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通銀”平台落地試點,區塊鏈賦能支付行業

建è¡??æ????ä»»å????è¡ ¸å?????è¡å°ææ??èè¿

10月30日,全國首個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對公支付平台——“通銀”平台成果發布暨簽約儀式在河北保定舉行,標誌著“通銀”平台在京津冀三地正式落地試點,實現了區塊鏈技術在金融領域應用的新突破。

“區塊鏈支付比現有的通過銀行、卡組織和支付公司更靈活,在規模達到一定程度時交易成本更低。因為區塊鏈支付不受上述體系的限制,也不用受其費率的約束。”互聯網金融行業資深投資人趙勁松向《鏈新》表示。

區塊鏈賦能支付

“通銀”平台是在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指導下,由中國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天津分行、石家莊中心支行共同組織推動,城銀清算服務有限責任公司和中鈔信用卡產業發展有限公司負責承建的創新型企業對公支付工具,具有即時支付、拆分支付、多業務場景支付等功能。

“通銀”平台是全國首個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對公支付平台。通過利用區塊鏈技術所具有的不可篡改、共識機制和智能合約機制,有效解決了交易各方的信任問題,可以為企業提供便利的移動支付、分期支付、安全支付,為企業資金劃轉提供了新型方案。

“公對公資金向來是企業商務經營最基本的體現,除了應收應付之外,還有更多會計準則下的名目。使用分佈式賬本技術,可以確認這些資金流向的因果關係,可以防範一切潛在可能的違規操作,例如逃稅、資金惡意移轉,甚至內部人員的舞弊等等,從而會使得企業經營更加規範健康。在公司業務的結算清算方面,也能提高效率。”德鼎創新基金合夥人王岳華向《鏈新》表示。

區塊鏈資深開發者姜家志對《鏈新》說,區塊鏈技術在企業對公支付應用方面,是供應鏈金融一個非常有前景的發展方向。區塊鏈具有數據難以篡改、數據可溯源等技術特性,而供應鏈金融是以供應核心企業,對產業上下游相關企業提供金融服務,降低其成本。 “利用區塊鍊和智能合約,實現產業上下游應收賬款資產憑證的加密存證、不可篡改以及流轉的公開透明和可追溯性,提高供應鏈內的資產流動性,同時也保證了應收賬款數據的可靠性和真實性。”

事實上,支付行業發展至今,受制於科技水平和較為固定的商業模式,存在著明確的行業痛點。傳統支付生態圈內中間環節過多,中心化巨頭壟斷市場,導致了規則不透明、效率低下和支付成本高等諸多問題。區塊鏈技術的出現,為支付行業現存的痛點和問題提供了解決思路。

“傳統區塊鏈技術的第一個應用場景就是個人支付。當時,期望區塊鏈技術解決的問題主要是資金流的不便利性以及不隱秘性。”王岳華認為,雖然這些痛點都不是剛需,也不是一定要區塊鏈技術才能解決,但是,透過區塊鏈技術能夠提高清算結算效率,有效追踪資金動向,交易確權,使得個人支付場景更加便利。

從流程上看,支付主要包括兩個重要環節:第一個是前端支付方式。常見的支付方式包括傳統的現金支付、銀行匯款、刷卡支付,以及基於互聯網的移動支付,如支付寶、微信支付、PayPal等。第二個是後端的清結算環節。區塊鍊主要是在支付的清結算環節產生價值。不管前端選用怎樣的支付方式,都需要經過後端的清結算,才算完成整個交易。而清結算的方式需要整個支付系統內所有的參與者達成共識,也就是說需要多方協作。

“區塊鏈技術具有高度透明、去中心化、去信任、不可篡改、匿名等性質,在個人支付領域,不僅可以為金融欠發達地區開設賬戶,也可以解決跨國流通、假幣識別等問題。”姜家志表示。

“區塊鏈+支付”三大模式

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轮值主席、区块链专家于佳宁向《链新》表示,类似“通银”等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支付平台,属于分布式账本支付清算系统。“这一模式是对目前底层清结算系统的优化升级,因此它可以与大部分现有的支付工具相对接。平台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共识算法等机制、智能合约等方式进行自动清结算,实现点对点、实时、全网同步的方式进行的支付和结算,显著提高效率,且结算后不可篡改,有效降低审核成本。”

於佳寧介紹,目前基於區塊鏈的支付模式主要有三種:第一種模式,基於分佈式賬本,以聯盟鏈的形式,建立銀行間分佈式賬本,共享數據並設置隱私權限;第二種模式,基於加密資產,大多數情況下使用加密穩定幣,進行點對點的的支付和清結算;第三種模式,基於法定數字貨幣,基於國家發行或背書的數字貨幣。

其中,分佈式賬本模式主要利用了區塊鏈的不可篡改性,建立了多主體之間的可信賬本,因而只需通過區塊鏈系統進行自動清結算,無需進行層層代理銀行的人工審核,以及各種跨系統的複雜清結算。在這個領域,主要參與者是以Ripple(瑞波)、R3聯盟Corda、FISCO BCOS為代表的分佈式賬本支付清算系統。

公開資料顯示,Ripple是最早將區塊鏈技術、數字資產和跨境支付融合的項目之一,曾提供xCurrent、xRapid和xVia三種產品,分別作為銀行支付解決方案、按需流動性提供和網關。但由於xRapid流動性和實際市場需求受到質疑,Ripple在2019年進行品牌重塑,將三類產品改為統一的以網絡形式呈現的RippleNe。目前,Ripple在全球40多個國家擁有300多家金融機構客戶,與American Express、Santander和SBI Remit等大型金融機構存在合作。

“基於加密資產進行支付和清結算模式,除了利用區塊鏈中分佈式賬本的不可篡改等特性,還有效利用加密資產這一新型載體的獨特作用。”於佳寧介紹,該模式主要代表包括Facebook等巨頭聯合發起的Libra項目,由UBS、巴克萊、納斯達克等14家銀行和金融機構聯合發起的Utility Settlement Coin項目,由JP Morgan發起的JPM Coin項目等等。

“法定數字貨幣與前面提到的加密資產有同樣的優勢,比如基於數字錢包支付,支付時效性高、中間成本低、支付過程可追溯、數據隱私保護等等。除此之外,法定數字貨幣以國家信用為基礎,公信力更高,因此適用場景也會更多。全球很多國家央行都在探索這個領域的應用。”於佳寧表示。

從概念走向應用

2020年2月,人民銀行發布了中國首個金融行業區塊鏈應用國家標準《金融分佈式賬本技術安全規範》。該標準全面梳理了分佈式賬本技術的安全體系框架,可指導金融機構按照金融行業基本安全要求進行分佈式賬本系統的部署和維護,改變了過去中國區塊鏈產品缺乏體系化安全防護的局面,對支付清算等金融行業應用形成良性的促進作用。

頭豹研究院相關報告顯示,隨著國家政策的大力支持及領域內項目的不斷落地,未來5年中國區塊鏈支付清算應用市場空間有望進一步拓寬,在新冠疫情得到全面控制後帶動該領域融資規模以11.2%的年復合增長率發展。

目前,區塊鏈支付項目主要採用區塊鏈技術和數字資產對現有的支付效率和安全性進行優化,降低支付成本。在市場上湧現出許多的支付項目中不乏優質項目,據TokenInsight對數字資產市場市值排名前100的項目進行統計,其中支付類項目(含穩定幣)共計16個。

於佳寧認為,“區塊鏈+支付”從概念走向應用,主要面臨兩大挑戰:首先,技術創新能否達到產業預期,是否真正能為大眾所用;其次,法律和監管政策體系還有待完善。

“基於區塊鏈的支付系統仍然面臨一些主要瓶頸,特別是底層技術的處理效率、系統安全、可拓展性仍存在不足。”於佳寧介紹,VISA目前每秒可處理4000筆交易,甚至在壓力測試下,其交易數量每秒能達到近5萬筆。相比之下,區塊鍊網絡的TPS(每秒交易數量)遠低於傳統互聯網支付網絡的TPS。同時,相較於傳統的接口技術,區塊鏈底層技術尚未到達足夠安全級別,存在被黑客攻擊的風險。

針對TPS低的問題,目前市場中存在改變共識機制、擴容、使用鏈下支付通道(layer-2)和分片等多種方向,全球也有很多團隊正在努力實現突破。

“在標準制定領域,除加快推進國內標準化體系之外,還需積極關注和參與國際和區域統一標準的製定過程。”於佳寧表示。

目前,區塊鏈技術方面尚未形成統一通用的標準,如果市場參與者採用不同的賬本或應用標準,不同區塊鏈系統之間將存在嚴重的互操作問題,難以發揮整體效益。為此,工信部《中國區塊鏈技術和應用發展白皮書》中提出了及早推動開展區塊鏈標準化工作的必要性。

另外,區塊鏈技術應用於支付行業,尤其是跨境支付,或將面臨與現有法律法規和監管框架不夠匹配的問題。 “如何建立適當、有效的法律框架,是亟待各國央行、監管機構、立法部門和金融機構等深入溝通、協作、共同解決的問題。”於佳寧表示。

特別聲明
免責聲明: 本文不代表0x财经立場,且不構成投資建議,請謹慎對待。

來源:核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