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萊特銀」逆襲「太子」BCH

ååè¾¾ï¼ä人们对æ¯çç¹å¸??æ?????è¿ è§£ï¼?? ????们æ??¥ä¸??ä¸??å????åº??

加密主流資產上漲行情輪番啟動,分叉後的BCH在價格上沒有太大響應。

11月16日、17日兩天,萊特幣LTC從61美元最高上漲到75.7美元,漲幅24%,市值反超BCH,排名第六;同期,BCH在分叉後總算有所反彈,從235美元最高上漲到250.5美元,但漲幅僅為6%。

11月15日,BitcoinCash(BCH)網絡剛剛結束硬分叉,脫胎於BTC的這個加密現金網絡,共識再遭分裂。這源於核心開發團隊ABC要求礦工讓渡8%收入用作開發基金的計劃遭社區反對,於是另一隻開發團隊NODE自立門戶。

BCH發展遇阻的原因不只是分叉。當穩定幣成為加密資產市場價值交換介質的主角時,BCH作為特殊貨幣的價值被擠壓;此前探路智能合約時坎坷不斷,主力之一的哥白尼團隊無疾而終;BCH開發團隊也遇到資金不足等問題,這也才有了後來想讓礦工貢獻部分收入的計劃。

如今,過去一直被視作「萊特銀」的LTC緊跟比特幣爆發;分叉BTC而誕生的BCH與比特幣的匯率則跌到歷史新低。曾被譽為幣王比特幣「太子」的BCH,隨著一次又一次的分叉,價值遭到稀釋。

「貨幣」路線難以走通,智能合約之路坎坷不斷。分叉之後,BCH還能講什麼故事?有消息稱,一個去中心化非託管型期貨交易平台正在BCH網絡上測試。

LTC市值反超BCH

11月17日,萊特幣(LTC)的市值反超了BCH,排名第六。 Coingecko數據顯示,截至下午1點,LTC市值為48.5億美元,BCH的市值為46.6億美元。

11月16日、17日兩天,LTC連陽,最高漲幅一度超20%。就在16日起漲當天,萊特幣創始人李啟威(Charlie Lee)發了一條表情包推特,內容簡單,僅有公雞、海豚、蜜蜂、鈔票幾個圖案組成,後面跟著一個「Soon」的英文圖標。

「萊特銀」逆襲「太子」BCH

李啟威推特被解讀為「LTC很快反超BCH」

李啟威的這條推特被加密貨幣玩家解讀為「暗示LTC很快會超過BCH」——「雞代表Litecoin(雞也是他的頭像,用在各種萊特幣場合),海豚代表Flip(Dolphin Flip) ,蜜蜂的英文Bee是B的諧音,鈔票代表Cash,連在一起就是Litecoin Flip BitcoinCash Soon,即萊特幣很快將超過BCH。」

市場表現似乎印證了網友的推斷。 16日,LTC從61美元起漲,最高上漲至71.6美元,日內最高漲幅16%。截至11月17日,LTC最高衝到75.7美元,相比前一日低點,漲幅24%。

同一時間,BCH從235美元最高上漲到20.5美元,漲幅僅6%。在這之前的一天,也就是11月15日,BCH剛剛完成了一次硬分叉。

對LTC看好的還有加密資產「明牌」機構玩家灰度。 11月17日,灰度的LTC信託基金資產管理規模已經達到5300萬美元, 而其管理的BCH信託基金資產管理規模為4580萬美元。

其實,LTC和BCH的主網方向存在相似之處,兩者當初都是為了解決比特幣網絡低效而出現;在應用場景上,LTC和BCH都跟隨比特幣走「電子現金」路線。但目前,二者的主網除了發揮加密價值存儲和理想中的支付場景外,還沒有更廣泛的落地應用場景。

在以太坊ETH和BCH沒有誕生之前,LTC是僅次於BTC的主流加密貨幣,幣圈素有「比特金、萊特銀」的叫法;BCH從BTC中分叉出來後,投資者為它冠以比特幣「太子」的名號。

在「萊特銀」跟隨「比特金」發力時,「太子」的擁護者有點著急,有投資者發問,「辣條(LTC)一天都拉20%了,現在跟我說BCH牛市拉盤問題不大?」

的確,最近比特幣帶動大盤上漲時,BCH的行情總是落後於其他主流加密資產。自從去年年底在減半行情的炒作下突破500美元後,BCH一直在低位徘徊。

非小號顯示,截至11月17日,今年以來,BTC和ETH分別上漲了96%和256%,LTC的漲幅是76%,XRP年內漲幅為56%,而BCH僅為21%。

走不通的「貨幣」路線

BCH一路步履蹣跚,既有其主打的加密現金支付場景無法大規模落地的問題,也有其探路智能合約不順利的因素。前一個問題,連共識最為廣泛的比特幣也沒能解決,而後一個市場已經被以太坊佔據。

BCH想要被當成「貨幣」在現實生活被廣泛使用,當前看來遙不可及。自從去年Facebook主導Libra後,各國央行都在推行法定數字貨幣,國家背書才是貨幣的硬道理。其中,中國央行推出的數字人民幣DCEP已在今年10月於深圳部分地區試點,修法強調人民幣的法定地位。

如果將「貨幣」的價值兌換中介功能僅放在加密資產市場,BCH的處境同樣尷尬,穩定幣才是更受用戶歡迎的資產。

從去年開始,穩定幣市場就進入了多元化的時期,不僅具備先發優勢的USDT,還有合規發行的USDC等等,今年隨著DeFi的爆發,DAI這類去中心化穩定幣也成了香餑餑。穩定幣市場規模不斷擴大, DAppTotal數據顯示,今年「3·12」事件之後,穩定幣總市值猛增近4倍,從60億美元增長到234億美元,這個體量約等於5個BCH的市值。

無論是現實世界還是加密世界,走「貨幣」路線的BCH都不吃香,LTC也面臨同樣的景況。

「萊特銀」逆襲「太子」BCH

BCH持幣地址數半年下降20萬

從持有規模看,BCH也不容樂觀,其持幣地址數從今年5月比特幣減半過後就開始下降。

OKlink數據顯示,今年5月10日,BCH的持幣地址數為178.8萬,截至11月17日下降到158萬,流失了接近20萬個地址;LTC持幣地址數也從317萬下降到261萬。

持有BCH的地址正在減少,或許與投資者看不到BCH的未來有關。

在「貨幣」路線之外,BCH網絡曾探索過智能合約。 2018年,有比特大陸支持的哥白尼團隊開始在BCH網絡上主導智能合約底層的開發,有意將BCH轉化成和以太坊一樣可以構建智能合約的公鏈,還曾上線了一個可以發行代幣的「蟲洞協議」。

但在2019年,「金主」比特大陸陷入高層內訌,哥白尼團隊幾乎解散了。此後雖然還有其他團隊在探索構建智能合約,但資金和人力不足最終讓BCH的轉型陷入僵局。

「沒錢」是開發的重要痛點,也是BCH繼BSV分叉後再次遭分裂的原因之一。

今年2月,BCH 的核心開發團隊ABC拿出的一項財務計劃中,提出要讓礦工分享8%的收入給技術開發團隊作為開發基金。這一舉措在海外社區引發強烈爭議,開發者Freetrader主導的NODE團隊選擇「自立門戶」,構建不包含此計劃的BCH網絡,不再與ABC開發的網絡版本兼容。

並不是所有的社區成員都會選邊站隊支持分叉,BCH支持者、Bitcoin.com創始人Roger Ver在分叉前接受采訪時表示,「如果PayPal知道BCH這種有爭議的硬分叉可能會發生,或許他們根本就不會把BCH添加到他們的路線圖中」。

分叉最終在11月15日發生,這也再次削弱BCH的共識。

BCH再講智能合約「故事」

相比2018年BCHABC和BCHSV震驚行業的算力大戰,今年的硬分叉已無往日你死我活的戰爭硝煙,甚至BCH ABC團隊還公開表示,分叉後也會繼續維護BCHN的節點。

NODE開發版本最終占得BCH的冠名權。 Coingecko數據顯示,截至11月17日下午兩點,BCHA的幣價18.8美元;同一時間,BCH的價格為251美元,是BCHA的13.3倍。

儘管BCH的名字保住了,但它的「太子」之位已經不如2年前的含金量了。在比特幣突破16000美元後,BCH與BTC的匯率在本月創下了年內新低。 OKEx行情顯示,11月17日,BCH對BTC的匯率跌到0.0146。

「萊特銀」逆襲「太子」BCH

BCH與BTC匯率創新低

截至11月17日,Coingecko數據顯示,加密資產市場總市值為4837億美元,其中BTC佔比63.9%,ETH佔比10.9%,USDT佔比3.07%。幣王的龍頭位置依舊穩固,市值46.3億美元的BCH佔比僅為0.9%,在追趕「真正的比特幣」的路上,被BTC甩得過遠。

如果作為一個炒作資產,BCH的低谷或許不見得是個壞事。

BCH的鐵粉、萊比特礦池創始人江卓爾就預測,新一輪的用戶伴隨著比特幣屢創新高的新聞湧入幣圈,絕大部分不會買比特幣,「因為實在太貴了,並且比特幣已經是ATH(All time high),還不如去買那些盤子更小,更有故事,還沒到前高,漲幅倍數更大的主流幣、山寨幣,於是LTC、BCH等幣種漲幅就會把比特幣遠遠地甩在了後面。」

「故事」也緊隨其後。 11月16日,BCH社區開發者Johnathan Silverblood發文透露,由他們團隊開發的基於BCH的智能合約AnyHedge即將上線,它是一個去中心化非託管型期貨交易平台,「至於產品本身,我們已經完成了開發,AnyHedge很快將完成測試階段。」

據悉,這個產品2019年上半年就已投入開發,歷時兩年才走入上線測試階段。而在以太坊上,各種DeFi應用已經隨處可見。

特別聲明
免責聲明: 本文不代表0x财经立場,且不構成投資建議,請謹慎對待。

來源:蜂巢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