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格分析

加快推動製造業數字化轉型

作者: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方曉霞、李曉華

當前,數字經濟方興未艾,數字技術領域的顛覆性創新不斷湧現並向實體經濟部門快速滲透擴散。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製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指出,加快數字化發展,推進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推動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數字產業集群。製造業數字化轉型是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多種數字技術的集群式創新突破及其與製造業的深度融合,對製造業的設計研發、生產製造、倉儲物流、銷售服務等進行全流程、全鏈條、全要素的改造,充分發揮數據要素的價值創造作用。製造業數字化轉型既是抓住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浪潮的要求,也是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夯實國民經濟發展基礎的需要,通過打通生產、流通、分配、消費等社會生產各環節的堵點,連通產業鏈價值鏈的斷點,有效促進國內大循環的暢通。

其一,在生產環節,有利於提高供給質量,實現降本增效。

  生产是国民经济活动的起点,也是国内大循环畅通的基础。生产环节的能力与水平直接影响分配、流通与消费等环节的质量和国内大循环的畅通。我国制造业增加值自2010年起就一直稳居全球首位,但“大而不强”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在技术能力、设计水平等方面与世界制造强国之间存在较大差距,关键技术、核心零部件等高度依赖进口。要看到,数字技术在制造业中的应用可以从多方面改善生产环节的供给能力。在研发设计领域,虚拟仿真、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能显著降低研发成本、提高研发效率,加速科学研究进程与科技成果的工程化、产业化,加快新产品上市速度;在生产现场,依托物联网、大数据、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可以实现对设备、生产线、车间乃至整个工厂全方位的无缝对接、智能管控,最大限度地优化工艺参数、提高生产线效率;在品控方面,人工智能技术的使用,可以提升质检效率和水平,有效提升良品率。

其二,在分配環節,有利於穩定就業崗位,增加勞動者收入。

  畅通国内经济大循环,需要不断提高居民收入和购买力水平,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超大规模国内市场是推动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底气所在。我国人均GDP虽已突破1万美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超过41万亿元,但总体上看,我国居民收入和购买力水平仍然较低。特别是近年来我国劳动密集型产业加快向周边低成本国家转移,就业吸纳能力受到挑战。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可以从多方面稳定就业、增加劳动者收入。一是机器人、人工智能等成熟数字技术可以显著提高一些劳动密集型环节的劳动生产率,保持我国的综合成本优势,减缓劳动密集型产业外迁速度,保持就业机会。二是通过数字化转型推动制造业创新能力和生产效率提升,改善盈利状况,从而扩大劳动者收入增长的空间。三是制造业产业链长,制造业数字化发展能够带动产业链上下游的中小配套企业、生产服务型企业的成长,不断创造出新的就业岗位。比如,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会对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数字化智能化解决方案产业等提出更高的要求,创造一批高收入的工作岗位。

其三,在流通環節,有利於構建便捷銷售渠道,實現供需高效連接。

流通是連接生產與消費的橋樑。我國地域廣闊,製造企業數量繁多,在產銷之間存在較多的信息不對稱問題,許多好產品無法打開銷路,消費者也無法買到一些質優價廉的產品。暢通流通環節的關鍵是實現產銷之間信息、數據的順暢流動,這是數字技術的天然優勢所在。電子商務的發展及其模式的不斷創新為製造企業提供了成本低、覆蓋廣、效率高的流通渠道。比如,製造企業直接建立在線銷售渠道可以減少流通環節,實現與消費者的直接對接,大幅度降低流通成本;電商平台可以幫助製造企業快速建立線上銷售渠道;大數據分析、人工智能等技術可幫助製造企業優化供應鏈,提高供應鏈效率,區塊鍊等技術的使用還可以建立產品追溯機制,提升供應鏈的透明度和可靠性;社交電商等在線銷售模式不斷創新,幫助製造企業更充分展示商品,有利於塑造企業品牌;等等。

其四,在消費環節,有利於精准定位消費者需求,實現供需動態平衡。

消費是社會生產的根本目的,也是國內大循環的重要支撐。消費環節的堵點在於消費者多元化、多層次的需求沒有合適的供給加以匹配,消費者日益增長的個性化、服務化需求得不到充分的回應。更深層次原因則在於在傳統經營模式下,製造企業無法全面掌握消費者信息,從而不能對消費者的需求特徵及發展趨勢作出精確研判;以產品為中心的大規模生產模式無法適應個性化、服務化的消費趨勢,進而造成製造業嚴重的同質化競爭。數字技術的發展和應用使“以消費者為中心”的理念真正具備了落地基礎。一是通過對用戶搜索、購買、評論、使用等全過程數據的全面收集和深入分析,製造企業可以更加精準地判斷消費者的消費特點及其對產品的要求,從而開發適銷對路的產品。電商平台對海量消費數據的分析能夠形成對產業消費特徵及其變化趨勢的全景圖譜,為製造企業的新產品開發提供參考。二是在機器人、3D打印、人工智能等數字技術的推動下,製造系統變得更加柔性,能夠以較低的成本、更快的時間為消費者生產、交付有獨特個性的商品。三是柔性化製造系統、物聯網等技術,能夠支撐企業、用戶及其產品建立實時連接,通過對數據的深度分析挖掘,在產品基礎上開發在線監測、遠程運維、個性化定制等增值服務,從而更好地服務客戶和消費者。

總的來看,近年來,在相關政策支持下,我國製造業數字化水平不斷提升,為暢通國內大循環打下了初步基礎。但相對而言,我國製造業數字化轉型整體還處於起步階段,無論是設備設施聯網化水平、工業軟件普及率,還是生產現場的數據挖掘、利用等方面,與美、德、日等世界製造強國相比,都還存在一定的差距。為加快製造業數字化轉型步伐、暢通國內大循環,建議從以下幾個方面著手:

一是加強關鍵共性技術攻關。發揮市場活力與製度優勢,加強對底層操作系統、高性能芯片、基礎工業軟件、工業傳感器等基礎技術、關鍵共性技術的研發創新支持,促進“政產學研用金”協作,加快突破數字領域的技術瓶頸,推動新一代數字技術的產業化及其在製造業的應用。

二是推動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加大工業互聯網、數據中心等為代表的數字化基礎設施建設投入,適應製造業高可靠、廣覆蓋、大連接、低時延的需求,夯實高速互聯和智能控制的基礎能力,築牢製造業數字化轉型基礎。

三是支持製造企業數字化改造。鼓勵基礎好、實力強的行業龍頭企業積極採用新一代信息技術,探索智能製造等新模式。加大技改資金的數字化改造投入,提高企業研發設計工具普及率、關鍵工序數控化率以及工業電子商務普及率,推動主要設備和業務系統上雲,打通企業內外信息流、數據流、業務流、資金流,推進企業資源共享、能力協同。

四是加快製造業數字化標準制定。支持行業中介組織進一步完善工業互聯網、智能製造的參考架構,形成社會共識。加快制定工業設備連接、工業數據共享等方面的標準,實現設備、數據的兼容連接。加強標準體係與認證認可、檢驗檢測體系的銜接,促進標準應用落地。

五是加強數據安全和個人信息保護。參考國際經驗加快推進數據安全立法,明確企業可以採集、獨享使用的數據邊界,保障數據採集合法、規範。強化工業數據和個人信息保護,明確數據在使用、流通過程中的提供者和使用者的責權利。在保障數據安全的基礎上,鼓勵各方數據開放共享。

六是扶持數字化服務商發展。鼓勵製造業龍頭企業將比較成熟的工業互聯網平台對行業內企業開放。支持互聯網公司利用數據資源和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方面的能力為製造企業賦能。此外,還要培育一批工廠數字化改造、智能製造解決方案、智慧供應鍊等領域的專業化服務商,從而更好助力製造業數字化轉型。

[
责编:刘梦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