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SBF傳奇人生:28歲年輕操盤手,加密市場“空手套白狼”成就億萬身家

“SBF 向拜登捐了522 萬美元!”。

11 月5 日,美國大選的第三天,正值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以264 票的成績暫時領先214 票的川普,Sam Bankman-Fried(下文簡稱SBF)向拜登捐款的新聞突然在各個微信群裡流傳開來。有人評論說這些錢“他做空DeFi 已經賺回來了”,也有人評價他“果真是交易員,啥都押注”。

SBF 最被人所熟知的是他作為FTX 交易平台創始人的身份,以及接手Sushi(壽司),明牌做空DeFi。有人稱他是“沒有信仰的天才交易員”,而他則自稱是“有效利他主義(Effective Altruism)”的信奉者。

SBF傳奇人生:28歲年輕操盤手,加密市場“空手套白狼”成就億萬身家

今天,我們就來了解一下這位以交易員身份起家、今年才28 歲的區塊鏈新晉傳奇人物。

01 從物理到交易員,職業生涯大轉折

SBF 出生在美國舊金山灣區,父母都是斯坦福大學的法學教授。

2010 年,SBF 以優異的成績順利地進入麻省理工學院(MIT)學習物理。但沒過多久,他就發現物理學術路線並不適合他,但對於充滿未知的未來,他也感到迷茫。

機緣巧合下,他接觸到了專注大學畢業生職業發展的非營利性組織80000 Hours。 80000 Hours 奉行的是“有效利他主義”,即以改善世界、對世界產生持久的積極影響為目的,用理性思維去推導有效的改善方式,並努力實踐。在80000 Hours 的幫助下,SBF 決定好好發揮自己的數學和定量分析技能,短期內傾向於先賺錢。

大學畢業後,SBF 進入了華爾街知名的證券交易公司Jane Street 做交易員。 Jane Street 是一家具有濃厚的工程師文化的公司,主營業務是在傳統的金融市場做市商和ETF 套利,在紐約、倫敦、香港均設有辦公室。

SBF傳奇人生:28歲年輕操盤手,加密市場“空手套白狼”成就億萬身家

SBF 在Jane Street 工作了三年零四個月,這段工作經歷讓他蛻變成一名優秀的職業交易員,為他日後的創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02 從Alameda 到FTX,不斷擴張的版圖

“相比傳統金融市場,加密貨幣市場還處於早期,不夠成熟,有很多可以做二級量化交易的機會,所以我來了。”

2017 年9 月,SBF 辭去了Jane Street 職業交易員的工作。 2 個月後,他完成了團隊組建,成立了二級市場量化交易初創公司Alameda Research,為頭部的加密貨幣交易平台提供流動性。

2018 年、2019 年的加密貨幣熊市行情,讓很多量化團隊損失慘重,Alameda Research 卻發展得如火如荼,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成為了加密貨幣市場上最大的流動性供應商之一,日交易額達到六到十億美元,幣安、火幣、OKEx 都是他的客戶。

2019 年7 月10 日,幣安交易平台突然出現7500 個比特幣的現貨大賣單,Alameda Research 通過量化交易,只花了短短20 分鐘,就消化了這個巨大的拋壓。整個交易過程被一名Alameda Research 的員工錄了下來並放到了網上,幣安創始人CZ 看後也發推文點贊。

SBF傳奇人生:28歲年輕操盤手,加密市場“空手套白狼”成就億萬身家

SBF傳奇人生:28歲年輕操盤手,加密市場“空手套白狼”成就億萬身家

2019 年5 月1 日,SBF 創立的第二家公司——FTX 交易平台正式上線,服務範圍包括場外交易、期貨、指數和現貨交易,總部位於加密貨幣監管環境更為友好的香港。 Alameda Research 則順理成章地為FTX 做市商,為其提供流動性。

2019 年12 月20 日,幣安宣布完成了對FTX 交易平台的戰略投資,彼時FTX 交易平台上線還未滿8 個月的時間。

加密貨幣交易平台早已是一片紅海,流量主要被頭部的幾家所把持。新晉的FTX,通過差異化競爭策略和持續的創新,在一片紅海中開闢出了自己的領地。

除了Alameda Research 和FTX,SBF 還組建團隊,推出了基於Solana 公鏈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Serum DEX。 Serum DEX 剛上線一周,就獲得了歷史悠久、業績輝煌的全球頂級高頻交易公司Jump Trading 的投資。

此外,SBF 今年還以1.5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加密資產管理工具Blockfolio,這筆交易是目前加密貨幣史上的第六大收購。

從Alameda Research 到FTX、Serum DEX、Blockfolio,SBF 的版圖正在不斷擴大。

03 浮虧1300 萬美元,欲戴其冠必承其重

今年2 月,有人發現Alameda Research 在Bitfinex 交易平台的合約賬戶浮虧了1300 多萬美金。頓時,社群裡一片質疑聲,先是有人質疑SBF 挪用用戶的資產去做合約交易,再接著是眾人嘲笑“巨鯨”也會被市場收割。

SBF傳奇人生:28歲年輕操盤手,加密市場“空手套白狼”成就億萬身家

也有一些“懂行”的網友為SBF 辯護,說“別擔心,他在其他平台賺更多”、“你可能不知道,Bitmex 盈利排名前十的賬戶有3 個是FTX 老闆Sam 的”、“去看下Bitfinex 和Bitmex 的資金費率你就知道,他為啥在Bitfinex 上要做多對沖了”……

隨後不久,SBF 出來澄清說,做合約的資金是私人資金,另外還在其他平台開了對沖合約。

FTX 交易平台也立即發文《解答| 對沖套利交易策略》,解釋了無論市場上行還是下行,對沖套利交易策略都是盈利的:

Bitfinex 上的BTC 現貨要比其他交易平台上的便宜,所以在Bitfinex 上做多BTC 更划算。我們在Bitfinex 上做多現貨,然後在其他的交易平台上做空期貨,平均每天從資金費率中套利20 個基點……總體來說,我們還是因為期貨資金費率實現了盈利。

這事雖然告一段落,但還是有一小部分人隱隱擔心:如果有一天,SBF 在其他地方的倉位被爆了,需要不斷補倉,就算現在沒用用戶的資金,以後一定不會用嗎?誰在監督呢?畢竟交易平台的內部轉賬我們又看不到。

04 玩轉Sushi,做空DeFi

在今年下半年的DeFi 流動性挖礦熱潮中,SBF 把交易員對資金的敏銳展現得淋漓盡致:在大多數人還沒有察覺到DeFi 趨勢的時候,FTX 就推出了DeFi 指數;SBF 本人也是第一時間參與各種DeFi 挖礦項目。

在這場DeFi 狂歡中,去中心化交易平台Uniswap 的表現尤為亮眼,想要分叉Uniswap、搶奪流量的項目數不勝數,其中反響最大的是SushiSwap(壽司)。一位暱稱為Chef Nomi 的匿名程序員分叉了Uniswap 的代碼,並藉鑑YFI 的Token分配機制,激勵Uniswap 的用戶將LP Token(流動性挖礦的憑證)存到SushiSwap 參與二次挖礦。

因為SushiSwap 有Token SU​​SHI 的獎勵,所以短短幾天,就有超過一半的Uniswap LP Token被存入到SushiSwap,正當市場對SUSHI狂熱的時候,SUSHI 卻遭遇到了創始人的瘋狂砸盤。

9 月5 日晚上,Chef Nomi 將分配給生態系統開發的一部分SUSHI Token兌換成了17971 枚ETH,並聲稱將SUSHI 兌換成ETH 後,他就可以不再關心幣價,可以專注於遷移了。同時,Chef Nomi 又將此前用於流動性挖礦的2 萬枚ETH 全部撤回。

Chef Nomi 此舉不僅讓SUSHI 的價格在短時間內下跌超過50%,更是激起了社區裡其他人的強烈不滿,大家紛紛指責Chef Nomi 是個“騙子”,準備“跑路了”。

9 月6 日,Chef Nomi 突然宣布將SushiSwap 的控制權(即私鑰)交給SBF。

“我完全被驚呆了!當時,我在辦公室的懶人沙發上睡著了,有人大喊著叫醒我。這一切發生得太離奇了!”事後,SBF 在接受采訪時回憶說。

SBF傳奇人生:28歲年輕操盤手,加密市場“空手套白狼”成就億萬身家

圖:資本永不眠,為了效率,SBF 的大部分時間都在辦公室度過,用FTX 員工的話說“從沒見過SBF 回家”

“我很快就意識到,如果沒有人去做任何事情,SUSHI 就會死掉。”SBF 扮演了SushiSwap “拯救者”的角色:

首先,SBF 在社區裡發起了多重簽名投票,將SushiSwap 的控制權分配給9 個人,以後的任何行動都需要9 位多重簽名成員中至少6 位的簽名。

其次,為SushiSwap 的遷移保駕護航。 9 月9 日,代碼經過審計後,Sushiswap 正式激活遷移。一天后,SBF 發推文表示遷移完成,將近10 億美元的資產轉移到了Sushiswap。第二天,Sushiswap 的鎖倉量暴漲46.15 %,觸及15 億美元大關,首次躋身DeFi 協議鎖倉量第一名。

後來的事情很多人或許都知道,Sushi套了不少人,而Uniswap 通過發行UNI Token進行了反擊,鎖倉的加密資產規模再次爆發式增長。寫文時,Uniswap 的鎖倉量達到了30.1 億美元,Sushiswap 則跌落至DEX 類別中的第四名。

SBF傳奇人生:28歲年輕操盤手,加密市場“空手套白狼”成就億萬身家

圖:11 月2 日,DEX 的鎖倉量排行榜,來源:defipulse

10 月,DeFi 的流動性挖礦熱潮逐漸褪去,很多項目的年化收益率從之前的百分之幾百跌至百分之十幾,嗅覺敏銳的SBF 開始借幣做空。

10 月6 日,SBF 借了165 個YFI 到中心化交易平台砸盤。除了YFI 之外,UNI、Link 等DeFi 項目也都遭到了SBF 的借幣做空。

對於做空DeFi Token,SBF 表示,自己並不是心存惡意,只是單純覺得價值被高估了,當市場暴跌時,他又會從恐慌賣家手中購買自己認為低估的Token。

05 結語

事實上,早在美國大選日之前,SBF 就已經給拜登捐款了,《華爾街日報》在10 月28 日發表的一篇名為It’s a Close Race for CEO Support, Too 的文章中有所報導,只不過區塊鏈自媒體得到的消息比較滯後。

從一名證券公司交易員到創辦Alameda Research,從FTX 到Serum DEX,SBF 所做的一切都圍繞著“交易”。這次通過給拜登捐款,SBF 毫無疑問是想讓自己的“交易”版圖再次擴張。

有人認為:“Sushi事件,對於某人來說,賺了錢,但卻輸了人品,“爆炸頭”的項目絕對不能碰”,你怎麼看這件事?歡迎來留言區寫下你的看法。