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踏空者的悲歌:比特幣不講武德

這是歷史上第一次,比特幣在這個價格上,而市場還在討論是不是牛市的情況。

“一萬八了,各個群還是死氣沉沉,連發紅包的都沒有。“投資者馬月稱。

在比特幣接連突破2018年以來新高的同時,中國的加密社群裡依然冷清。

相比2018年“全民喊單”、2019年“多空對戰”的壯觀景象,2020年這一輪牛市大家興致黯然了許多。

慶祝聲來自西半球。在過去的第3季度,流入比特幣信託基金(GBTC)的資金量達到了7.19億美元。正是他們為比特幣上漲穩固“築底”、扛住“拋壓”。是故這一輪牛市也被稱為“灰度牛”或者“機構牛”。

根據往年經驗​​,比特幣每一輪上漲,都會隨之誕生新的百萬、千萬富翁。今年略有不同,往年的喧鬧少了,曬單的截圖也沒了,大家面面相覷:到底誰賺錢了?

牛市來了,我踏空了

“淒淒慘慘,冷冷清清,今年牛市和往年差別太大了,沒有看到發紅包的,沒有妄想暴富的,沒有下載汽車之家的,沒有呼朋喚友炒幣的,沒有說一幣一嫩模的….”

就當比特幣勢如破竹一樣,在一個月之內,接連沖破12000、14000、16000美元,來到了自2018年1月以來的新高,但中國的炒幣社群依然“靜悄悄”。

“完全感覺不到氣氛,連發紅包的都沒有“,投資者馬月表示,簡直沒臉告訴朋友說自己是炒幣的,”前些天朋友看到比特幣突破15000美元,問我是不是發了,我直接不想回消息“。

“這是歷史上第一次,比特幣在這個價格上,而市場還在討論是不是牛市的情況。“加密博主“區塊鏈威廉”表示。

“山寨幣才能暴富,這是很多投資者的一個錯覺。“馬月稱,大多數人因為比特幣的上漲而進圈,但是往往不喜歡買比特幣,而熱衷於各類山寨幣。

山寨幣愛好者有著自己的一套邏輯體系:只有山寨幣,才能改變普通人的命運。

2017年底的牛市裡,創造財富神話的正是各種IC0項目,百倍幣、千倍幣相繼湧現。

除了早早進圈的幣圈老人靠比特幣發家致富,幣圈的新貴,幾乎都是靠山寨幣發家,比如孫宇晨,比如NEO和量子鏈的早期參與者。

但這一印象正在被現實扭轉,在本輪牛市,比特幣接連突破上漲的同時,其他“山寨幣”並未出現明顯的聯動效應。前10大加密貨幣裡,只有LTC在一個月漲幅達59%,接近比特幣單月漲幅62%。

這一輪牛市,顯然和大多數國人預料的“牛市“並不相同。有人錯過了,還有人趴下了……

“好多人之前DeFi挖礦把比特幣賣了,還有一些人做空已經倒下了。”馬月表示。

經歷數次牛熊轉換的幣圈老韭菜早已佛系,持幣不動,悶聲發財。

為什麼賺錢的不是我

“減半都知道大漲,都等著大漲,結果他就真的大漲。”

比特幣礦工張斐感慨,都知道大漲,但真正梭哈的沒幾個。 ”口嗨的比較多。“老韭菜都覺得不會這麼快,多半都早下車了。 ”

根據深潮TechFlow觀察,國人踏空原因主要有兩種:購買山寨幣以及炒合約。

“我去年開始,每個月會拿出工資一部分定投0.1BTC。“馬壯告訴深潮TechFlow,在年中囤積了一個BTC,轉入錢包裡。然而,DeFi熱潮的來臨,完全打亂了他的計劃。

“那段時間太瘋狂啦,DeFi挖礦的幣都在瘋漲,比特幣一動不動。群友每天都在播報自己的盈利,最多的一天可以翻倍,看著他們賺錢,比我虧錢還難受。“

終於,馬壯沒能克制住自己,將比特幣轉移至交易所,買入各種DeFi礦幣,三文魚、珍珠……

不久後,DeFi代幣紛紛跳水,當馬壯出清時,比特幣本位已下跌60%。

“以前覺得囤幣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如今才發現難上加難,太考驗人性了。“圈內像馬壯這樣的人不在少數,“持有一堆山寨幣,就是沒有比特幣“。

比馬壯還要慘的是玩合約的空軍們。當比特幣越漲越高,按照過去兩年的經驗,他們相信回調,於是在12000美元、15000美元點位開了空。

沒人料到,比特幣的k線一直衝破了18000美元,沒有絲毫回調的意思。

“有朋友不聽勸,(炒)槓桿破產了。“張斐表示,身邊很多炒合約期貨的礦工,最後都不得善終。

最後能拿住幣的究竟是哪些人呢?

“關鍵還是不差錢。“張斐總結。

淘幣創始人汪洋總結自己能拿住幣的經驗:“漲了有礦機有幣,資產增值,跌了有現金直接收幣收機器,不漲不跌就死扛著挖礦,隨便你漲跌平,反正我都做好準備了。”

“不加槓桿,不做合約,囤幣只放冷錢包。”汪洋表示,“都不怕,隨便來。漲跌平隨意。”

DeFi火熱的時候,張斐也投過一些平台的機槍池,”我們把比特幣借給平台,固定利息,一周一結算,所以幣沒賣掉”。

也就是說,只有資金充裕的大戶才能抵禦“漲跌平”風險的同時,同時不錯過熱點。

張斐還表示,大家只看到踏空的可能也是“倖存者偏差”,自己了解的一部分礦主都不喜歡出來嚷嚷,“一個大老闆才狠,拿著一千個(BTC),一動不動”。

當馬壯們投身DeFi浪潮時,來自華爾街的機構投資者悄悄加倉比特幣等。

“如果2017年的動力來自於市場上的散戶投資者,那麼今年下半年的上漲則是得到了機構資金的推動。“央視財經18日報導稱。

比特幣被華爾街佔領

如果說之前的牛市主要是散戶和幣圈大佬的狂歡,那這次則是由機構資金主導。所以散戶踏空也是情理之中。

來自歐美的資本大戶對比特幣覬覦已久。

11月18日,墨西哥排名第三的富豪、零售業巨頭Grupo Salinas 創始人Ricardo Salinas Pliego 發推向網友推薦比特幣相關書籍《The Bitcoin Standard》,並表示,比特幣可以保護公民財產免受政府沒收,自己已將10%的流動資產投資於比特幣。

此外,一些加密貨幣項目方也是比特幣大戶,比如EOS背後的機構Block.One曾公開披露,其持有14萬枚比特幣,Tezos基金會持有2.4萬枚比特幣。

根據統計,在比特幣公開的持幣大戶中,除了灰度、Coinshares 這樣的基金,還包括納斯達克上市公司MicroStrategy ,8月11日,MicroStrategy 宣布已購買21454 枚比特幣(當時價值超過2.5億美元)作為其資產配置的一部分。

根據Bitcoin Treasuries最新數據,有15家上市公司、3家私人企業還有5家ETF類資本投資了比特幣。這些機構一共持有84229枚比特幣,占到總量的4.01%。

而這些覬覦比特幣的大戶當中,最為典型的就是灰度投資(grayscale)。

截至發稿前,灰度投資共持有513392枚BTC,佔據總量2.44%。

自今年7月以來,加密貨幣信託基金灰度(Grayscale)投資比特幣的力度有增無減,三季度流入灰度比特幣信託基金(GBTC)的資金量達到7.19億美元,平均每周流入5530萬美元。

宏觀投資者Dan Tapiero 表示,灰度信託購買的比特幣佔挖礦產生的比特幣份額,從Q1 季度的27% 增長至Q3 的77%。換而言之,他們為市場增添了需求、扛住了“拋壓”。

根據灰度今年三季度披露的數據,灰度旗下產品主要購買用戶是機構投資者(81%),其次是合格投資者和家族辦公室(各佔8%),其中還包括羅斯柴爾德家族旗下投資公司。

所以,這一輪比特幣牛市也被稱為“灰度牛”或者“機構牛”,上漲力量主要由來自華爾街資本力量推動。

據Glassnode 最新數據顯示,比特幣巨鯨(持有超過1000 枚比特幣的地址)數量在近期始終居於歷史高位,在近半年內,持有1000 枚比特幣的地址數量已增加了88 個,持有10,000 枚比特幣的地址數量則增加了6 個。

隨著機構跑步入場,留給散戶的機會還剩多少?

在比特幣第三次減半的6個月後,比特幣終於開始了大幅增長之路,甚至有彭博分析師稱,比特幣有望在2025年達到10萬美元。

有多少人還買得起10萬元一枚的比特幣?隨著比特幣價格水漲船高,比特幣離普通人也越來越遠,和中國人越來越遠。

曾經被寄予階級躍升希望的比特幣,或許已經完成了應有的任務。像張斐、汪洋這樣完成原始積累的大戶既擁有抵御風險的資金實力,還握著不錯過任何熱點的遊戲籌碼,而和馬壯一樣的散戶,更多是被市場教育。與此同時,華爾街資本們正虎視眈眈、跑步入場。

在比特幣蹭蹭上漲之時,馬月對比特幣的上漲表示擔憂:“這樣加速,你們確定不怕嗎?”

馬月表示,2017年10月底開始,比特幣連續5週暴漲,就如同今年一樣。 “如果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那麼比特幣到了2 萬就該瀑布了。”

(尊重受訪者意見,馬月、張斐、馬壯均為化名)

展開全文打開碳鏈價值APP 查看更多精彩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