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如何不靠運氣變得富有(十四)

前言

有時候覺得 naval 就像自己每個階段的導師,人對一種東西建立信任的過程絕非偶然,而是反复實踐中的印證和不謀而合。忘了是誰說過:真正有價值的東西都是免費的,而關鍵在於你的認知是否可以識別他們。最近在安比實驗室的郭宇老師的引導下開始看一些基礎邏輯的東西,之前倒不是因為懶惰,而是一直 trouble 在「我為什麼要看這些基礎性的東西」。有些東西將信將疑的時候就拿去講故事,去銷售,自然會漏洞百出。有些東西“直覺”上應該相信但找不到依據,或者根本不知道從哪找起。這是理解力,是塑成判斷力、提升認知的地基。就像 naval 說的,一旦你理解了科學方法,你就能理解如何在其他領域和其他你正在閱讀的東西中區分真理和謬誤。這就是為什麼與其糾結看了多少本經濟學領域的書,不如慢慢啃一本《國富論》。所以你小時候背過的公式和定理,證明過的證明,都是有用的呀;)

第十七條:數學和邏輯才是一切事物的基礎

數學和邏輯是理解其他一切事物的基礎

終極基礎是數學和邏輯

Naval:最基本的東西是原則性的,可以是算法,是根深蒂固的邏輯理解,你可以從任何角度保護它或攻擊它。這就是為什麼微觀經濟學很重要,而宏觀經濟學就是大量的記憶堆砌,大量的宏觀廢話。正如納西姆•塔勒布 (Nassim Taleb)所說,宏觀上的扯淡比微觀上的扯淡更容易。因為宏觀經濟學是巫術—複雜—科學與政治的結合。如今,你找不到兩個宏觀經濟學家在任何事情上達成一致,不同的政治家會用不同的宏觀經濟學家來兜售​​他們各自偏愛的理論。納西姆•塔勒布(Nassim Taleb):《隨機漫步的傻瓜》《黑天鵝》《反脆弱》作者現在甚至有宏觀經濟學家在兜售所謂的現代貨幣理論,大概意思就是,除了有個討厭的東西叫做通貨膨脹,我們可以印所有我們想要的錢。這就像說,除了有限的能量,我們可以發射火箭進入太空一整天。如何不靠運氣變得富有(十四)這簡直是一派胡言。現實是,有些人打著“宏觀經濟學家”的旗號,兜售什麼現代貨幣理論,這只能說明,宏觀經濟學作為一門“所謂的科學”已經腐敗。它現在是政治的一個分支。所以,你要把重點放在基礎上。最終一切事物的基礎是數學和邏輯。如果你懂邏輯和數學,那麼你就有了理解科學方法的基礎。一旦你理解了科學方法,你就能理解如何在其他領域和其他你正在閱讀的東西中區分真理和謬誤。

速食一百本書毫無意義

所以,在閱讀別人的觀點(opinion)時要非常小心,甚至在閱讀事實(facts)時也要小心,因為所謂的事實往往只是表面上的 (偽科學) 觀點。你真正需要的是算法(algorithm),是理解(understanding)。最好是慢慢地啃完一本書,然後掙扎、絆倒、倒帶,而不是快速地瀏覽一遍,然後貌似很有成就感:“我已經讀了20 本書,我已經讀了30 本書,我已經讀了50 本這個領域的書…”就像李小龍說的,“我不害怕那些知道一千種踢腿招式的人,我害怕那些練習了一萬次出拳或一萬踢腿的人。”通過不斷重複和運用,不斷深入理解邏輯和基礎,你才能成為一個聰明的思考者。

學習講故事和編程

Nivi:要為你以後的學習打下基礎,我認為你需要兩樣東西,總結來說。第一,練習說服別人,不斷實踐怎麼講好一個故事。第二,深入了解一些技術範疇的東西,無論是學習抽像數學,還是讀唐納德·克努斯關於算法的書,或者聽費曼關於物理學的講座。唐納德·克努斯 (Donald Ervin Knuth): 《計算機程序設計的藝術》作者, 1974 年度的圖靈獎獲得者。如果你有實際的說服力,對一些複雜的話題有深刻的理解,我認為你的餘生將有一個很好的學習基礎。 Naval:是的。我把它展開一下。我認為五個最重要的技能是,閱讀,寫作,算術,然後加上說服的技巧,也就是會講故事(storytelling)讓別人信服。最後,我還要加上計算機編程,因為它是一種應用形式的運算它能讓你在任何領域都能自由的建造。如果你擅長電腦,擅長基礎數學,擅長寫作,擅長說服,如果你喜歡閱讀,你就已經為生活做好了準備。 (本期完)作者:Naval Ravikant
封面插畫師:emiliano-ponzi 翻譯:Jessie 點擊閱讀原文,查看 Naval 系列原版推荐一期:
如何不靠運氣變得富有(八):一個人的境遇是有下限的,但上限卻很難說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