,也在為大量意想不到的風險“埋單”。

一、哈薩克斯坦的廉價電力

“電費不到2毛,那些在國內沒法開工的礦機都能賺錢了。”

吳征是國內早期出海挖礦的比特幣礦工之一,他的目的地是位於中亞地區的哈薩克斯坦(以下簡稱哈國),這裡極其廉價的火電資源吸引了他。長期的哈國挖礦經驗,讓他對當地的飲食、宗教信仰、穿著習慣都瞭如指掌,他甚至還能講一些哈薩克語。

“我們是2019年上半年就來這裡了,屬於最早一批到這邊挖礦的礦工,後來就有國內其他礦工也跟來了。”吳征說道。

對吳征來說,與國內普遍超過0.4元的火電相比,哈國不到0.2元的電費對他來說吸引力簡直不要太大。

煤電佔哈薩克斯坦總電量的85%煤電佔哈薩克斯坦總電量的85%

“挖礦成本支出主要由礦機成本、電費、礦場租賃費、運維成本幾個部分組成,其中礦機費用與電費支出佔大頭,礦機成本基本上是固定的,可變量最大的是電費,因此找到便宜電是提升礦工收益最好的辦法。”吳征說道。

以目前市面上最新一代礦機螞蟻S17 pro為例,在礦機成本、礦場支出等其它條件不變的情況下,當電費為0.4元/度時,這台礦機的日毛利潤為37.85元,當電費為0.19元/度時,這台礦機的日毛利潤為47.81元,可以看到,此時的毛利潤增加26%。

但是,一般到中東挖礦的礦機都是上一代礦機,“最新一代的礦機基本上還是在國內挖礦”,例如比特大陸的螞蟻S9、億邦國際的翼比特E10、神馬M3等礦機。

“我們礦場使用的都是翼比特的E10.5,算力18T,功耗1800W左右。”

我們再以吳征礦場的翼比特的E10.5為例,這種礦機在電費為0.4元/度時,每日毛利潤為3.17元。如果電費從0.4元/度降低到0.19元/度時,這台礦機每日毛利潤則為12.24,毛利潤增加286%。

與螞蟻S17Pro礦機在不同電費環境下的挖礦收益相比,我們也能得出這樣一個結論:越是老舊的礦機到海外挖礦收益越高。

“如果是用性能稍微高點的螞蟻礦機S9,一個月回本。”吳征告訴OKEx情報局。

那麼,為什麼哈薩克斯坦會有如此便宜的電費?這得益於中亞,尤其是哈國豐富的煤炭天然氣資源。

哈薩克斯坦眾多露天煤礦之一哈薩克斯坦眾多露天煤礦之一

據公開資料,目前,哈薩克斯坦共有47個煤田、產煤區、煤礦區等,哈國煤炭開採量的72%來自露天開採,露天開採成本低廉,開採效率高。另外,哈國煤炭資源儲量居全球第八位,探明儲量2000億噸左右;石油儲量約為50億噸,佔世界總探明儲量的3.2%;天然氣儲量約2萬億立方米,佔世界總儲量的1.5010%。這些能源儲備,也讓哈國具備了巨大的發電潛能。 (1)

“在哈薩克斯坦,煤炭發電成本每度只要1毛,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煤多。”吳征說道,“另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哈國允許私人建發電產發電,我們用的電就來自私人發電廠。”

當然,在享受高收益的同時,吳征也經歷了巨大的風險。

二、享受利潤,與風險共舞

“海外(挖礦)坑很大,我們去年(2019年)在中東損失了2000台機器。”

業內知名礦工,萊比特礦池創始人江卓爾在談到出海挖礦時的經歷時,他向OKEx情報局這樣說道。 “還好損失的是垃圾機器,也不怎麼心疼”。但這次經歷給他的經​​驗就是“好好在國內挖礦,國內擁有全世界最為穩定的政治經濟環境”。

“到海外挖礦就像是在探險,即便成功,也心有餘悸。”在越過重重障礙,成功出海的國內礦工譚政看來,出海的過程的確很凶險。

在談及自己到哈薩克斯坦挖礦經歷時,吳征這樣總結道。當然,他不會忘記自己初來乍到在當地探尋礦場的過程,這個過程簡直可以與英國小說家羅伯特作品《金銀島》中小主人公吉姆的探險之旅相比,整個過程跌宕起伏。

小說《金銀島》封面小說《金銀島》封面

“首先你要想辦法把礦機運進來吧,這一步相對簡單,不像到伊朗的那些礦工,礦機在海關那一步不好過,我們來哈國比較早,就托外貿的公司全包這一塊。”

“但是第二步就是找礦場了,像在哈國,這裡的工業基礎本身很薄弱,經濟發展就像中國90年代初,這是一個資源型國家,輕工業不太行,重工業配套也很不齊全。這點跟到伊朗挖礦的礦工又不同,目前伊朗已經有了專業的礦場,礦主去了直接就能挖礦,但是目前伊朗成本已經比較高了。”

為了找到合適的礦場,吳征四處托當地關係,吳征甚至想過三個方案解決礦場難題。

“第一是自建礦場,這種方式週期長、費用大,沒有千萬投資無法開工;第二,租用居民民房挖礦,但這樣只能夠小規模挖,而且拿到的電費也高,礦機聲音也十分擾民;第三,最優解就是找到廢舊工廠,這樣既能距離居民區較遠,又能夠用到工業電。”

“幾個人開著吉普在廣袤的戈壁灘狂奔的情形,讓我想到美國西部淘金的探險家們,會不會有人在我們背後放冷槍啊。”吳征強調了自己找礦廠的過程。

經過近一個月的搜尋與談判,吳征最終在哈國北部地區找到了一處廢舊工廠——一處蘇聯解體時留下舊工廠——高大、寬敞、通風好,滿足了吳征對礦場的所有要求。

最終,吳征第一個在哈薩克斯坦的小型礦場穩住了腳跟,第一批8000台礦機也於2019年年中順利點亮。

在哈薩克斯坦前蘇聯廢棄的廠房中,擺滿了吳征的礦機在哈薩克斯坦前蘇聯廢棄的廠房中,擺滿了吳征的礦機

“雖然這裡不缺電,但找到比較靠譜電是需要費點心思的,因為給你供電的相當於你的合作夥伴了,這要是不靠譜,敲詐你沒得商量。”吳征說道,“比較幸運的是,找到的這個廢舊工廠距離一家私營的火電站很近,自有的110kv變電站,這對礦場來說還是很靠譜的。”

合作夥伴之所以重要,是因為“萬一他給你斷電了,要求提高電價怎麼辦?”

江卓爾就曾有過類似遭遇。

“我們另外一次嘗試是到加拿大挖礦,但是合作夥伴太坑,最終還是放棄了。”江卓爾告訴OKEx情報局。

出國挖礦,當然要用到當地工人,但在吳征看來,哈薩克斯坦人“懶”,國內過去的礦工幹活“一個頂當地人4個”,人力雖然不是最大問題,但是這些卻會掣肘你工程的進度。

當然,無論是運送礦機的風險,還是尋找礦場與穩定電力的困難,這都無法與當地政策帶來的風險相比。實際上,我們的挖礦行為,並沒有獲得當地政府的承認,需要按時“上供”,在哈薩克斯坦挖礦用“偷摸”形容不為過,譚政告訴OKEx情報局。

無論是礦機運輸,亦或是礦場搭建,又或者是電力合作,每一步都需要深思熟慮,否則就有可能血本無歸。

那麼,中亞地區的挖礦政策是否有好轉的跡象呢?

三、中亞礦業未來局勢研判

作為中亞五國之一的烏茲別克斯坦,可能是該地區加密貨幣政策最為寬鬆的國家。其頻頻出台的區塊鏈相關政策充分說明了這點。

首先,是烏茲別克斯坦“國家礦池”的設立。

今年1月初,烏茲別克斯坦已宣佈建立“國家礦池”。負責監管加密行業的國家項目管理局(NAPM)宣布,加入該池的礦工將享受更低的電價。 NAPM表示,擬議的礦池將有助於確保該國加密貨幣開采的經濟效率,提高透明度和安全性。

這一政策對烏茲別克斯坦礦工來說無疑是重大利好。

雖然此前 ,根據在2019年9月27日的一份聲明,烏茲別克斯坦共和國內閣已下令,將加密貨幣開采的電費提高300%,但這並沒有阻擋烏茲別克斯坦礦工的熱情。

“我們挖礦正常進行。”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烏茲別克斯坦礦工告訴OKEx情報局。

同時,烏茲別克斯坦關於加密貨幣交易的政策,對礦工來說也是利好的。

據News.Bitcoin消息,2020年1月22日,烏茲別克斯坦準備免除加密貨幣運營中獲得的收入徵稅,已於此前發布包含有關規定的法令草案。草案指出,與加密資產的流通有關的法人和個人的業務(包括由非居民進行的業務)不是徵稅對象,從這些業務中獲得的收入不包括在稅金和其他強制性付款的稅基中。

此外,烏茲別克斯坦還將推出首個獲批的加密資產交易所。

實際上,該計劃早在2018年9月份就已經處於接洽談判中。據CCN此前報導消息,烏茲別克斯坦加密貨幣交易所是由韓國區塊鏈商業協會(KOBEA)與烏茲別克斯坦政府合作建立,並已於當時簽署諒解備忘錄,建立烏茲別克斯坦首個獲得政府許可的數字貨幣交易所。

如今該交易所即將上線運營,這一切並不那麼意外。

而早在2018年11月份,烏茲別克斯坦還宣布計劃實施仲裁機制,以解決加密貨幣領域的爭議。該機制是由烏茲別克斯坦總統令簽發,主要用於處理涉及不同司法管轄區實體的案件。該機制將為企業提供諮詢,包括在中亞國家經營的外國投資者。仲裁庭還將集中力量防止法律糾紛,包括涉及國家行政當局的案件。

這些政策或多或少,或直接或間接促進了該國礦業的發展。

那麼烏國礦業到底發展如何呢?我們輾轉聯繫了一位從國內“遷徙”到烏國的礦工。這位礦工說道:“之前我們在哈薩克斯坦挖礦,目前已經將礦機全部轉移到了烏茲別克斯坦”。

而比特大陸駐烏茲貝克斯坦礦機銷售代表Murod則表示:

“目前國內礦機銷售正常,未受國內緊張的形勢影響”。

當然,我們無法根據這些只言片語判斷烏國的挖礦局勢,但至少能夠從該國不斷出台的政策判斷,烏國對於加密貨幣與挖礦是開放與友好的。

那麼,如果你是國內礦工,面對日益暴漲的算力與挖礦難度,面對大量礦機老化,你願意“挪窩”,攜老礦機出海探險嗎?

參考鏈接:

(1) 中亞五國礦產資源概況及開發前景—哈薩克斯坦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