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巴菲特遭遇滑鐵盧,比特幣或將成為華爾街新寵?

巴菲特遭遇滑鐵盧,比特幣或將成為華爾街新寵?

“奧馬哈先知”沃倫·巴菲特無疑是當代最偉大的投資人,其投資公司伯克希爾哈撒韋在 1965 年至 2018 年的年復合回報率達到了20.5%。因此,巴菲特的投資動向一直受到投資人的注意。

但是最近幾年,巴菲特的投資業績,卻讓人們開始質疑其“投資大師”這個稱號,而其投資公司伯克希爾哈撒韋的股價漲幅也遠遠落後於大盤漲幅。這到底是投資的一時亂流,還是說,屬於巴菲特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呢?

而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席捲全球重創了全球經濟,這也給伯克希爾哈撒韋的業績造成了巨大的衝擊。

根據本月2 日伯克希爾哈撒韋公佈的財報指出,伯克希爾哈撒韋在2020 年第一季大虧497 億美元,股價大跌22%,相較於標普500 指數下跌13%、納斯達克指數上漲2%,伯克希爾哈撒韋股價表現遠遠落後於大盤。

而且據悉,巴菲特手上重倉持有的8隻股票,每一隻都有超過十億美元的巨額虧損,其中 6 只為金融股。

我們先來盤點一下巴菲特持有的這些銀行股,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持有美國銀行11% 的股權,而美國銀行股價今年以來已經大跌41%;此外,巴菲特持有的另一只銀行股票富國銀行也在今年下跌了58%,這直接讓伯克希爾哈撒韋虧損了110 億美元;此外,美國運通下跌了37%,讓伯克希爾哈撒韋虧損70 億美元,而摩根大通今年為止也讓伯克希爾哈撒韋吃了33 億美元的虧損。

除了銀行股外,巴菲特還大量持有高盛集團股票,而該隻股票於今年也下跌了25%。據《彭博社》指出,巴菲已經特大量拋售了手中的高盛股票,持有量銳減 84%,持股價值已經從 27.6 億美元驟減至 2.97 億美元。與此同時,伯克希爾哈撒韋也在大幅賣出摩根大通的股票。

要知道,銀行股一直以來都是伯克希爾哈撒韋的持股重心之一,且因為監管規定的關係,通常伯克希爾哈撒韋持有銀行股的比例都在10% 以下,現在卻大幅賣出,這也會進一步影響到投資人的“情緒”。

此前,巴菲特曾說“銀行股不是疫情期間的主要擔憂”,但如今,巴菲特卻在大量拋售手中的銀行股。有人認為,這是因為美聯儲很可能會考慮負利率政策,而使銀行獲利成為變數,因此巴菲特才會果斷拋售。

除了銀行股之外,巴菲特也在航空股栽了大跟斗。截至 2019 年 12 月為止,伯克希爾哈撒韋所持有的航空股價值達 40 億美元,包括聯合航空 7.6% 股權、美國航空 10%、西南航空 10.1% 與達美航空 9.2%。不過今年,上述四大航空的股價跌幅大約為 50% 至 70%。

上個月,伯克希爾哈撒韋已經清空了四大航空股,巴菲特也坦言,自己錯估了石油價格走勢,買錯了股票。

不僅如此,就連巴菲特向來鍾愛的可口可樂股價都在今年下跌了21%,由於伯克希爾哈撒韋持有可口可樂的9% 的股權,因此可口可樂也在今年讓伯克希爾哈撒韋虧損了46 億美元。

另外,伯克希爾哈撒韋也持有不少通用汽車的股票,該股票今年以來也下跌了 41%,讓巴菲特虧損了 11 億美元。

《MarketWatch》專欄作家霍華德·高德就認為,近年成長股、指數型的投資取向已經高過了巴菲特過去強調的“價值型投資”;另外,雖然巴菲特滿手現金準備投資,但美國聯準會的印鈔救市又讓伯克希爾哈撒韋手中的巨額現金無用武之地,他認為“巴菲特的時代正在落幕”。

高德還認為,過去11 年的美股大牛市,伯克希爾哈撒韋的投資績效比標普500 指數的漲幅要遜色不少,因為伯克希爾哈撒韋的持股中,銀行股、石油股、航空股的比重過高,而科技股持股太低。

無論巴菲特的時代是否正在落幕。但是我們還是看到了,即使的一個全球公認的投資大師也有遭遇滑鐵盧的時候。而眾所周知,巴菲特向來不喜歡比特幣。但是今年以來,比特幣依然是目前全球範圍內表現最好的資產類別,累計上漲了32%。

巴菲特遭遇滑鐵盧,比特幣或將成為華爾街新寵?

3月份,在全球金融市場遭遇流動性擠兌時,比特幣也出現過單日暴跌50%的黑暗時刻。但是自那之後,比特幣就開始強勢反彈,最高漲幅一度超過了160%。

不久前,華爾街知名投資人保羅·瓊斯創辦的大型對沖基金都鐸基金發布了一份投資報告《大通膨時代》,並宣布將以比特幣作為應對通膨的對沖手段。

作為華爾街的傳奇人物,保羅·瓊斯曾被CNBC評為在世交易員的第二位,第一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喬治·索羅斯。

保羅·瓊斯之所以選擇比特幣最重要的原因有兩點:非對稱投資機會和風險對沖。

保羅·瓊斯之前一直在做的就是尋求非對稱的投資機會。而比特幣在當今世界,是少見的非對稱投資機會。我們知道,投資就意味著有風險,比特幣也同樣有風險。但是非對稱意味著,比特幣在其收益風險比方面,收益的概率要高於風險。

而根據媒體對保羅·瓊斯的採訪來看,加速其做出這個決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背景,就是當前宏觀經濟的劇烈變化。

世界經濟在2019年本來已有向下的跡象,而2020的新冠肺炎疫情讓宏觀經濟面臨百年難遇的困難局面。保羅·瓊斯一直都是宏觀經濟的投資者,它跟橋水基金創始人雷·達利奧一樣,最關注宏觀經濟的變化。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的投資收益跟宏觀經濟直接相關。而如今,從今年2月以來,有數万億美元增發到市場上,這是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變局。對於這些宏觀投資者來說,面對這種未來的不確定性,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對沖風險。他們想到了黃金、國債、一些股票、貨幣等,但與此同時,比特幣也進入了這些宏觀投資者的視野。

瓊斯認為,收益最大化的最好策略是擁有最快的馬。在貨幣大幅增發時期,他押注了比特幣。根據彭博社的報導,其旗下的Tudor BVI Fund可能會持有佔其資本個位數的比特幣期貨。考慮到其基金的規模,這對於比特幣市場來說已經是一個非常大的數額。更重要的是,這是第一個大型對沖基金開始擁抱比特幣。

當然,瓊斯並不認為自己是加密貨幣的粉絲。他持有比特幣更多的是因為貨幣數字化時代的到來,而且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流行,使得疫情恢復後的全球經濟將會跟歷史上的那些金融危機的恢復有所不同,美聯儲允許銀行進行更激進的放貸。在短期內,商品和服務價格不會上漲,但是長期來看,無法阻止通脹的趨勢。

同時,瓊斯還表示,他依然是黃金的信徒。而同樣是投資大佬的Chamath Palihapitiya對保羅·瓊斯的做法進行如下評價,他在接受CNBC採訪時提到,很難找到跟比特幣一樣跟其他資產不相關的資產類型,而保羅·瓊斯之所以關注比特幣是因為當前的經濟情況下,必須找到保護自己的對沖資產。

根據都鐸投資公司的報告,美國廣義貨幣供應量(M2)的增速已經是 1981 年來的最高峰。而由於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2020 年的增速甚至已經快要接近二戰時期的水平。

巴菲特遭遇滑鐵盧,比特幣或將成為華爾街新寵?

雖然貨幣供應量增速加快,但是由於疫情關係,消費者需求下降,在短期內通膨還有可能下降。但長期來看,M2 和通膨處於穩定的正相關,所以高 M2 增速將導致全球進入前所未有的“超級通膨”時期。

很顯然,此次疫情引發的經濟衰退深度和廣度是如此之大,過去印鈔救市是極具爭議的決策,但現在大規模財政支出貨幣化變得不再有爭議。僅僅是自今年二月以來,全球就一共印了 3.9 兆美元的鈔票,佔全球 GDP 的 6.6%。

在“超級通脹”時代裡,許多資產價格都將大幅攀升。投資者不應被知識面所束縛,需要學會讓市場價格走勢指導決策,並試著理解走勢。

保羅·瓊斯的交易風格是研究推動經濟上漲的主因,而不是價值投資,因此,他認為利潤最大化策略就是擁有漲的最快的資產。

瓊斯給出的建議包括黃金、比特幣、做多短期債券、放空長期債券、投資股市。投資者應當考慮投資那些首先對全球貨幣的大幅增長做出反應的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