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從以太坊經濟帶寬分類的角度分析:為什麼ETH不可替代

經濟帶寬是賦能開放、去中心化金融應用的燃料。在ETH2中,經濟帶寬也用於確保以太坊作為全球結算層。網絡上的經濟帶寬越多,其金融應用的容量就越大,其網絡的安全性就越高。

為了推動去中心化、無須許可的金融經濟,以太坊將需要數以萬億美元的經濟帶寬。但它從哪裡來?

是的,經濟帶寬來自於網絡資產的總價值。但是,我們需要更多的具體細化……因為並非所有經濟帶寬都生而平等。

無須信任的經濟帶寬

如今以太坊的原生代幣Ether(ETH)成為主要的儲備資產,它為其貨幣協議和金融應用提供經濟帶寬。

重要的是,ETH提供了最具價值的帶寬形式——無須信任的經濟帶寬。 ETH是無須信任的價值,它為以太坊無須許可的貨幣協議提供了經濟帶寬。為了構建無須信任的經濟,需要無須信任的價值。設想一下,假設USDC是以太坊的主要儲備資產。整個系統將受限於Coinbase、Silvergate以及美聯儲的想法。不夠分散,跟現有系統相同。

只有通過完全去中心化的鏈上結算的加密原生資產(如沒有中心化支撐的BTC和ETH)才能實現無須信任的價值。

網絡上無須信任資產的總流動價值就是該網絡的無須信任的經濟帶寬。以太坊用USD計價的無須信任的總經濟帶寬就是其網絡的無須信任資產的流動市值,也就是ETH的市值。

但是,以太坊代幣也可以成為無須信任經濟帶寬的來源嗎?

代幣化資產作為經濟帶寬

儘管以太坊上的代幣化資產提供經濟帶寬,但它不一定是無須信任的經濟帶寬。

例子:

Synthetix是合成資產發行協議,它基於以太坊構建,它有一個價值應計資產SNX。儘管Synthetix引入基於ETH的抵押品,這一舉動將極大增加合成資產的經濟帶寬,但如今,其合成資產基本上完全依賴於SNX提供的經濟帶寬。

其他DeFi協議可以使用SNX作為經濟帶寬嗎?

是的,但他們必須信任Synthetix。

即便是SNX已經證明自己在Synthetix生態系統中是一種經濟帶寬形式,但是當涉及到更廣泛的無須許可經濟的經濟帶寬時,它缺乏最重要的特徵:它不是無須信任的。當SNX在鏈上結算,Synthetix團隊擁有足夠的控制權來補充其發行。

SNX具有無須信任的結算,因為它是在以太坊上進行的,但其代幣發行並非是無須信任的,因為其供應量有可能被自私的第三方操縱。 SNX達不到ETH程度的無須信任。

似乎在發行和結算的軸間有信任可變範圍。我們可以將其應用到更廣泛的資產分類中嗎?

信任象限

以太坊

讓我們通過如下兩個部分來定義跟資產相關的信任程度:無須信任的發行和無須信任的結算。

  • 無須信任的發行意味著資產的發行政策並不依賴於且無法被自私的第三方操控。

  • 無須信任的結算意味著資產交易的最終性並不依賴於且無法被自私的第三方操控。

  • 同時具有無須信任發行和無須信任結算的資產是去中心化系統的經濟帶寬的最佳形式。零信託資產(完全無須信任的資產)是右上象限中的資產。

  • 零信託資產(T0):無須信任發行&無須信任結算

  • 無記名須信任資產(T1):須可信任的發行&無須信任的結算

  • 法律信託資產(T2):無須信任發行&須可信任的結算

  • 國家信託資產(T3):須可信的發行&須可信的結算

  • 在如今的世界,ETH、BTC和黃金是三種最無須信任的經濟帶寬形式。遺憾的是,由於黃金的無須信任僅限於其物理形式,因此,它在數字原生經濟中其可用的帶寬較少。這是我們映射這些資產的方式:

    以太坊

    讓我們看一下推理過程:

    首個完全無須信任的資產:

  • BTC:在比特幣網絡上結算的完全無須信任的資產

  • ETH:與BTC類似,不過其發行&和結算的無須信任程度略低於BTC

  • DAI:由ETH支撐,但其預言機&治理導致它無須信任程度低於ETH

  • DAI(未來):如果須信任的資產增加到DAI的抵押品類型中,那麼DAI會向左移

  • 無記名的須信任資產是關於擁有的:

  • 現金法幣:通過所有權結算,但其發行須信任US政府

  • 法律信託資產通常是包裹在法律擔保中的中性發行資產:

  • 代幣化的黃金:無法操縱黃金的發行——但如果支撐PAXG的金庫中的黃金消失了,那麼你能做的是通過法律系統來追索

  • wBTC:由法人實體託管的比特幣券,由法律系統結算

  • 國家信託資產幾乎包含了我們傳統金融系統中的所有其他內容:

  • 股票:由股東投票增發,通過公司法結算

  • USDC:實際上並不是在以太坊上結算,而是在銀行體系結算美元

  • 國庫券、衍生品、債券、CDs(藍狐筆記:大額可轉讓定期存單):所有這些都是國家信託資產。

  • 或許你會更改其中一些資產在圖中的位置,但是你看到模型是如何工作的嗎?左下角象限的資產需要軍隊和政府支撐。右上角象限的東西則不需要這些強制力量的支撐。

    為什麼金條是完全無須信任的?黃金的發行是由物理決定的。地面上的黃金供應增加成本很高(除非在海洋或小行星中的黃金開採實現技術飛躍)。黃金的結算也是無須信任的,在將一單位黃金從一個人的實物所有轉移到另一個人的實物所有,最終性才算達成。擁有權是最終性。

    以太坊

    ETH和BTC是唯一兩個位於完全無須信任象限的具有數十億美元的數字資產。 DAI,tBTC僅因為ETH和BTC才有可能成為無須信任資產。這就是為什麼加密貨幣如此重要的原因。

    但比特幣也有問題。

    BTC在其網絡上以無須信任的方式結算,但如果存入Coinbase,結算則取決於第三方。 BTC從完全無須信任資產(零信託資產)轉變為須信任法律的資產(法律信託資產)。

    由於比特幣受制於其網絡功能,它更多充當為點對點價值轉移網絡,而不是可編程貨幣網絡。比特幣的大多數貨幣動詞都依賴於可信的加密銀行。

    這就是為什麼ETH如此重要的原因。以太坊的表現意味著,我們可以在零信託象限創建一個完整的貨幣系統。

    這就是為什麼ETH不可替代的原因。

    以太坊

    (以上:你聽說過Gartner的魔力像限嗎?右上角是加密世界的魔力像限。)

    以太坊的經濟帶寬類型

    算一算數字。跟以太坊上其他形式相比,零信託(T0)可用的經濟帶寬是多少?

    以太坊

    不出意料,ETH迄今為止最大的T0經濟帶寬的供應者,為以太坊提供超過246億美元的經濟帶寬。其他形式的無須信任經濟帶寬包括DAI和REP。

    T1經濟帶寬形成了54億美元的總可用帶寬,因為它包括了LINK、SNX、BAT等大多數代幣項目。這些流動性資產具有無須信任的結算,但其發行是須信任的。須信任的發行,因為他們各自的團隊對協議有足夠的控制權,足以更改發行。

    也就是說,如果這些T1代幣能夠最小化生態系統中單個實體和機構的影響力,它們在未來成為無須信任的經濟帶寬是完全可能的。 BTC也曾經在T1象限呆過!T2和T3分別提供超過10億美元和32億美元的經濟帶寬。回想一下,T2資產具有無須信任的發行,但須信任形式的結算——wTBC和代幣化黃金就是例子。

    T3資產包括USDC、TUSD以及USDT,它們是法幣支撐的穩定幣,具有須信任的結算和發行,這使得它們很大程度上依賴於法律金融系統取得成功。 USDT提供最高的T3經濟帶寬量,有超過27億美元,其中有43億美元的以太坊上代幣化的流通供應。

    DeFi消耗的經濟帶寬

    我們也測量DeFi協議消耗的經濟帶寬。如今,以太坊的DeFi消耗了超過3.27%的T0可用經濟帶寬。這是以太坊上最去中心化的DeFi活動。

    以太坊

    但是,當然,DeFi協議(如Compound、Uniswap、Maker)並不嚴格受限於無須信任的經濟帶寬。例如,Compound有無須許可的借貸市場,其中包括一系列的基於以太坊的資產,也包括USDC。

    即便是USDC在DeFi中也有相對高的使用率,總體上T3經濟帶寬消耗仍然較低,這是因為DeFi缺乏對Tether的採用,USDT是我們數據集中最大的T3帶寬供應者。

    最終來說,可以看到以太坊的貨幣協議不僅消耗了無須信任的經濟帶寬。它也讓流動的、非無須信任資產為更廣泛的生態系統充當經濟帶寬成為可能。

    聚焦最終目標

    儘管DeFi協議可以利用須信任形式的經濟帶寬來改善金融產品,但至關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始終專注於開放金融的使命:信任最小化。

    無須信任的經濟帶寬是開放經濟中信任最小化的燃料。將它跟無須許可的貨幣協議結合起來,這對貨幣和金融來說,它是不可阻擋的力量。

    除非我們的目標只是簡單地重構相同的舊金融系統,否則我們需要無須信任的經濟帶寬。這是我們在開拓這場金融革新中需要記住的最重要的事情。

    結語

    本文的目的是為經濟帶寬提出一種分類方法。通過在信任象限中分析資產,我們構建了一個框架,用以理解無須信任資產對於去中心化金融的重要性。

    無須信任經濟帶寬有兩個核心的組成:(1)無須信任的發行 (2)無須信任的結算。零信託象限(完全無須信任)中的資產(如ETH)具有這兩個屬性,並形成信任最小化加密貨幣系統的基礎,它們無法用其他像限的資產來替代。

    當然,任何代幣化資產都可以利用以太坊金融系統的無須許可、可編程以及開放屬性,並受益於以太坊的結算。代幣化對於加密世界和現實世界都是有利的。但是,我們應記住,只有零信託(完全無須信任)的經濟帶寬才能促進以太坊的去中心化和安全性。

    無須信任的經濟將需要數万億美元的無須信任經濟帶寬。

    ETH是不可替代的經濟帶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