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

今日推荐 | DeFi项目需要机构投资吗?

今日推荐 | DeFi项目需要机构投资吗?

DeFi之火越烧越旺之时,币市机构投资者带着资金跑了过来。

7月,先是出现了交易所背景的基金高调布局;8月,一些投资机构宣称成立了专项基金投资、孵化DeFi。

大资金往风口扑的态势恍然将时光拉回了2017年底到2018年初的牛市,那时的机构不乏真格基金、红杉中国等互联网圈的知名VC,注资也大多涌向了公链项目。

当时的投融资逻辑从外看很互联网,要看团队、看项目,似乎项目们要想成,需要很久,白皮书上,项目主网上线的周期都在1年开外。

但投、退逻辑从里看很币圈,项目发币、融资、上所,资本退出获利。至于融了钱到底做出了啥?更多的成本都投入到上所和市值管理。之后呢?2018年的熊市展示了各种「归零」成绩单。 

如今的DeFi用流动性挖矿和去中心化交易,给过往的一二级市场带来了破坏力。一些协议直接祭出「无机构投资,0预挖,纯社区治理」,广受欢迎,第一个高举此旗的YFI市价超越了比特币。

这些死磕「去中心化」的DeFi协议就差喊出要革了CeFi的命了。但机构们还是向DeFi迎了上来。 

那么,创建时间和资金成本都不高的DeFi,真的需要机构的钱吗?

多家机构「投资孵化」DeFi引质疑

DeFi「龙卷风」携流动性挖矿过境币市后,原处币市一级市场的机构投资者们躁动起来,纷纷对外表示发起专项基金,要投资、孵化DeFi项目。

8月5日,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发起的共识实验室宣布,成立共识DeFi创新基金,通过投资、孵化,参与DeFi生态与基础设施建设。共识实验室合伙人任铮透露,该基金不仅投一级市场,还有一部分理财产品,「DeFi行业比较新,提供了灵活的投资方式,有很多种参与的可能。」

任铮告诉蜂巢财经,共识实验室在DeFi领域已投资了多个项目,包括Mantradao、 Bifrost、Definer、finnexus、Axis、Powerpool、Bella、BTswap、Dfk、DIA、Serum等。

公开资料显示,其中BTswap、Serum属于去中心化交易场景的项目,AXIS宣称要做第一个专用的DeFi超级链,属于基础设施。其余项目均为提供资产流动性的DeFi协议。

几乎与共识实验室同一时间,知名投资人易理华创立的了得资本宣布,成立了千万美金级的基金,专注DeFi优质项目投资。截至目前,公开投资的项目包括Mantradao和POFID,两个都是提供资产流动性服务的DeFi协议。

共识实验室和了得资本均为2018年熊市后依然活跃在区块链市场上的机构投资方,从投资动向看,他们已经开始了DeFi的布局。 

机构投资者在DeFi领域的热情态势,恍如回到了2017年年底和2018年年初的短暂牛市。那时的机构投资者里,不乏真格基金、红杉中国等互联网领域的知名VC,被资本关注的大多是公链项目。

项目们发币、融资、登陆交易所,资本投入、退出的速度和回报率让互联网大佬们惊觉币圈的钱太好赚。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更是在自家CEO群里呼吁,「区块链是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不要迟疑,要立即动员高管和员工,学习如何拥抱这场革命」。 

融资项目们也很像互联网领域的早期创业公司,融资理由至少从外界看还站得住脚。比如,不少项目的白皮书里,主网开发周期都在1年甚至往上,开发就得有人才,还得有宣发、社区组建这些成本支出,但这些成本和项目上交易所时动辄百万、千万的上币费用相比,都是小钱。上交易所后还不算完,得有市值管理的资金。

这么看上去,项目有融资需求似乎也不为过。 

后来,那场大V口中的「区块链革命」顺之者多数亡于2018年的漫漫熊市。项目死了,不少机构哭喊着自己都投赔了。机构投资者的回报率到底如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二级市场高位接盘的散户们被「革命」整得挺伤。

今年6月中旬,DeFi从海外积蓄力量传至中国,收获早期红利的还真不是机构投资者,最先参与流动性挖矿的人,正是2018年熊市时坚守在DApp应用中的老韭菜们。DeFi板块里那些「无机构投资、0预挖」的协议最受他们的欢迎,哪怕需要熬夜等「头矿」。

在一些「矿工」眼中,真正的DeFi协议不光是要跑在链上、开源,更重要的是它们坚持社区治理,所以才会用流动性挖矿的方式产生0预挖的治理代币,让代表治理票权的代币更分散、更去中心,甚至有些代币的价格会以弹性供应来调节,「为的就是逐渐让代币回归价值理性,好发挥治理作用。」 

有「矿工」对机构投资者投资、孵化DeFi的动机存疑,「一旦资本介入,如果不是股权投资,资方依然是持有Token,那么DeFi的Decentralized(去中心化的)怎么保证呢?不就又回到ICO时代了吗?」

另外,不似公链开发存在各种难度,依托公链基础设施就能构建的DeFi协议,真的需要一级市场的融资吗?

「开发DeFi协议最多两天」

现阶段的DeFi协议,无论是开发时间还是运营成本都不高,难点也不是用钱就能解决的事儿。

玄贝科技CEO古千峰对蜂巢财经表示,他自己一天就可以完成一个DeFi协议的搭建,「开发者现在有很多工具和插件可调用,可以在几分钟之内就搭建一个去中心化治理组织协议,最多也就两天。」不过,他也着重强调,DeFi协议的开发难点在于代码审计,没有专业机构审计仓促上线的项目很危险,「比如Yam Finance(YAM)这类。」 

那么,审计的费用高昂吗?

蜂巢财经从知名安全审计公司获悉,代码审计的成本也并不高,「资金成本大概在2万美元左右,时间可能需要半个月,毕竟这涉及到风险,各个环节都需要谨慎。」

这么看,创建运行一个DeFi协议,硬支出不多。开发团队甚至也十分轻便,如今价格超越比特币的YFI代币,其依托的协议Yeran.Finance创始人就Andre Cronje一个人,他是个区块链极客。网红协议Yam.Finance的团队人多,公开对外露脸的包括创始人Brock Elmore在内共5人。

看来,养人似乎也不需要太多成本,况且很多DeFi协议都是由极客自发构建,一些核心创建者还有其他工作,比如Yam漏洞事件后出来道歉的Brock Elmore,本身就是DeFi 服务平台 Topo Finance 的联合创始人。

市场运营要花钱吗?Compound用流动性挖矿引爆DeFi就已经给出了答案,很多人因为它成了一些挖矿协议的「自来水」。上所费用在DeFi世界更是无稽之谈,以太坊链上将抵押借贷、交易、衍生品等各类基本的金融场景都通过智能合约、协议连接了起来,挖出的币直通二级市场,连中心化交易所遇到热门DeFi币都免费上线了。

在古千锋看来,投资机构投资、孵化DeFi项目是没有价值的,真正的开发者并不需要很多钱来做一个好的DeFi应用,「早期拿机构钱的DeFi项目,要么是开发者能力不行,要么就直接是奔着割韭菜去的。」

但任铮不这么看,他认为项目早期只要设计了私募环节,一定是在那个阶段需要投资机构的助力,「DeFi的产品还都很早期,需要长期呵护,形成成型的打法、生态甚至用户习惯,这样才能做长久。」另外,共识实验室投资具有治理功能的DeFi项目并没有特殊优势,「需要锁仓。」

对于机构投资者为何要投资、孵化DeFi,了得资本对此未作出回应。

DeFi用户路易哥(化名)认为,去中心化金融协议们更多应该投入精力的是如何让协议更安全,协议的机制设计是否更合理,「包括代币分配、供给机制,后续的治理效率问题,AMPL就因为供应机制问题出了事儿,Yam又出现了漏洞,投票都来不及解决问题,这些才是DeFi的痛点,这些也不是全能用融资解决的事儿,再往后应该考虑的是可持续性,留住真正用户,而不是薅羊毛的投机者。」

机构投资的DeFi协议未开放先上所

当然,目前市场上大火的DeFi项目,也不是全部都是白手起家,但接受融资的时间大多早于其爆红的今年。

DAppTotal上锁仓金额排名前10的DeFi协议中,Aave、Maker、Synthetix、Compound、Balancer 等协议均公开过接受了交易所或风投机构的投资,他们大多发展了至少1年。

今日推荐 | DeFi项目需要机构投资吗?锁仓资金排名前十的DeFi协议

抵押借贷场景的头牌协议Compound早在2018年就已启动,后来获得Coinbase的投资。那时,它还没启动流动性挖矿,YFI还没诞生。类似Compound这些早期DeFi协议,还是跟传统区块链项目一样,存在团队长时间运营的过程。

直到今年6月16日,Compound将代币投入市场,启动流动性挖矿,让持有COMP的人员参与社区治理,其年化一度高达1000%,COMP也从60美元左右最高上涨到381美元。

此后,Aave、Balancer等沉寂已久的协议也借流动性挖矿「翻红」,吸引着大量用户投入资金参与其中,进而推高了DeFi板块的整体资金锁仓额。 

的确,融不融资,接不接受融资,取决于项目的需要和机构的意愿,但DeFi的「去中心化」较过往的区块链项目十分可感,其Token和各种ICO币一样存在市场的早期炒作,但DeFi币的终极要义是用于社区治理。 

如果投资机构介入,按注资量持币,那么治理投票的票权将出现集中,社区其他人的发言权或许会被削弱,某个提案可能会因未获得创始团队和投资机构投票而无法通过,甚至出现项目分裂。 

今年3月Steem项目因孙宇晨的收购而导致社区分裂、网络分叉的事情已经发生过。虽然这个项目不是一个DeFi协议,但社区共识的分异在DeFi世界中也存在。

Yearn.finance(YFI)据说就是为了改变治理权集中而诞生的协议。

YFI的分叉协议YFII社区成员万卉曾在一场直播中透露,Yearn创始人Andre Cronje打造这一帮用户选资挖矿的聚合协议时,除了因为看到了流动性挖矿的用户需求,还在于他对Compound等协议的治理担忧。他认为,Compound的早期投资机构和创始人拿走了大量治理代币,社区治理过于中心化。

于是,后来的Yearn完全由创始人Andre Cronje设计开发,项目零预挖,也无投资机构参与,3万个治理代币YFI全部由提供流动性的用户挖矿产生,社区发展全权由社区实行链上治理。

Andre Cronje在近期的一次采访中也表示,集体治理很重要,链外做的越多,风险越多;相反,在链上,一切都可验证,大家都可以看到,都可以操作。

YFI的出现一定程度上将DeFi的去中心化治理又提高了一个等级,用户对无风投、无预挖的项目更感兴趣。此后,再次引爆市场的Yam也是完成协议开发后,让治理代币完全由用户参与产生,将治理权限全权交给社区。

YFI和YAM两个爆款协议都是在今年6月DeFi市场火爆后才出现。事实上,6月中旬,流动性挖矿火了以后,也有资本或交易所背书的DeFi项目面世,不过从锁仓资金看,仿佛被用户打入了冷宫。 

7月初,虎符交易所以IEO支持的波场DeFi协议Oikos,目前锁仓金额仅有3.4万美元。8月初,虎符宣称投入了1万个EOS支持抵押借贷协议DFS,目前,该协议的锁仓金额为140万美元。

再看目前有机构注资的DeFi项目,大多还只是半成品。Mantradao、finnexu、Serums的代币已发且上线了交易所,后两个项目明确了代币具有治理功能, 但它们的官网上还未出现用户入口,比如使用协议的钱包,也就是说,这些协议还没有开放给用户。

如果DeFi币没有治理功能,还能归类「去中心化」吗?有DeFi用户认为,市面上一些DeFi项目开的是ICO的倒车,值得投资者警惕。

作为区块链应用的开发者,古千峰认为,区块链本质上与资本的目的不一样,资本趋利,「想把别人口袋里的钱装到自己口袋里,」而区块链的精神是共建共享,「目前的DeFi和DAO,正是区块链精神的回归。」

他担心,随着资本的介入,这个良好局面会被打破,一旦出现ICO的诈骗行为,可能会再次侵蚀这个行业,「目前已经开始有一些苗头了,中心化交易所上线DeFi协议代币,就像选民把选票拿到市场上去卖一样。」

对过去币圈一、二级市场层层「盘剥」展现出革命性的DeFi,能否守住现有的破坏力?「真伪DeFi」终究会由真正的用户揭开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