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50枚BTC就能血洗市場!你希望中本聰現身嗎?

50æžšBTCå°±èƒ½è¡ €æ´—å¸‚åœºï¼ ä½ å¸Œæœ›ä¸­æœ¬è ªçŽ°èº«å —ï¼Ÿ

比特幣Hodler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中本聰現身,將塵封十載的100萬枚BTC砸向市場。

昨晚,整個幣圈一度陷入“被中本聰支配的恐懼”中——50枚BTC從疑似中本聰擁有的錢包(自2009年起休眠)轉移到了未知錢包,這些BTC是在2009年2月也就是比特幣存在的首月內被挖出的。

轉移消息一出,如亞馬遜的蝴蝶扇動翅膀,比特幣1小時內下跌約500美元,跌幅超5%,全網一小時爆倉3.5億美元。

價值不到50萬美元的BTC,竟讓幾十億美元市值瞬間蒸發,誰又能說幣圈不精彩呢。

01錢包並不是中本聰的

推特和微博很久沒那麼熱鬧過了,炸出不少潛水的大神,紛紛出來考古,推測該地址的真實歸屬——最後的結果是,那個轉幣的地址大概率不是中本聰的,真實的劇本可能是:某位遠古大神缺錢了或是時隔11年終於找到硬盤裡的私鑰,這才將部分BTC送到Coinbase套現。

話說回來,大家又是怎麼確定這錢包不屬於中本聰呢?

比特幣第一版客戶端於2009年1月8號發布,那個地址的比特幣是在同年的2月9號挖出,時間如此之近,很難不讓人聯想到中本聰。

事實上,即便那時的比特幣純屬小透明,但還是有一些密碼極客參與其中,其中就包括哈爾·芬尼(已故)、Adam Back、Martti Malmi等大神,據估計,在當年2月參與挖礦的礦工至少有10位以上,因此我們無法判定中本聰就是昨晚的那名礦工。

更為有力的證據是:該地址不符合“Patoshi 模式”。

所謂的“Patoshi 模式”是RSK軟件設計師Sergio Demain Lerner在2013年的一項研究,它通過追踪並分析coinbase字段中源於coinbase交易本身的extranonce字段,能讓我們清楚地看到比特幣在早年間的挖礦概況。

這項研究最經典的部分在於,它識別出同一名礦工在2009年到2010年期間挖到了110萬枚比特幣,這名礦工開采的區塊占到了比特幣前5萬個區塊中的43 %,此礦工被高度懷疑是中本聰本人。

同時,該礦工挖出的區塊都符合“Patoshi模式”,下圖藍色線條為“Patoshi ”的挖礦模式,綠色線條為別的礦工:

昨晚那個地址中的比特幣是來自區塊高度為3644的挖礦獎勵,它處在上圖的綠色區域,不符合“Patoshi模式”,因此不太可能是中本聰。除非,中本聰本人早就知曉未來會有人分析出單個礦工的“挖礦模式”,並且從一開始就做好了用多種手法挖礦的準備……這種情況的可能性更是是微乎其微。

現在我們唯一能確定的一點是,5月20日晚轉幣的礦工與擁有百萬BTC的礦工不是同一個,那麼,這個錢包地址到底是誰的?為什麼會在11年後移動這些幣?

經過昨晚的風暴,哈爾·芬尼的妻子、Adam Back、Martti Malmi都出來否認這個地址是他們的。唯一知道這個問題答案的可能只有Coinbase交易所——該地址的部分比特幣已轉入Coinbase中。

了解用戶身份對於一家需要KYC認證的交易所並不是什麼難事,只不過出於法律和商業道德,這個答案永遠都不會被揭曉。至於此礦工到底為何此時轉移BTC,那又是另一件雨女無瓜的事情了。

02你希望中本聰現身嗎?

遠古礦工挪幣的情況不是第一次出現,最近一次是在2017年8月,那50枚比特幣也是在2009年2月9日被挖出的,消息一出,當天比特幣也是瞬時下跌5個點。

僅僅50枚BTC的異動就能讓比特幣1個小時內下跌超5%,按這種過度反應的程度,網傳有100萬枚BTC的中本聰現身之時,這條消息的威力會被放大幾萬倍,市場完全會被砸穿。

大部分持有BTC的人都很矛盾,一面好奇中本聰的真實身份,一面又不願中本聰真的現身,甚至說,如果他依然在世,則希望他能無私到底,將身份與那100萬枚比特幣永永遠遠隱藏下去,化成為一個比特幣“圖騰”。

畢竟,在投資的遊戲裡,比起撲朔迷離的真相,利益才是大多數人真正追求的點。

來源:區塊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