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程顯峰:互聯網越成功,人們對區塊鏈的認知越難突破

像區塊鏈技術這麼新興的事物,它裡面囊括了很多學科,如果僅僅被放到已知的類別裡會抹殺掉它的不少豐富性和可能性。

作者:王大樹;原文標題:《專訪程顯峰:互聯網越成功,人們對區塊鏈的認知越難突破 |鏈捕手》

近兩年來區塊鏈行業的去泡沫化,一些不求實的項目被洗出去了,看上去技術創業者迎來了一個好的環境,然而現實卻是以以太坊為代表的頭部項目所推出的技術突破卻是屈指可數的,那我們該怎麼認識區塊鏈技術發展的現狀與未來的可能性?

前段時間,鏈捕手與前火幣CTO程顯峰就上述問題聊了聊,希望他的深度思考能給你啟發。

01 區塊鏈在鑄造底層技術

鏈捕手:區塊鏈技術一般會被外界認為是互聯網技術的一部分,如果這樣來看,區塊鏈技術是否還存在獨立的技術週期?

程顯峰:我不支持這個說法。如果你認為它是互聯網技術的一部分,那說明你在認知框架中對它進行了分類預設,這種分類是值得懷疑的,但如果非要這麼說,我們可能得重新定義互聯網才行,將它無限擴大,那時再看區塊鏈技術可能真的是它的外延。

不過,像區塊鏈技術這麼新興的事物,它裡面囊括了很多學科,如果僅僅被放到已知的類別裡會抹殺掉它的不少豐富性和可能性,所以個人認為還是獨立看待比較好,它的未來也應該會有獨立的技術週期。

鏈捕手:當前行業的金融屬性很強,我們是否需要調整對區塊鏈技術理解的角度?

程顯峰:金融屬性很強是事實,也是區塊鏈很核心的東西,伴隨著它的發展就帶來了財富,但從本質上講算是技術的誕生改變了一些事物的成本結構從而出現了新的商業模式和機會。所以我們不能因為看不見技術就忽視它的價值。

當下區塊鏈的很多系統化的東西都還在探討中,涉及密碼學、分佈式系統,像分佈式系統又是很大的概念,當中涉及共識機制、存儲、計算等等。而在區塊鏈的應用層面,又涉及到編程語言、資源管理、安全、形式化驗證等等,未來很有可能構建出獨立創新的技術體系,但現在無法就下定義,需要技術從業者不斷實踐才行。

如果拿互聯網發展來看,區塊鏈技術現狀比較類似於90年代的互聯網,但當前互聯網的技術概念大部分還停留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如今更多是以業務為出發點拿零散的技術去打補丁,不具備底層系統,而區塊鏈則是一開始就在鑄造底層技術。

02 關注區塊鏈安全與運維成本

鏈捕手:你曾說過智能合約就是潘多拉魔盒,它的出現可能是噩夢的開始,意思是否意味著我們陷入到了技術怪圈?

程顯峰:潘多拉魔盒的觀點是我在一個小型技術研討會上表達的,核心意思是說智能合約經過幾年發展後承載的東西可能會越來越多,這個時候就需要比傳統互聯網軟件更多的安全檢查步驟,比如審計、各種安全測試,這會催生出很多新生產業,像區塊鏈相關的安全產業,這也是我特別關注的板塊,它的價值後面會越來越大。

但我的觀點不是說我們會陷入技術怪圈,而且現在來看,區塊鏈能給大家很多想像,包括可編程社會等,它很大可能性會促進我們生產效率的提升,就像蒸汽機的誕生大大提高了生產效率一樣,但人類社會的本質沒變。

鏈捕手:很贊同區塊鏈安全的價值,但我們當前對它的重視程度還不夠。

程顯峰:是的,一方面目前區塊鏈的安全體系還不那麼成熟,問題也比較多;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區塊鏈技術本身就是解決中心化的信任問題,假如不夠安全又何談信任?如果發展到最後沒人能對結果負責,那將會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而且我們作為技術從業者也非常有必要去關注這些實際的東西。

鏈捕手:除了安全問題,你還關注區塊鏈的哪些點?

程顯峰:現在大家都討論落地,但我覺得區塊鏈落地還會遇到很多困難。大部分人還是低估了區塊鏈整個體系的運維成本,越複雜的技術體系運維成本就越高,這也就是為什麼全球只能有一個互聯網,原因就是互聯網的運維成本太高了。

與互聯網類似,區塊鏈也有它的網絡效應,網絡運行帶來的效益是與節點數量的二次方成正比,所以網絡規模越大,運維成本的投入就越大,這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著更大規模的網絡會有更好地投入產出比。

比如,比特幣和以太坊這兩個最優秀的公鍊網絡,雖然他們現在發展比較慢,但這種節點量級一旦換成小規模的鏈,可能會出現運維成本大於收益的情況,所以落地本質上還是一個經濟問題,就好比大家都是用國家電網的電,而不是每家都擁有一個發電機。所以,運維成本導致的公鏈生存問題也算是我關注的方向之一。

鏈捕手:如今圈內關注Libra和DCEP的進展比較多,這似乎讓區塊鏈概念更出圈了,聯想到你之前說區塊鏈的發展不僅是技術上的突破,更需要人們突破思維定式,這種情況下人們的思維定式會不會加速突破?

程顯峰:個人認為突破還是很難。主要是基於現在互聯網的商業模式、金融體係都太便利了,而區塊鏈在這個層面的進展只能算是微乎其微。比如以太坊發展這麼多年真正能拿得出手的進展是什麼?估計連以太坊圈子裡的人都很難說清楚,如果讓他們列舉10個改進的地方,我相信很多人還都列不出來。

這種情況下,外界只能靠想像,但互聯網卻有很多實實在在的產品,所以互聯網越成功,人們對區塊鏈的認知越難突破,如果不做出一個產品去打動大多數人,那區塊鏈終究是一個小眾市場。

03 適應三元悖論

鏈捕手:聊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一直備受爭議的三元悖論真的在阻礙技術研發者創新的腳步嗎?

程顯峰:個人認為不是的。原因很簡單,所有的技術發展都是在一定約束條件下進行的,我們不必將此當成發展阻礙。還是拿安全問題來舉例,在早期網絡規模不大的情況下,安全本身的價值不高,因為它對用戶的用處並不大。

但後來發展到互聯網乃至移動互聯網時代,人人都在用這個網絡,同時網絡安全問題又頻發的時候,大眾就會非常敏感,這種情況下人們對於安全的需求就越來越多,安全就更需要被滿足,那時我們就能為安全做更多地投入,直到帶來的好處不能彌補需要對安全進一步的投入,我們就去做下一個需求點。

所以對於三元悖論,我們結合已有的環境和需要去調整它來適應就好,沒必要糾結這些,當然一般實踐者也是根本不會糾結的。

鏈捕手:提到真正的實踐者,想起你很早的時候說過傳統IT從業者的通病是沒有完備的技術體系且很自傲,在區塊鏈行業是否也存在這樣的?

程顯峰:存在,這背後的核心問題就是人都很難跨領域思考嘗試,總在自己的視角里看待問題。比如有人做應用開發,要求就是完成功能就行,他可能對安全一點也不想懂,有人做底層架構,很可能對應用交互也不感冒。

不過在區塊鏈行業既能把應用做好,又了解安全、還能跟客戶正常進行業務溝通的人太少了,都不到1%,再往上說懂安全、懂密碼的人就更少了,所以很難去談具備技術體系認知這件事。

區塊鏈技術包含的領域太大,大部分開發者在區塊鏈世界裡能做的都只是非常表面的工作,頂級開發者只佔少數,但他們也不是什麼都能做,能跨三四個領域就已經是高手了。

鏈捕手:怎麼才能成為真正的技術實踐者?作為一個技術大牛可否對剛入行一兩年或從事三五年的技術開發者分享一些建議?

程顯峰:第一就是保持好奇心,第二就是要有耐心,做一個長期主義者,千萬不要太浮躁。

對於一個技術人員來講,至少要有5-8年的成長積澱,而且技術很可能是伴隨自己一生的東西,需要看清楚自己當下是賺快錢還是長期的錢,這樣才會有個好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