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

下一個,蘇寧?


下一個,蘇寧?

蘇寧電器有息債務達1800 億,但手頭現金僅248 億元。

撰文| 麥可

出品|大摩財經

零售巨頭蘇寧的債務問題正引起越來越多的關注。

江蘇富豪張近東控制的蘇寧集團以零售為主業,地產、金融為兩翼,同時涉足文化、體育、投資等多元化產業。

中國民營企業500 強中,蘇寧集團今年穩居第二。福布斯2020 年中國富豪榜中,現年57 歲的張近東以548.5 億元財富位居第56 位。

但這兩年,資產質量下行週期中,大型民企乃至國企債務“爆雷”事件頻發,“大而不能倒”的債投信仰已然破滅。即使是蘇寧集團,也面臨市場投資人信心的動搖。

最近,包括“18 蘇寧01”、“18 蘇寧02”、“18 蘇寧03”、“18 蘇寧04”、“18 蘇寧05”在內的多只蘇寧易購債券出現連續陰跌。市場擔憂,蘇寧電器在沒有收回給恆大的200 億戰投款後,蘇寧系的償債能力存在壓力。

彭博匯總的數據顯示,蘇寧電器和子公司蘇寧易購在未來半年多的時間裡面臨合計逾300 億元的債券到期和回售壓力。

公開信息顯示,蘇寧電器今年12 月有一筆“15 蘇寧01”的90 億元餘額私募債到期,明年約有200 億元規模的債券和票據到期(另有一筆3 億美元債在2021 年9 月到期),上市公司蘇寧易購(002024.SZ)在2021 年也有百億規模債券到期或面臨回售。

就在11 月10 日,蘇寧易購發行的15 億元規模、2021 年11 月16 日到期的債券“18 蘇寧06”迎來回售,絕大多數持有人(14.74 億元)選擇提前拿回本金。蘇寧易購足額支付後稱:公司現金流充沛,經營穩健健康。

11 月12 日晚,蘇寧易購發佈公告稱,使用10 億元自有資金對公司發行的債券18 蘇寧01、18 蘇寧02、18 蘇寧03、18 蘇寧04、18 蘇寧05、18 蘇寧06、18蘇寧07 進行購回。

公告顯示,蘇寧易購此次使用自有資金進行債券購回,旨在增強投資者信心,促進公司的長期穩定發展。同時,本次購回方案還將降低公司負債率及財務費用支出。

不過,大摩財經獲得的蘇寧易購母公司蘇寧電器2020 年中報顯示,蘇寧電器的零售主業不振,商業地產業務風險加大,經營現金流淨額持續為負,有息債務持續攀升,各項償債指標持續下滑。

截至2020 年6 月末,蘇寧電器總債務約3000 億元,有息債務近1800 億元,其中短債佔比高達76%,即迎來了償債高峰期。但蘇寧電器手頭現金僅248 億元,面臨較大的償債壓力。

01 蘇寧財技

近幾年,張近東將蘇寧的資產不斷騰挪,主要劃分到兩個上層持股母體:蘇寧電器和蘇寧控股。

目前,蘇寧電器並表蘇寧易購、蘇寧置業,擁有蘇寧的零售、地產、物流等核心業務,也是張近東在上市公司之外的主要發債融資渠道。蘇寧控股則持有蘇寧體育、蘇寧文創、蘇寧金融以及投資等非核心產業。

作為傳統家電零售巨頭,蘇寧易購近年來雖然著力向電商轉型,但面對京東等平台衝擊以及3C、家電行業的變局,曾戰勝過國美的零售主業多年不振,蘇寧易購已連續六年扣非淨利為負。

蘇寧易購10 月30 日發布三季報,前三季營收1808 億元同比下跌10%,扣非淨利-10 億元,經營現金淨流出24.29 億元。

蘇寧易購賣貨不賺錢,上市公司盈利的手段全靠資本戲法:先是靠出售門店、子公司等關聯交易,最近三年則主要是通過出售阿里股權、蘇寧金融增資擴股的投資收益。

2017-2019 年,蘇寧易購獲得的投資收益分別為43 億、139.91 億、217.91 億元。

雖然時常被稱為第四大電商平台,但蘇寧易購市盈率不到10 倍,與阿里巴巴、京東、拼多多等典型的電商平台有云泥之別。

自2015 年起,很多中國企業熱衷於多元化擴張,張近東也不例外。蘇寧的地產和金融業務這幾年加速快跑,做大資產規模,形成了輔助零售業務的兩翼。

此外,蘇寧先後收購PPTV、龍珠直播、國際米蘭等,組建了文創、體育集團。

以蘇寧置業為主體,蘇寧在二、三線城市圈地,開發蘇寧Square、酒店寫字樓等商業地產項目。

近兩年越來越多房企進入二三線商業地產市場,蘇寧置業的經營風險已加大,加上資金壓力,去年蘇寧置業已停止拿地,重心在消化存貨。

蘇寧電器的一份債券跟踪評級報告顯示,蘇寧置業2017-2019 年營收分別為108.32 億、68.51 億、45.95 億元,淨利分別為39.34 億、6.84 億、7.01 億元。

今年上半年,蘇寧置業營收12.46 億元,淨利1.01 億元。截至2020 年6 月末,蘇寧置業淨資產為201 億元。

下一個,蘇寧?

蘇寧的金融版圖則包括蘇寧銀行、蘇寧消費金融公司以及蘇寧金服,其中蘇寧金服以供應鏈金融和消費貸、現金貸業務為主,與螞蟻集團的花唄借唄、京東白條等相仿。

蘇寧的金融業務原中心化在上市公司,但蘇寧金服增資擴股後去年從上市公司剝離不再並表。

張近東的蘇寧系參控股關係複雜,層層疊疊互相持股,併購投資以及關聯交易頻繁,核心目的無外乎維持蘇寧電器、蘇寧易購的業績和融資地位。

以蘇寧金服增資控股為例,2019 年蘇寧金服完成100 億元增資,蘇寧易購持股下跌至41.15% 進而出表,蘇寧控股旗下的蘇寧金控等持股則上漲至46.94%,這意味著蘇寧金服的增資實際是左手倒右手游戲,從其他少數股東手中獲得的資金很少,但最終效果卻給上市公司帶來了158 億元的投資收益。

近幾年,主業低迷的蘇寧還因兩筆重磅“炒股”交易惹人注目。

2016 年,阿里巴巴和蘇寧易購達成戰略合作,阿里巴巴出資283 億元認購蘇寧易購19.99% 股權成為第二大股東,蘇寧易購則出資140 億元認購了阿里巴巴1.05% 股權。

事後看來,阿里巴巴謀求的是蘇寧的戰略資源,蘇寧的目的則是“炒股”。 2017 年和2018 年,蘇寧易購分三次出售了上述阿里巴巴股權,盈利約140 億元,兩年給上市公司貢獻利潤分別為32 億、110 億元,占利潤的絕大部分。

2017 年底,蘇寧電器通過旗下南京潤恆出資200 億元,成為恆大地產的戰略投資者之一,持股恆大地產4.7% 股權。

彼時,恆大地產謀求在2020 年回A 股上市,假設成功,蘇寧係將繼“炒股”阿里巴巴之後再次獲得豐厚回報,美化蘇寧電器的業績。

但天不遂人願,恆大地產回A 股之圖在最近終告失敗。蘇寧電器據傳曾計劃拿回對恆大地產的200 億元戰投款用於償債,但最終蘇寧又和其他戰投一起選擇支持恆大繼續持股。

張近東或許對蘇寧償債抱有信心,但蘇寧的債券投資人卻已感到不安。原因在於,蘇寧電器的債務情況並不讓人放心。

02 債務困局

多元化擴張特別是在物流、地產、金融等業務上的大規模投資,使蘇寧患上了資金飢渴症,驅動整體債務規模近年來持續擴大。

蘇寧的線下門店、線上平台以及物流基礎設施均對資金需求較大,僅物流、雲店等就消耗了當年阿里巴巴戰略投資的一半,去年蘇寧物流還在全國20 個城市摘牌拿地計劃建設更多物流基地。

同時,蘇寧易購在去年又分別以48 億元、27 億元收購了家樂福中國和萬達百貨,加上商業項目投資回報期較長,資金壓力較大。

此外,蘇寧置地雖然在2019 年停止了拿地,但還有太原、南昌、紹興、西安等地的13 個蘇寧Square在建,已投資200 多億之外,剩餘投資規模仍需300 多億元。

蘇寧電器是蘇寧系的核心資產平台,也是主要的發債融資平台。蘇寧電器2020 年中報顯示,截至今年6 月末,蘇寧電器總負債規模達到3000 億元,其中有息債務規模接近1800 億元。

下一個,蘇寧?

大摩財經註意到,蘇寧電器2017-2019 年有息債務規模分別為1366.53 億、1629.74 億、1770.27 億元,已連續多年攀升。這三年,蘇寧電器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68.38%、69.81%、73.76%。

下一個,蘇寧?

值得一提的是,隨著前兩年發行的債券、票據陸續到期,蘇寧電器即將迎來償債高峰期。

2019 年末,蘇寧電器的短債佔比約58%,但今年上半年已快速上漲到約76%,即1300 多億元將在一年內到期,其中包括短期借款500.87 億元、應付票據241.76 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609 億元。

與此同時,蘇寧電器財報顯示,2020 年上半年蘇寧電器營業利潤僅為1.81 億元,利潤總額為-0.07 億元,可謂慘淡。

蘇寧電器和上市公司一樣,“裝點門面”主要依賴投資收益。 2019 年,蘇寧電器實現投資收益258.86 億元,2020 年上半年投資收益為34.69 億元,其中非經常性損益11.72 億元,政府補助8.02 億元。

由於主業不振,蘇寧電器經營的自我造血能力不足。 2017-2019 年,蘇寧電器的經營現金流量淨額連續為負,分別為-45.81 億元、-84.53 億元、-177.81 億元。今年上半年,蘇寧電器經營現金流量淨額為-6.12 億元。

截至今年6 月末,蘇寧電器在手現金248 億元,現金短債比不到0.2,流動比率0.92,債務償付壓力較大。

張近東個人為蘇寧電器的部分債券提供了擔保增信。張近東為蘇寧電器、蘇寧易購、蘇寧置業和蘇寧控股的實際控制人,直接持有蘇寧易購20.96%股權,持有蘇寧控股51% 股權。截至2019 年底,張近東個人擔保金額共83 億元,均為對蘇寧電器的擔保。

上市公司層面債務壓力也不容樂觀。蘇寧易購今年三季末手頭現金136.27 億元,但有息債務規模逾700 億元,其中包括短期借款280.97 億元、應付票據247.97 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46.16 億元,長期借款62.48 億元、應付債券79.95 億元,絕大多數為短債。

蘇寧電器年初成功註冊了100 億元私募債額度,但僅在6 月發行了10 億元債券,這加劇了投資人對其再融資能力的擔憂。

值得注意的是,關聯方對蘇寧電器的占款問題也比較嚴重。截至2020 年6 月末,蘇寧控股從蘇寧電器借款178.38 億元,南京鐘山國際高爾夫置業公司借款28.49 億元,suning smart life 借款6.71 億元。

截至今年6 月末,蘇寧電器總資產4068.42 億元,淨資產1065.53 億元,其中811.02 億元為質押受限資產。目前,蘇寧電器的資產中包括多筆股權投資,包括恆大地產217.59 億元、中國聯合網絡通信15.53 億元、之江新實業30 億元。

隨著蘇寧債務問題引發市場焦慮,蘇寧電器和蘇寧易購的融資恐怕將更加困難。張近東還有多大騰挪空間?將值得關注。

下一個,蘇寧?

下一個,蘇寧?

下一個,蘇寧?

下一個,蘇寧?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

聲明:以上內容採集自互聯網,作品版權歸原創作者所有內容均以傳遞信息為目的,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觀點,不作為任何投資指導。幣圈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0X簡體中文版:下一個,蘇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