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比特幣減半「盛事」過後:爽約的牛市、焦灼的礦工和吸籌的巨鯨

幣價意外微漲,反複試探1萬美元關口。

見習記者:鄒璐徽

過去一周時間內,比特幣礦工張章眼瞅著自己下的賭注落了空,心情也隨之跌落谷底。

5月12日,比特幣迎來四年一期的減半“盛事”,在區塊高度 631008 完成減半。因而,礦工每創建一個區塊的比特幣挖礦獎勵將從12.5枚降至6.25枚。

即使產量面臨腰斬,張章仍寄希望於過往幾次減半事件後所觸發的牛市行情。為了不錯過可能而至的比特幣價格暴漲,他還是刻意減緩了手中舊礦機的拋售步伐。以他前兩年在二手市場購入的S9礦機為例,距離面世已有將近4個年頭,相比今年的最新產品,算力與功耗均大為遜色,早就應該被棄用了。

但在張章看來,如果比特幣價格漲幅能夠抵消產量減半帶來的影響,這部分礦機或許仍然能夠創造收益。

如今,減半已過去一周多時間,期待中的“大牛市”卻並未顯現。減半前兩日價格甚至最低跌至8150美元,減半後的幣價微微開漲,卻仍難突破1萬美元關口。

面對較為平穩的幣價,礦工們難逃收益減半的命運,在豐水期即將到來之前,數万台舊礦機遭到下架,被運往電費窪地四川。而在二級市場中,多空力量此消彼長,陷入膠著,海外巨鯨正浮出水面,成為比特幣最堅定的看多者。

幣價意外微漲,反複試探1萬美元關口

何為比特幣減半?在創始人中本聰最初設計中,比特幣的總量有限,上限為2100萬,且每生產21萬個區塊,約每過四年,生產區塊的礦工獲得的比特幣獎勵就減半一次,直至比特幣不能再被細分。

回顧自比特幣2009年誕生至今的前兩次減半,幾乎都與價格暴漲掛鉤。 2012年11月以及2016年7月,比特幣陸續完成兩次減半,並均在其後上漲數十甚至數百倍,2017年12月17日,比特幣曾觸及19783.06點美元的高點。

而在第三次減半後,幣價並未出現想像中的大幅攀升。

根據Coinmakertcap數據,到5月14日,幣價曾一度回升觸及9900美元,但並未突破1萬美元關口,此後持續在9000美元-10000美元區間震盪。

5.10-5.21 BTC價格走勢

“減半這個確定的事實,在發生之前就已經消化在價格預期裡面了”。中國人民大學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級研究員蔡凱龍對界面新聞表示,減半效應正在減小,目前全世界所有的比特幣2100萬已經生產了八成以上,此時的減半僅僅代表著剩下一小部分未產出的產量減半,隨著比特幣產量進一步縮小,對於幣價的影響也會縮水。

OKex投研總監K爺也認為,“靴子落地行情”比市場普遍預期提前,短線投機者清盤離場,比特幣減半事件的短期熱度炒作泡沫被擠出,市場已逐漸恢復。

雖然預期中的大牛市並未即刻到來,但此次減半後價格在9000美元關口穩住,已然讓圈內直呼意外。

在此之前,不少行業觀點認為,由於利好預期已經提前得到釋放,比特幣價格在減半後將會有較大的回調。但這一預想僅僅在減半前兩天得到印證。 5月10日,比特幣價格自9800美元附近跌至7900美元附近,跌幅高達24.31%。

好在下跌趨勢並未持續,比特幣價格逐步企穩,上週價格總體實現10.36%的漲幅,之後基本維持在9500美元以上。

對於BTC價格穩健的原因,Dots機構投資者社區創始人鄭迪告訴界面新聞:“買賣力量在相持,一方面,礦工在不斷套期保值,也有部分前期抄底的獲利盤在了結;另一方面,以GBTC(比特幣信託)為代表的海外資本力量(其中一半是美國資本)在持續買入。”

火幣研究院團隊持類似看法,其分析稱,之所以會出現減半後沒有回調的情況,可能有三方面的原因。其一,USDT的大量增發,對BTC價格構成了一定的影響;其二,這次減半對於整個礦業的影響非常大,此前很多礦機在減半後還有盈利空間,而這次減半後則不然,礦業的盈利受到巨大衝擊,因此對於礦業自身利益來說,有巨大的維護BTC價格的動力;其三,近期數字交易巨頭灰度基金進軍數字資產市場。

巨鯨瘋狂吸籌,交易所趁勢“撤資”

此次比特幣減半後的價格表現,使得大舉增持的機構投資者浮出水面。

5月19日,數字貨幣投資集團 (DCG) 旗下的一隻數字貨幣基金灰度基金(Grayscale Investments)宣布管理的資產總額再創新高,達到38億美元。其中,超過33億美元存放在其旗艦基金比特幣信託“GBTC”中,且機構持倉比例正在升高, 88%都來自於機構投資者。與此對此的是,該2019年第一季度該比例為73%,2018年為66%。

從鏈上數據可看出,在減半之前的一個月內,灰度基金就陸續買走了3.7萬個比特幣,相當於該段時間全網挖礦產出的70%;5月12日比特幣減半當日,灰度基金更是大手筆買入了3716個比特幣,遠超其當日產量。

灰度Q1報告:機構投資者持倉比例上升灰度Q1報告:機構投資者持倉比例上升

另一個大戶為美國移動支付公司Square旗下的Cash App。據澳大利亞比特幣基金公司ListedReserve統計,Cash App與灰度基金在2020年第一季度共計購入了8.5萬個比特幣,相當於同期比特幣產量的52%,兩家公司對新增比特幣的吸納比例分別達到23.15%和29.41%。

“目前市場上挖出來的新幣基本上都被這兩家機構買走,由於他們吃貨,也對減半後礦工出現的拋盤起到托市作用,讓行情沒能深幅下跌。”一位幣圈從業者稱。

鄭迪則認為:“GBTC的買入力度明顯增強了,顯示了海外資金對比特幣的看好,比特幣是全球流動性的晴雨表,在交易中賺錢越來越需要懂得全球宏觀了。”

巨鯨吸籌的另一個表現是交易所的“撤資”潮。

根據Glassnode提供的比特幣交易所淨流量(BitcoinExchange Net-Flow)數據顯示,自5月11日比特幣區塊獎勵減半以來,已經有近2.4萬個比特幣從交易所撤出。這意味著投資者正在將從交易所買入的比特幣轉移至個人錢包。

誰在轉移? BeatleNews統計數據顯示,自3月13日以來(過去兩個月),主流交易所錢包地址中的BTC餘額下降了11.5%,但自4月23日以來(過去一個月左右),餘額大於1000BTC的地址量增加了2.24%,這說明,巨鯨很有可能在吸籌。

挖礦難度下降,礦工急待豐水期

在此次比特幣減半事件中,礦工無疑是最直接受到影響的群體。

在比特幣減半當天,由於產量減半,加上價格並未出現明顯上升,礦池數據顯示,約四十餘種礦機“開機即虧本”。礦工張章也為此被迫關掉手上功耗偏高的機器。這是在沒有豐水期便宜電費降低損失的情況下,電費支出超過挖礦收益時,不少礦工不得已為之的選擇。

在被關停的機器中,大多數是曾經的高性價比之王螞蟻S9系列礦機。螞蟻S9從2016年上市至今一直十分經典,高峰時期算力在全網算力的佔比一度高達70%左右。

前比特大陸聯合創始人李礦曾負責螞蟻礦機市場和銷售,由於提前考慮到減半情況,李礦並未持有S9以及同代機型,且在此前就已購入比特大陸新出的S19礦機,對他來說,減半帶來的影響並不明顯,他稱,“其實就是挖礦收入減半,但是這畢竟是在計劃之中的事情。”

高性能的新機器淘汰高能耗的舊機器成為必然趨勢。在李礦看來,對礦工來說,這是一個優勝劣汰的過程,相對高電費的礦場以及功耗高的礦機將會陸續退出市場。

距離比特幣減半已經過去一周多,根據F2Pool礦池數據,在電費統一的前提條件下,當前達到關機價格的近30餘款機器,均為螞蟻系列礦機、翼比特系列礦機、阿瓦隆系列礦機等的老舊型號,功耗相對較大,電費佔比超過100%。

F2pool礦池數據:礦機收益隨功耗遞減F2pool礦池數據:礦機收益隨功耗遞減

不過,值得關注的新變化是,螞蟻S9系列礦工數量在本週數量實現激增。減半之後,S9算力佔比曾一度下降至18%,目前已經恢復至32%。此外,根據CryptoQuant礦工頭寸數據顯示,礦工出售比特幣的意願降低,多數礦工處於持幣觀望階段,這說明礦工壓力至少在減小。

BTC難度下調,以及即將到來的豐水期,被視為減輕礦工壓力的主要原因。

5月20日,BTC完成減半後的首次難度調整,全網難度較減半前下調6.00%,在幣價不變的情況下, 單位算力收益調整提升6.4%左右,一小部分礦機將迎來開機。

但李礦認為,難度下調對礦工肯定是利好,也是在預料中的事情,目前,豐水期已經成為當前礦工最為關心的事項。

李礦告訴界面新聞記者:“豐水期一般在5月底6月初,今年水來的晚一些,停機的S9這一代礦機正在下架,清理灰塵,裝箱,並運往四川的路上,雖然大約25-30%的算力關機了,但是豐水來了之後,這些礦機依然還可以上線運行,因為豐水期的低電價使得這些礦機再次復活,如果豐水期後幣價大幅上漲的話,恐怕S9還能在礦場繼續挖礦。”

“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水來。”他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