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白碩:法定數字貨幣對區塊鏈應用場景的5大影響

真正能發揮區塊鏈作用的場景,一定是對傳統信任路徑做了重新定義的場景。

原文標題:

作者:白碩

區塊鏈技術與人類數字化進程息息相關,是信任相關的流程自動化的必然產物。真正能發揮區塊鏈作用的場景,一定是對傳統信任路徑做了重新定義的場景。

白碩

上交所前總工程師、丹渥智能董事長

對於區塊鏈行業來說,過去一年是風起雲湧的一年。由Facebook發起的虛擬加密貨幣Libra計劃高調推出,各國法定數字貨幣的嘗試此起彼伏。自去年10月中央對區塊鏈技術做出重要指示以來,區塊鏈技術在我國得到了高度重視和大力提振。

隨著國家隊與重量級資產、重量級資金、重量級客戶群的入場,區塊鏈原有的民間自金融屬性正在發生微妙的變化,新型的鏈圈業態正在對區塊鏈概念作出與以往大不相同的重新定義。

之所以產生這樣的局面,與區塊鏈技術自身的發展邏輯有密切的關係。區塊鏈技術不是一項孤立的技術,它從誕生之日起就與人類的數字化進程息息相關,是信任相關的流程自動化的必然產物。只要數字化進程還在推進和深化,信任相關的流程自動化就是一個剛需。為信任無人化提供技術手段的區塊鏈,其發展必然圍繞著這個剛需來推進和深化。或遲或早,這個剛需一定會進入國家層面,一定會反映在國家間的競爭合作中,也一定會反映在國家級的科技戰略、產業政策和產業行為中。因此,從這個角度我們可以更加容易理解為何中央要把區塊鏈技術擺在戰略位置,納入創新體系。

結構性的改變正在發生

理解區塊鏈,要點是四個詞:記賬、認賬、可編程、自帶商業模式。記賬講的是數據組織;認賬講的是共識機制;可編程講的是第三方業務邏輯的嵌入;自帶商業模式包含自帶激勵、自帶營銷、自帶治理,講的是把博弈規則、利益制約和價值導向引進數字化的世界,使得數字化經濟體可以在這個數字化的世界裡成長起來。區塊鏈的本質是一個信任機器,在非信任環境當中提供信任服務。

在區塊鏈發展進程中,我們目睹了結構性的改變正在一步一步發生。區塊鏈有兩個眾所周知的圈,一個叫幣圈,一個叫鏈圈。簡單地說,幣圈裡面是三位一體的,有技術平台、社區以及幣,三者是缺一不可的生態;而鏈圈則只有平台,既沒有幣,也不由社區主宰共識。這兩個圈正在發生變化,幣圈在談幣改,因為有些亂像已經觸及法律紅線;鏈圈也在談鏈改,因為大家在堅持原有的無幣區塊鏈時發現不一定走得下去。

那麼往中間走是什麼狀態呢?中間是大企業(實體經濟)在入場,大資金(嚴肅機構)在入場,還有大流量(網絡巨頭)入場。這個改變由幣改和鏈改共同驅動,目前來看,Libra比較具有代表性,可以說是目前“幣改”和“鏈改”中精華思想的集中體現。作為全球首家大型網絡巨頭髮起的加密幣,Libra與一籃子貨幣的存款或政府債券掛鉤,筆者認為,Libra主要有五大訴求:

  • 無國界:當貨幣跨越國境的時候,因為種種不信任會產生很高的摩擦,往往會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但是如果Libra按照預期推出,則會大大降低貨幣在跨越國界時產生的後續成本。當然,這涉及到對傳統央行鑄幣權、貨幣政策執行、反洗錢等權力的削弱,因此在Libra鋒芒所指之處,必然發生與各國央行的博弈。最近有消息稱Libra要退回到只跟美元掛鉤,可以看到博弈已經對Libra的未來走向產生了切實的影響。

  • 點對點:在不同國家,支付的體驗不一樣。中國的移動支付是比較發達的,二維碼貼到哪裡,金融服務就延展到哪裡,依靠的是我們通信基礎設施和金融基礎設施的強大。然而從這個角度看世界其他國家,發展水平是非常不均衡的,有些國家非常落後。我們的一些APP在出海時遇到問題,並不是那些國家的人買不起手機,而是他們缺少相應的基礎設施。 Libra提供的解決方案是:使用共享基礎設施。因此,筆者認為無論是從穩定國內用戶基本盤的角度,還是從擴展中國企業海外業務的角度,我國都會支持一個與Libra分庭抗禮的服務體系推出。

  • 可編程:這一點也是開放銀行的最終目標。嚴格來說,我們的很多APP都不能嵌入第三方業務,如果被Libra搶到先機,我們在這方面就會比較被動。

  • 零手續費:這或將對目前的國際匯兌體系和秩序產生巨大衝擊。

  • 低波動:Libra與一籃子貨幣的存款或政府債券掛鉤,有充足的儲備,其流量與流動性決定了這種幣是用來花的,不是用來炒的,跟比特幣等虛擬貨幣就拉開了一個比較清晰的距離。

這五大訴求都是痛點,Libra瞄準這些來佈局,其背後有巨大的用戶需求動力做後盾。 Libra能否按計劃推出,仍有很多變數,這恰恰是我們的機會。我國央行的法定數字貨幣DC/EP(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就是能夠把握這一機遇的國家級努力。

什麼樣的場景能真正發揮區塊鏈作用?

當下很多企業都在進入區塊鏈領域,有一些是傳統中心思維下的系統簡單搬家,這種做法是毫無價值的;有人使用了一些區塊鏈技術以及聯盟鏈裡的一些做法,但又淪為了少數人的遊戲。真正能發揮區塊鏈作用的場景,一定是對傳統信任路徑做了重新定義的場景。

在去年的區塊鏈新品發布會上,恆生公司將區塊鏈的落地場景總結為“三個凡是”:未來,凡是需要更加公平、公正、公開的企業和行業,凡是需要數據存儲、保護、授權、交易的企業和行業,凡是需要社會協作,跨機構的、尤其是跨境的、基於計算機網絡可以完成的社會化分工和協作,都可以用區塊鏈技術進行改造和實現。

筆者對“三個凡是”比較認同,並且將區塊鏈的落地方法論概括為“三個不妨礙”:記賬權的中心化不妨礙監督權的去中心化;發行的中心化不妨礙流通的去中心化;基礎賬本的中心化不妨礙智能合約的去中心化。

今年1月,央行發布消息表示“要繼續推進法定數字貨幣研發”,“下一步將遵循穩步、安全、可控原則,合理選擇試點驗證地區、場景和服務範圍,不斷優化DC/EP功能,穩妥推進數字化形態法定貨幣出台應用。”筆者預測,法定數字貨幣推出以後,區塊鏈的業態也一定會發生重大的變化,並且對其應用場景產生一定的影響:

  • 在法定數字貨幣支持下的公鏈會在我國有合法的生存空間。 “中國公鏈”將會起步,DC/EP會成為中國公鏈上的價值之錨,聯盟化的“區塊鏈運營商”將會出現。

  • 銀行業將會大力度推進區塊鏈應用,包括用DC/EP對接區塊鏈應用;將更多業務跑在DC/EP上;DC/EP與傳統賬戶體系的互轉等等。

  • 企業將會大規模部署DC/EP機具,將更多區塊鏈企業應用與DC/EP打通;存證類的區塊鏈應用會更多采用DC/EP支付手續費等。

  • 個人將會通過DC/EP錢包來支配自己的法定數字貨幣財產;面向個人的數字ATM將會出現;以法定數字貨幣支付憑證為依託的衍生信任服務將會興起。

  • 區塊鏈的教育、培訓、標準、測評等外圍服務將會先行一步,成為區塊鏈行業的一大風景線。

此外,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中提出的公益事業信任強化以及非接觸式深度服務等需求,將會在區塊鏈乃至人工智能領域引發更進一步的創新應用。這是一個轉變之年、機遇之年,讓我們見證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