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

国际清算银行报告:全球超36家央行数字货币正研发,CBDCs全面崛起

8月24日,国际清算银行发布了一份有关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的报告:《央行数字货币崛起:驱动因素、方法和技术》,该报告分析了全球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成果、技术方法和政策立场,分析评估了央行数字货币的现有设计以及各国接受该新模型的动机。

BIS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互联网上对央行数字货币的搜索量明显超过了比特币和Facebook的Libra稳定币。

CBDC是央行货币的电子形式,作为中央银行的数字负债,批发型的CBDC可以成为金融机构之间结算的新工具,而零售型的(或通用型)CBDC则是面向公众的中央银行负债。它们充当了央行发行的现金和数字货币之间的桥梁,并承诺采用一种新兴的付款和金融交易方式。大多数CBDC都起源于主要的创新经济体国家,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旨在为现金提供数字化的补充,而不是直接替代现金。各国政府对它们感兴趣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包括有机会提高中央银行资金的可利用性,并避免了新形式私人资金创造的风险。

国际清算银行报告:全球超36家央行数字货币正研发,CBDCs全面崛起

 

当前,全球数字货币发展势头强劲,包括英国、日本、瑞典在内的多国央行均在持续推进研发央行数字货币(CBDC),与此同时,正在进行试点测试的数字人民币也引发全球的广泛关注。目前来看,央行数字货币正在全球数字化经济中增长,但是各个国家在推进CBDC的路径和方式上有所差别,背后考量的因素不尽相同。

国际清算银行的报告由国际清算银行货币和经济部的成员( Raphael Auer, Giulio Cornelli and Jon Frost )主要撰写,其他经济学家参与撰写,并由世界银行出版。其中涉及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报告全文请参阅: (www.bis.org)。

 

以下为报告的部分节选内容:

 

1、盘点CBDC的研发成果

数年来,世界各地的中央银行一直在研究数字货币的概念和设计。早在2014年,厄瓜多尔中央银行就启动了一个名为“Dinerolectrónico”的电子货币项目,该项目允许个人通过中央银行运营的系统进行移动支付。然而,该系统未能吸引大量用户,并于2016年停产。

同时,随着比特币和分布式账本技术(DLT)的日益普及,许多中央银行已启动内部项目,以更好地了解分布式账本技术及其在货币中的潜在应用。

荷兰国家银行(DNB,“DeNederlandscheBank”)从2015年开始使用基于DLT的货币“Dukaton”进行内部实验。它以dukaat(杜卡特)的名字命名,dukaat是16世纪荷兰脱离西班牙独立时使用的金币。

英格兰银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加拿大银行等也在这段时间进行了类似的内部实验。但当时他们普遍得出结论,DLT尚未成熟到足以在主要中央银行支付系统中使用的程度。

从2016年起,许多中央银行针对特定目的启动了有关数字货币的研究项目。加拿大银行于2016年初启动了“Jasper”(贾斯珀)计划(以艾伯塔省贾斯珀国家公园命名),并于次年发布了有关该计划的第一份报告,该项目最初致力于研究基于分布式账本技术的大额银行间的支付。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于2016年11月在新加坡金融科技节上推出了自己的项目“Ubin”(以乌兰岛岛命名)。该项目同样也是侧重于银行间的支付,尤其是基于分布式账本技术的新币(新加坡法定货币)的代币化形式。

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于2017年1月推出了“LionRock”项目(以香港的一座山命名)。2017年,欧洲中央银行(ECB)和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与Stella项目共同推出了首个已知的关于CBDC的合作案例。

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以及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泰国也宣布了关于批发型CBDC的跨境工作。

全球首次公开宣布的零售型CBDC成果是由瑞典央行进行的。在瑞典,近年来现金使用量一直在下降,瑞典央行已开始就向公众提供中央银行支付工具的问题进行社会讨论。随着时间的推移,“电子克朗(e-krona)”项目取得了新的进展。2020年2月,瑞典央行宣布将与埃森哲公司开展一个试点项目,旨在为电子克朗制定技术解决方案。

但目前最先进的CBDC项目可能是中国人民银行(PBC)的项目。被称为“DC/EP(数字货币电子支付)”的央行数字货币目前正在中国的四个城市进行试点。DC/EP是中国人民银行的现金类负债,可通过基于银行账户的接口向公众和外国游客开放。

与此同时,加拿大央行宣布目前尚无零售型CBDC的案例,但在现金使用突然下降或广泛采用私人数字货币的情况下,它正在开展零售型CBDC的工作作为应急计划。东加勒比中央银行(ECCB)已经启动了一个名为“DXCD”的试点项目,巴哈马中央银行也启动了一个名为“沙美元”的试点项目。

 

国际清算银行报告:全球超36家央行数字货币正研发,CBDCs全面崛起

全球央行数字货币项目分布图

 

截至2020年7月中旬,全球至少有36家中央银行发布了零售型或批发型的CBDC工作(如上图)。至少三个国家(厄瓜多尔,乌克兰和乌拉圭)完成了零售型CBDC试点,六个CBDC零售试点正在进行中:在巴哈马、柬埔寨、中国、东加勒比货币联盟、韩国和瑞典。有18个中央银行发表了关于零售型CBDC的研究,另有13家银行宣布正在进行批发型CBDC的研发工作。

同时,越来越多的央行行长和董事会成员就CBDC进行了公开演讲。在2017年和2018年,其中许多人曾经对CBDC持消极或不屑一顾的态度,尤其是对零售型的CBDCs。但自2018年末以来,在公开讲话中对零售型和批发型CBDC给出正面评价的人数有所增加,事实上,现在对央行数字货币持积极态度的演讲要多于消极立场(如下图)。

 

国际清算银行报告:全球超36家央行数字货币正研发,CBDCs全面崛起

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积极演讲自2018年末开始增加

 

不过,不同国家在研发CBDC的动机和考量上有所不同。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支付和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CPMI)2019年末对中央银行的调查,在发达经济体中,中央银行正在研究CBDC以促进安全性和稳健性,或者国内支付效率(图下图)。对金融稳定的担忧也可能是研发工作的一个重要驱动力。特别是在新兴市场经济体,金融包容性是一个重要的动机。

 

国际清算银行报告:全球超36家央行数字货币正研发,CBDCs全面崛起

发行批发型CBDC和零售型CBDC的不同动机

最近,新冠疫情的流行可能加速了一些管辖区的CBDCs研发工作。例如,在美国,国会早期版本的财政刺激法案包括提及“数字美元”作为快速执行政府对个人支付的手段,来替代信贷转移和缓慢而昂贵的支票。与此同时,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正在继续对零售型CBDC进行研究。在荷兰,中央银行强调,流感大流行强调了私人资金备份的必要性。而中国,针对新的CBDC的试点测试与逐步取消疫情相关的交通限制正同时进行。在瑞典,即使在央行采取危机管理措施的情况下,ekrona项目的测试仍在继续。

值得注意的是,零售支付行为表现出极大的惯性。例如,Brown等人发现,外来引入更方便的支付方式只会导致支付中现金份额的适度平均减少。Arifovic等人用实验证据证明了费用如何影响买卖双方的行为,并最终影响了新支付方式的采用。然而,当行为发生变化时,他们往往会持续不断地改变。同样,由新冠疫情危机引起的支付行为的改变,例如更多地使用数字支付,在未来可能产生深远的影响。

 

2、政策方法和技术设计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确定,CBDC更有可能在高移动支付使用率、创新能力和对CBDC的探索感兴趣的国家进行研开发,但零售型和批发型的CBDC之间存在一些差异。我们还注意到,CBDC项目在各国的经济和体制动机,政策方法和技术设计方面都存在明显差异。

我们探讨了零售型CBDC项目的四个关键技术属性,以及与其使用相关的经济和制度因素。一个评估框架:CBDC金字塔式的CBDC设计方法在不同的国家是不同的,这要求我们提炼出主要的设计选择和国家方法不同的维度。对设计方法进行分类的一种方法是“CBDC金字塔”。

国际清算银行报告:全球超36家央行数字货币正研发,CBDCs全面崛起

CBDC金字塔 (用户需求、设计选择)

 

这种方法从零售CBDC可以解决的消费者需求开始,确定相关的技术设计权衡,然后得出设计选择。设计选择方案形成了一个层次结构,其中较低的初始层表示输入到后续较高层决策中的设计决策。为了反映此层次结构,选项显示为金字塔。

首先也是基本的设计选择是体系结构,即中央银行和私人中介机构在CBDC中扮演什么样的操作角色。中介机构可能会遇到技术困难或偿付能力问题。CBDC应该是安全的,不受这种中断的影响。然而,支付中介机构为消费者提供有价值的服务,这是确保与当今支付一样的便利、创新和效率所必需的。架构需要平衡这两个考虑因素。我们通过将CBDC设计的各种方案分为四种不同的CBDC架构来扩充。它们在法定债权结构和中央银行保存的记录上有所不同。它们是:

 

•直接CBDC——由中央银行运营的支付系统,提供零售服务。CBDC是对中央银行的直接要求。中央银行保存所有交易的分类帐,并执行零售付款。

•混合CBDC–一种在两台发动机上运行的中间解决方案。中介机构负责零售支付业务,但中央银行直接向中央银行提出索赔,中央银行还保留所有交易的中央分类账,并运行备用技术基础设施,以便在中介机构出现故障时重启支付系统。

•中间CBDC——一种类似于混合CBDC的架构,但中央银行只维护一个批发分类账,而不是所有零售交易的中央分类账。同样,CBDC是对中央银行的一种主张,私人中介机构执行支付。在

0 政策比特币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 中国香港证监会跨出历史性一步,亚洲首家数字资产交易平台有望“诞生”

  • 比特币的目标价格将达到28.8万美元?

  • 一文了解自主运行以太坊验证者基础设施的风险

文章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