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區塊鏈技術作為新技術基礎設施納入“新基建”

2020年4月20日,國家發改委在新聞發布會上正式明確了“新基建”的範圍,將區塊鏈技術作為新技術基礎設施納入“新基建”。沐浴著政策的春風,區塊鏈行業迎來了絕佳的歷史發展機遇。

聚焦在區塊鍊和新基建的鎂光燈下,網錄科技自然也受到了不少行業媒體和區塊鏈社區成員的關注,他們希望能了解更多區塊鏈之於新基建的信息,了解在這種國家政策大背景下區塊鏈企業所面臨的機遇和挑戰。

為此,我們以區塊鏈從業者的專業視角,梳理了媒體和社區的問題,並為大家做一次扼要回答。

1. 什麼是新基建?區塊鏈在新基建中處於什麼位置?

國家發改委給出了新基建的定義:新基建即新型基礎設施,是以新發展理念為引領,以技術創新為驅動,以信息網絡為基礎,面向高質量發展需要,提供數字轉型、智能升級、融合創新等服務的基礎設施體系。

新基建包括三種類型:以5G、區塊鏈、數據中心等為代表的信息基礎設施,以特高壓、軌道交通、新能源為代表的融合基礎設施和以實驗室、大學、產業園為代表的創新基礎設施。其中,信息基礎設施又細分了三個方向:網絡基礎設施,算力基礎設施和新技術基礎設施。

所以,區塊鏈屬於新基建概念下的信息基礎設施中的新技術基礎設施。而我們平時經常提及的5G和物聯網則屬於信息基礎設施中的網絡基礎設施。人工智能和雲計算,則和區塊鏈一樣同屬新技術基礎設施。

2. 新基建的概念對區塊鏈行業的意義是什麼?

此次,國家將區塊鏈納入新基建的範疇,區塊鏈的地位和作用必將進一步提升。區塊鏈能讓數據信息避免篡改,讓信用關係得到重塑,讓價值流轉變得高效,在這些方面,區塊鏈大有作為。因此,我們說區塊鍊是新技術基建,是新信用基建,是新價值基建。

區塊鏈產業必將受此政策春風的沐浴迎來大發展。從中央到地方,從國企到民企,都將加快區塊鏈產業佈局,加快調整自身在區塊鏈產業中的位置。區塊鏈面臨的諸多技術大難題有望短期內得到攻克和突破;區塊鏈的商業應用有望滲入並深度融合各行各業;區塊鏈的社會需求有望迎來井噴。

3. 新基建中,哪些區塊鏈場景會最先落地?

區塊鏈的落地場景首先會在存證、溯源、知識產權保護等相對成熟的領域得到優先發展,機會也最多。區塊鍊和金融領域的結合雖然是最天然的,也是最性感的部分,但這裡面涉及到的政策、法律、合規等諸多因素,因此落地會比其他行業靠後,但一旦落地,對社會釋放的能量將是驚人的。

4. 面對新基建,區塊鏈技術、產業發展面臨的問題和挑戰有哪些?

區塊鏈技術依然是早期技術,產業發展也才剛剛起步,因此面臨諸多問題和挑戰。

在技​​術層面上,區塊鏈的種類繁多,鏈與鏈彼此孤立,無法通信;區塊鏈的分佈式存儲特點,在保證數據防篡改的同時卻造成了數據的極大冗餘;區塊鏈的多節點運營無法適應高頻的商業應用場景,這些都是目前面臨的技術瓶頸。

在民眾認知層面,社會上存在不少借區塊鏈之名行詐騙之實的所謂區塊鏈項目,導致區塊鏈行業在民眾視野裡一直存在爭議,甚至不少人談“鏈“色變。

在國家監管層面,我們呼籲國家能通過逐步立法修法,保護整個區塊鏈產業的長足進步和合規發展。去年1月出台的《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去年10月,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區塊鏈,以及最近國家將區塊鏈納入新基建,我們欣喜地看到了國家對區塊鏈產業的重視。

5. 面對新基建,網錄科技會做哪些長遠規劃和戰略規劃?

萬維鏈一直致力於跨鏈機制的研發,所以我們的跨鏈技術在業內具有相當的優勢。結合此次的新基建,像5G、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等也都納入了國家的新基建。所以我們也在積極研究區塊鏈與這些領域的結合。

比如區塊鏈+5G,實現了數據傳輸的高速率、低延時、廣覆蓋,同時也解決了數據的確權、隱私和信任的問題。區塊鏈+物聯網,能夠解決物聯網設備的身份認證、設備安全、設備數據管理等。

另外就是央行數字貨幣(DC/EP)近期大動作不斷。這是好事。當DC/EP出來後,可以想像一下把DC/EP與5G、物聯網、區塊鏈以及跨鏈技術融合,一定能夠帶來新的產能聯動:各行各業的聯盟鏈彼此相連,鏈與鏈間的數據和資產傳輸將透明高效,而央行數字貨幣將貫穿於所有的行業,實現支付結算全自動化。

6. 新基建的項目大多來自政府,公司作為區塊鏈企業是否有過類似合作,未來如何參與這樣的合作機會?

網錄科技在政務、金融、能源、農業等領域都參與過區塊鏈解決方案的建設。比如我們在17年給貴陽市做的扶貧助困區塊鏈系統,就是對扶貧資金的發放,助困群眾的個人信息進行鏈上存證與監督。

在此羅列一些之前做過的應用案例:

2017年4月,中標並交付貴陽市扶貧助困資金區塊鏈監控系統;
2017年6月,受邀承接上海群星金融互聯網供應鏈金融平台;
2017年7月,受邀承接中關村眾籌聯盟股權登記公示系統;
2018年5月,完成房信在線租房租賃金融平台項目建設;
2018年12月,與西班牙電信集團Telefonica合作,提供基於區塊鏈的移動安全解決方案;
2019年5月,宣布與馬來西亞上市公司PUC集團合作,利用網錄區塊鏈平台對PUC電商系統PrestoMall進行改造;
2019年8月,新加坡區塊鏈項目RiveX宣布採用網錄的區塊鏈平台進行企業區塊鏈系統的建設和開放金融Open Finance的建設。

其實,政府區塊鏈項目囊括了幾乎所有的行業,因為政府部門有農業、能源、衛生、財政、交通等等,所以反應在政府項目上也是眾行業都有。所以作為為政府提供區塊鏈解決方案的企業,需要有的放矢,我們要了解自身優勢在哪裡,在哪些領域有項目積累,那麼我們就更應該多往這些領域的政府項目發力,爭取更多的機會。

7. 越來越多阿里,騰訊等其他行業的巨頭進入這個細分行業,對比這些巨頭,創業型區塊鏈公司的優勢和挑戰是什麼?

對這些巨頭來講,區塊鏈行業只是他們的細分行業。但就整個區塊鏈行業來講,內容是包羅萬象的,比如我們熟知的,區塊鏈有幣圈、鏈圈、甚至礦圈,有公鏈、私鏈、聯盟鏈,有按行業功能劃分的溯源鏈、存證鏈、版權鏈、供應鏈金融鍊等等。所以,對於絕大多數的區塊鏈公司,能夠把區塊鏈行業的一兩個細分領域做的小而美、小而精,做到細分領域的皎皎者,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所以面對巨頭在區塊鏈領域的佈局,我們確實會面臨挑戰,但我們船小好調頭,我們對客戶的需求反應更敏捷,我們可以針對某一行業進行深度定制,提供精良的售後服務,這些可能是巨頭們所做不到的。

8. 對於創業型區塊鏈公司,在人力資源財力有限的情況下,從公司的角度,未來該怎麼走?

作為區塊鏈初創企業,人力物力是很有限的,所以有錢要花在刀刃上。比如從技術資源投入的角度來說,做區塊鏈的公司在技術和產品的研發上要有明確的方向,畢竟區塊鏈技術尚處初期,要攻克的技術方向有很多,擴容、TPS、跨鏈、分片,要開發的產品形態也很多,BaaS平台、針對不同行業的不同功能模塊等,所以公司要從技術和產品上找准自己的擅長和位置,進行資源投入。

國家主席在去年10月24日的講話中曾講過,鼓勵中國的區塊鏈要走在理論最前沿,佔據創新制高點,發展產業新優勢。作為網錄科技,我們在共識理論研究、跨鏈標準制定、“區塊鏈+”的產業融合方面都做了相應的探索、研究和落地。

IPFS雲算力,1T礦機1772元,年挖礦收益36000元,諮詢微信:IPFS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