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中本聰: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誰?

文:王也 出品:Odaily星球日報

5 月20 日晚11 時許,在比特幣高位橫盤一日,眾人急待變盤之際,一個突如其來的神秘“利空”消息砸來——“疑似中本聰挖礦地址突然轉移出50枚比特幣”,引起幣圈社群的快速傳播和密切討論。

消息發出不久後,比特幣從9800 美元上方急跌至9330 美元,雖然五百美元、3% 的跌幅對於加密市場實在難言“暴跌”,卻因為此前比特幣多次試探破萬,場內高桿桿聚集,造成短時爆倉金額達到連日新高,據幣Coin 數據,加密貨幣市場24 小時爆倉達38.6 億人民幣。

隨後比特幣反彈至 9500 美元一線窄幅震盪,不少分析此時也從各個角度指出,這個十年未動的地址應該並不屬於中本聰。

該地址雖為超過十年未動的“上古”挖礦地址,但並未被標記為中本聰地址,從挖礦模式看與中本聰習慣不一致,同時,其中部分比特幣被轉至Coinbase ,中本聰不可能冒著法律風險去需要KYC 的合規交易所賣幣。

這巧合的節點、熟悉的配方,讓人不得不懷疑在場內槓桿推高、看漲情緒高漲之際,主力配合所謂“利空”消息砸盤,Odaily星球日報再次提示廣大投資者,高槓桿風險極大,以及切勿盲目追高。

一夜爆倉38.5億元,中本聰:? ? ?

最早曝出這個消息的是鏈上數據監測平台Whale Alert:2009 年2 月10 日區塊高度3654 挖出的50 BTC 從地址17XiVVooLcdCUCMf9s4t4jTExacxwFS5uh 轉移至兩個地址,之後另一個地址向該地址轉賬,目前該地址餘額為0.0001 BTC。

Whale Alert 稱,該地址可能是中本聰擁有的錢包,該地址自 2009 年以來一直處於休眠狀態。

中本聰: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誰?

消息發出後,據火幣Global 行情數據顯示,比特幣在5 月19 日晚11 時許開始出現短時急劇下跌走勢,從9800 美元高位跌至9330 美元,短時跌幅逾3%,觸底9330美元之後緩慢反彈至9500 美元一線,目前於9500 美元附近震盪。

中本聰: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誰?

據幣coin 數據顯示,過去 24 小時全網總計爆倉億 5.43 億美元(合計 38.5 人民幣),爆倉人數 60898 人。其中 OKEx 爆倉 3234 萬美元,火幣爆倉 276 萬美元,BitMEX 爆倉 9310 萬美元。爆倉金額前三的幣種是 BTC 4.33 億美元,ETH 6536 萬美元,BCH 608 萬美元。

中本聰: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誰?

根據幣coin 數據顯示,絕大部分投資者屬於多單被爆,24 小時多單爆倉達4.83 億美元(合計34.26 億人民幣),5 月20 日的爆倉金額也創下了近十日爆倉金額新高。不少投資者感嘆:“比特幣僅僅 500 美元的跌幅就讓這麼多資金爆倉了,往日上千美元的跌幅也達不到這種效果啊!”

其中大額多單不少,其中最大單筆爆倉單發生在 BitMEX-ETHM20,爆倉金額高達 4778 萬美元。

在 Odaily星球日報看來,之所以 3% 的跌幅能對市場產生如此大的影響,與近段時間市場看多情緒濃重緊密相關。

中本聰: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誰?

5 月 20 日下午,比特幣上沖 9850 美元未果,而後迅速向下,最低來到 9650 美元,然後在 9760 美元高位調整,多次試圖破萬。市場上不少投資者也從 K線圖分析得知,比特幣目前接近趨勢三角形的盡頭,預計變盤在即。

中本聰: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誰?

觀察OKEx 合約大數據發現,從5 月19 日到5 月20 日多空人數比有所上升,且融資融券業務的槓桿多空比也從本月15 日的1.1 上升至目前的2.1,基差結構仍然維持在升水0.5% 以上,市場看多情緒持續加重,不少投資者都在高位加了高槓桿,只等比特幣破萬拉高。

市場往往難讓大多數人如願,結果等來的是疑似中本聰再現的神秘消息,急速回調和再次橫盤。

不是中本聰,那這個神秘地址到底屬於誰?

如果這個“上古”挖礦地址不是中本聰,那麼它屬於誰呢?

目前這50 個比特幣被轉移到了兩個地址,並以4:1 的比例進行轉移,加密貨幣數據分析平台Chainalysis 表示:這40 個比特幣還沒有使用,但數據顯示另外10 個比特幣已經轉移到了不同的錢包,其中一部分目前已經轉到了Coinbase。

中本聰: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誰?

圖片來源於:Cointelegraph

加密貨幣領域的不少 KOL 都認為這 50 枚比特幣的錢包地址並不屬於中本聰。

比特幣核心開發者 Jimmy Song 在 Medium 上發文章從“挖礦模式”分析稱,該轉賬非中本聰所為。 Song 稱,被懷疑屬於中本聰的比特幣顯示,在每一塊被開採時,會有額外的 nonce 值增加。但 3654 區塊與這些區塊似乎不是由同一個人挖掘。此前,CoinMetrics 聯合創始人Nic Carter 也曾表示,中本聰挖掘了一組特定的區塊,被相信是中本聰挖掘的那些區塊在nonce 中具有特定的模式,但3654 區塊沒有顯示出相同的模式。

中本聰: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誰?

Primitive Ventures 聯合創始人 Dovey Wan 在微博表示,剛剛動的區塊高度 3654(2009 年 2 月份)是個遠古大神的幣,而不是中本聰。可通過線上分析可以分析出所有中本聰的區塊地址,具體可以參見 satoshiblocks.info。另外,其中一部分幣已經轉到 Coinbase 了,因為 KYC,中本聰也肯定不會在 Coinbase 賣幣。

中本聰: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誰?

Coin Metrics 聯合創始人Nic Carter 從比特幣的nonce 值分析了這50 枚比特幣不一定屬於中本聰地址,Nic 表示,“中本聰開采了一組特定的區塊,中本聰在開採Satoshi區塊時使用了特定模式,但區塊3654 不是Patoshi 模式。關於中本聰的比特幣的爭論實際上比人們通常所知道的要多。按照媒體報導的方式,您可能會認為一個巨大的錢包歸屬於中本聰。實際上,這些地址的不確定性要大得多。”

中本聰: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誰?

但目前該地址還無人認領,幾位早期的比特幣開發者和礦工都否認了這個地址屬於他們。

著名計算機科學家 Hal Finney 的妻子 Fran 表示,

“這些不是我丈夫挖出來的比特幣,我們跟這件事沒有關係。”

Hal Finney 於 2014 年死於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 。 Hal Finney 在比特幣誕生之初曾協助編寫比特幣代碼,是最早使用比特幣網絡的礦工之一。他也曾與中本聰保持過非常緊密的聯繫。許多加密愛好者認為 Finney 本人就是中本聰,不過他本人也多次堅決否認了這一說法。

比特幣早期開發者 Martti Malmi 也否認這個地址是他的:“我是在 2009 年 4 月左右發現比特幣的,”Martti 在 5 月 20 日在推特上回應相關問詢時候說到。而這個出現比特幣轉移的錢包比 Malmi 的接觸比特幣的時間還早了兩個月。

中本聰: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誰?

另一位早期礦工、Metal Pay 首席執行官 Marshall Hayner 暗示,他也沒有移動這些代幣。這位早期礦工表示,他直到 2009 年 11 月才進入加密貨幣領域。不過有趣的是他同時也說道,

“如果真是我的話,我也不會說的。真正的礦工很可能永遠不會承認這一點。他們有大量的比特幣,他們不想成為輿論目標。我確實是在2009 年開始挖礦,但我永遠不會公開披露我的加密資產。”

Hayner 肯定地說,交易者永遠不會承認這些行為,“他們不希望受到負面的關注和潛在的犯罪分子以他們為目標,”他接著說,“他們寧願因為對區塊鏈的貢獻而被人知道,或者也根本就不想為人所知。”

有意思的是,還有人認為這個比特幣地址曾出現在 Craig Wright 所列的清單中,因此懷疑是 Craig Wright 移動了這些比特幣。而對此 CoinGeek 創始人、BSV 支持者 Calvin Ayre 今日發推稱:

“確認不是 Craig Wright,我剛和他談過。”

中本聰: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誰?

目前依舊無法追踪這個神秘地址究竟屬於誰,對中本聰的好奇和追尋可能會是這個行業永遠的談資,也永遠沒有答案。

而就這個“烏龍事件”本身,除了探尋中本聰的身世之謎,更重要的還是希望能再次為廣大投資者敲響警鐘,市場很難被輕易預測,技術指標也只是參考,理性決策、切勿高槓桿交易。同時,雖然此次表面是“利空”下跌,所謂的利空、利好消息還是多為“空穴來風”,不要輕信和以此指導交易。

參考資料:

《多位早期比特幣礦工否認2009年地址轉出的50枚比特幣與他們有關》

《昨晚中本聰轉移的是澳本聰的比特幣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